“不可能,这不科学?!闭饧父龃笞忠恢痹谡钩Φ哪院@锱绦?。

    但就是这样,展厨师夹菜的速度却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就变快了。

    一块一块的鹅肉接连不断的被送进嘴里。

    “居然是随着部位的不同,口感也不同,这怎么办到?!闭钩ο衷诔缘氖亲蠲挥薪谰⒌男馗?。

    一般来说这好像一块死肉,咬起来口感非常干涩。

    厨师用胸脯肉做菜都需要切丁或者薄片之类的,用来快炒。

    而烤过的胸脯肉一般都很柴,毕竟胸脯上只有一层皮,并没有厚厚的脂肪包裹,所以烤过后都会变柴。

    而嘴里这块却完全不是这样的,薄薄的焦脆外皮包裹着的微带嚼劲的胸脯肉,咀嚼起来就好似肉一丝丝的被撕开,香味也越来越浓,伴随着烤到起泡的外皮,真是美妙无比的享受。

    “为什么这鹅的胸脯肉一点也不老?!闭钩Σ桓抑眯?,再次夹起来吃。

    一边念叨不可能,一边展厨师又吃的很是起劲。

    “对了,我还没蘸酱,说不定酱料很难吃?!闭钩ν蝗豢吹矫媲暗拇执傻永镧晟拿纷咏?。

    袁州的酸梅酱是装在一个手掌大小的粗瓷碟子里。

    它和展厨师增加酸味加入果肉不同,漂亮琥珀色的果胶里面凝着一片片小小的,好似花瓣一般的小瓣瓣。

    看起来清新又漂亮。

    “是花瓣,花瓣可是有苦涩味的?!闭钩σ苫?,但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想。

    毕竟味蕾在催促着他赶快享用面前的美味。

    夹起一块鹅肉,展厨师就迫不及待的蘸食。

    本来棕红色的鹅皮,蘸上琥珀色,看起来更加光滑油亮,引人食指大动。

    “吧唧吧唧”一口塞进嘴里,展厨师却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嘶”这是入口就被酸到的,人体的自然反应。

    酸梅酱包裹在鹅肉的外层,一入口就是极酸的感觉,一下子激发出了大量的唾液,忍不住就咀嚼起来。

    一咬开,在酸味的刺激之下,鹅肉里的肉汁瞬间爆开,有种香嫩可口的感觉,而这时候酸味也过去了,接踵而来的是一波梅子本身带有的清甜味道。

    因为还有一瓣花瓣被一起裹挟了进来,一起吃起来后,花瓣的清香,略带苦涩的口感,让鹅肉在嘴里的口感层次丰富到了极致。

    展厨师根本没办法拒绝这样的美味,不知不觉间就吃完了整个鹅肉和所有的梅子酱。

    “居然已经吃完了吗?”展厨师有些怔愣。

    “哗啦”一声,展厨师双手撑住桌子,一下子起身,碰到了身后的椅子,发出了巨大的声音,不过这个动作也就只引来了其他食客的主意。

    毕竟这打扰他们享受美食了,而不在意的有展厨师,还有认真做菜的袁州。

    “野小子,你到底怎么做的,怎么样才能去除这鹅的油腻,这根本是不可能的?!闭钩χ缸旁?,毫不客气的问道。

    “喂,你请教也得有个姿态,这话说的?!币慌缘群虻氖晨?,很是不满的说道。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歪门邪道,这油腻的感觉怎么能去除的这么好,就连这花瓣的苦涩都是最好的味道催化,这怎么可能?!闭钩Ω静焕砘崾晨偷幕?,死死盯着袁州问道。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去除油腻的?!闭钩Ω旁莸牟椒ヒ贫?。

    “你说,你是怎么办到的,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闭钩ι斐ち瞬弊?,看着袁州。

    “蛋炒饭套餐?!痹菹榷松咸撞头诺桨诜诺奈恢?。

    并不理会有些入魔的展厨师。

    “就算你从娘胎里就开始做鹅,也不应该能超过我?!闭钩σ话炎プ≡莸暮悍渥?。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告诉你的义务,如果吃完了,请离开,店小不方便?!痹荻⒆耪钩Φ氖?,淡淡的说道。

    展厨师被袁州盯着下意识的放开手,听完后却没有放弃的意思,又随着袁州开始移动。

    “你今天不说我就不走,你快告诉我?!闭钩Σ灰啦蝗牡奈?。

    “喂,人家都说不告诉你,你还赖这里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一定要别人告诉你?!蔽诤F鹕砣每恢?,站在展厨师面前,懒洋洋的说道。

    “老子的事轮不到你管?!闭钩Σ豢推乃档?。

    “确实不需要我管,但是你挡到我的路了?!蔽诤V缸琶媲暗恼钩λ档?。

    见展厨师一脸愤怒,乌海继续说道。

    “怎么,挡路还不能说,就因为你老?”说完乌海嗤笑一声。

    “对,你这样走来走去的影响我吃饭了?!笔晨鸵蔡匪档?。

    “可不是,你讨教人家凭什么要教你?”食客纷纷开始附和。

    “看你称呼也是个厨师,想请教咱们袁老板的厨师多着呢,你还是排队去吧?!笔晨驮缇筒凰钩?,这下是自发的维护起袁州。

    “没错,人家凭什么要告诉你呢?!甭苍谝慌缘阃匪档?。

    “展厨师是吧,我是程技师?!背碳际σ采锨翱诹?。

    “我想你影响了店里的生意,而且袁老板没有义务和原因必须告诉你,我代表厨师协会通知你,你再胡搅蛮缠,协会会有响应惩罚?!背碳际故呛芪潞偷?。

    不过还是让展厨师走。

    展厨师刚刚进来的时候有多趾高气扬现在就有多狼狈,被店里的食客群起而攻之,被如此完美的烧鹅所击垮的所有自信。

    这都让他完全不能接受。

    “不告诉我没关系,我会自己研究出来,我可是做了一辈子的鹅!”这句话展厨师说的很是响亮。

    响亮的背后却透着心慌,一种展厨师也不知道的心慌。

    说完展厨师就直接转身出了店门。

    车都没开,展厨师直接打车到了鹅瑾轩,快步走过大门,来到后厨。

    “小厨房我用,鹅全部送进来,你们不准进来?!闭钩θ缫徽蠹卜?,一进门就这样吩咐道。

    “鹅都送进来了,都在那边保鲜贵里?!背ず芸熳鐾?,小心翼翼的汇报。

    “滚出去?!卑樗婊卮鸬氖钦钩Α芭椤钡囊簧孛派?。

    “这是怎么了?”大厨房的好奇的交头接耳。

    不过这些展厨师是看不见了。

    这一关就是一晚上,展厨师的烤炉可不像袁州的那样,一次只能烤制一只,而是一次可以烤制八只的大烤炉。

    “不行,还是不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展厨师嘴里不停的嘟囔。

    外面的天色微亮,围绕在展厨师身边的只有一些油脂凝固的烤鹅,和一些冒着热气的烤鹅,整个厨房都是烧鹅,而他就那样坐在烤鹅的中间。

    ……

    ps:请大家关注菜猫的公众号哟~当然还有日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