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好,现在可以上菜了吗?”廖经理正准备再解说一番的时候,门口一个穿着短旗袍的女人轻轻的扣门说道。

    “两位可以上菜了吗?”廖经理转头看向伍洲和庄心暮问道。

    “可以?!蔽橹蘅戳丝醋哪?,然后才点头说道。

    “好的,那么我们现在就为两位上菜?!倍唐炫鄣呐宋⑽⒁恍?,然后才转头吩咐后面传菜的。

    这样一个高大上的场所因为是试菜,每道菜的分量都很少,数量却非常多,一共有二十二道。

    “这是今天的主菜天下第一烧鹅?!倍唐炫叟嗽诿慷松弦坏啦说氖焙?,就细细的介绍一番。

    而一旁的廖经理则负责微笑,两人还是挺有默契的。

    介绍的时候短旗袍女人还会示意两人试吃,一边吃着美味的食物,一边听着短旗袍女人叮咚悦耳的声音,还是挺享受的。

    “居然名字就叫这个?!蔽橹薅杂谘矍熬碌永锏纳斩旌苡行┎宦?。

    因为都是小份装的菜,烧鹅也不列外,装在一个精致的小碟子里。

    因为是为婚宴准备,又是主菜,所以这烧鹅装在一个心形的盘子里,大一点的那面烧鹅呈扇形摆放,卤汁浇在上面油光水滑的感觉。

    小一点的那半装着略带黄色的酸梅酱,里面好似还有酸梅肉,看起来很是漂亮。

    “样子倒是不错,就是这菜从香味上来说就远远不够,怎么能叫第一?!鄙砦绦蛟蔽橹薜幕崴祷爸惶逑衷谧哪好媲?,其他时候基本礼貌还是有的。

    但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那是不会听劝的。

    “先生,您吃了就知道了?!倍唐炫叟嘶故俏⑿ψ潘档?。

    “不用吃,你这个就不能叫第一?!蔽橹拗苯泳芫?。

    “暮暮我告诉你,袁老板也出烧鹅了,那天在门口我闻过一次,口水都流干了,那味道太香了?!蔽橹拮房醋抛哪核档?。

    “恩,这是肯定的?!弊哪嚎隙ǖ牡阃?。

    “而且你不知道,那天不过是袁老板在试做新菜烧鹅,也就是说还不是成品,好想吃那个烧鹅?!蔽橹匏灯鹄匆幌伦泳拖肫鹆四翘斓奈兜?。

    “好想吃?!蔽橹奕滩蛔⊙柿搜士谒?。

    要知道伍洲和庄心暮已经吃了很多菜了,都没这反应,但仅仅是想起袁州失败的烧鹅的味道却忍不住咽口水。

    “既然两位对于我们的主菜,烧鹅有疑问,那么我请厨师长来给两位解惑如何?”廖经理这时候,突然上前说道。

    “我觉得你们这个就是不能叫天下第一,要不然袁老板的叫什么?!蔽橹拊谧哪貉侠鞯难凵裣略嚼丛叫∩?,但是一脸的不满。

    “不用了,他只是不喜欢这里的烧鹅?!弊哪嚎推乃档?。

    “没关系,这样也可以让两位了解这道菜的意义,麻烦了?!绷晤Pψ潘档?,脸上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

    “切,谁来都没用,叫天下第一也太夸大其词了?!毕衷诘奈橹抻卸杂诿怀缘皆萆斩斓牟宦?,和对于这个连香味都勾不起他食欲的烧鹅更不满。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伍洲还是顾忌了女友的面子,没用说的很大声,但在场的都是人精听见也只当没听见,只不过廖睿是再次重复了一次请主厨的话。

    “好的,那么麻烦了?!闭獯巫哪和饬?,再不同意就有些尴尬了。

    “两位请稍等,可以先试用一些小甜点,我们这里的甜点味道还是很不错的?!绷尉硭底啪褪疽夂竺娴亩松暇驴砂奶鸬?。

    等到甜点上完,廖经理才离开,短旗袍的女人还是在一旁负责解释甜点,从做法到用料,还有它的含义,都一一说明。

    “廖经理,您为什么要请主厨给他们解释?”跟着廖睿的是另一个包间服务员,她忍了半天没忍住,这才问道。

    “你过来谁在那里?”廖睿没回答,而是这样问道。

    “经理放心,小叶在呢?!迸裨绷⒖趟档?。

    “嗯,那就好?!绷晤5阃?。

    “经理,咱们每天那么多来定婚庆的,许多都订不到呢,为什么您?”女服务员跟了一段,再次问道。

    “这是姚青介绍来的,不然怎么会插队进来试吃?”廖睿这才开口。

    “原来是姚小姐,我觉得一会展主厨肯定会生气?!迸裨钡挂膊幌穹裨?,还开起了玩笑。

    “小米,工作时间别开玩笑?!绷晤5故茄侠鞯乃档?。

    “知道啦,哥哥?!迸裨奔蝗?,还吐了吐舌头。

    “行了到厨房了,我去找展厨师?!绷晤Q纤嗟乃档?。

    “好的,哥哥再见?!迸裨闭獠呕邮?,转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展厨师长年约五十,带着厨师帽,一丝不苟的样子,干瘦干瘦的,脸上两团红晕,眼神严肃,他这一辈子虽然没考什么厨师证,但就研究这烧鹅了,所以这烧鹅也是他得意的地方。

    自然也就容不得一丝质疑。

    “展师傅,这个鹅能在中途拿出来刷香油吗?这样说不定能更入味?!币桓龃┳懦Ψ哪昵崮腥?,小声的建议。

    “刷你身上再烤,我敢肯定烤出来的绝对只有肥油,没有脑子?!闭钩χ衅愕乃档?。

    “都说了师傅烤鹅你别说话!”一旁立刻有人拉住年轻厨师。

    “哦?!闭馊肆⒖叹?,后退一步不再说话。

    “老子烤了多少年鹅,你才摸鹅多久,滚远点?!闭钩ρ劬σ坏芍苯影讶烁献吡?。

    “展厨师长,您好?!绷晤>褪钦飧隹盏到吹?,开口就先招呼。

    “廖经理什么事?!闭钩ν范济换?,就盯着鹅。

    “君子兰包厢那里希望您过去一下,关于您的鹅?!绷尉砘故乔宄钩Φ钠⑵?。

    这么说显得重要又不至于让他发火。

    “你们这些人说个鹅都说不清,去五分钟,你们几个看着,有事给我打电话?!闭钩怀哉庖惶?,立刻对着一旁的厨师说道。

    “是是是,这店里当然只有您最懂鹅了?!绷尉砣险娴乃档?。

    “那当然,谁有我的鹅做的好?!闭钩λ嫡饣暗氖焙?,都不是自夸,那是绝对的自信。

    ps:求来起点正版订阅,求猫粮投喂~~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