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伙子终于走了?!笨吹轿夂昱茏?,一旁的童老板走了出来。

    “童阿姨,午好,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痹萦锲潞偷牡阃?,微微带着歉意。

    “嗨,那倒没有,只是小伙子啥也不会,就知道叫唤?!蓖习宓挠锲锫窍悠?。

    而袁州并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听着。

    “这孩子太年轻了,想拜你为师哪行,一点不用功?!蓖习逅灯鹪莸氖焙?,那自豪感,好似面对自家的小辈。

    “确实是年轻?!痹荻杂谡獾慊故呛茉尥?。

    “可不是,就是那程技师本身自家也是厉害的厨师,都要拜你为师呢?!蓖习逡涣秤胗腥傺傻乃档?。

    “谢谢夸奖?!倍杂谑晨偷目浣痹莼故呛敛豢推氖障碌?,但童老板这样夸,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我看他挺影响你做生意的?!蓖习寤故呛芑ぷ旁莸?。

    “谢谢?!痹莩闲牡牡佬?。

    “不用客气,说起来小袁你的衣服咋没拿来洗了?”童老板想起了正事。

    “我最近已经会自己洗了?!痹莸牧臣幻飨院炝艘幌虏潘档?。

    说起来童老板和袁州熟悉也是因为袁州是个不会自己洗衣服的人,所以一般衣服都是交给童老板的,当然以前为了省钱,冬天的外套才是这样,夏天的随便搓一搓也就可以了。

    只是最近为了像男神进化,袁州已经get了这样的技能。

    “哈哈,会就好,不过不会也没啥,将来找个贤惠的老婆,不就都有了?!蓖习逍γ忻械牡髻?。

    干瘦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嗯,我会努力的?!痹莸阃?。

    “那就好那就好,小袁那是来找你吧?!蓖习逖凵窕故呛芎玫?,她看见了对面小街上过来的路主持一行人。

    “可能吧?!痹葑?,也看见了路主持,只是有些疑惑。

    毕竟片子已经拍完了,而且达到了双赢的目的,应该不用再来了。

    “袁老板,袁老板好?!甭分鞒钟锲潞涂推?。

    “你好?!痹莸阃?。

    “我知道您早上忙,这才下午来的,别介意?!甭分鞒炙盗讼挛绮爬吹脑?。

    “什么事情?”袁州心里也挺好奇的。

    “确实有事情想和袁老板你商量?!甭分鞒直纠醋魑鞒志统さ貌徊?,这样阳光灿烂的一笑,到还真有一些阳光帅哥的范。

    “你先说说看?!泵挥械窨痰脑?,虽然说话直接,却也理人。

    而路主持看袁州没有一口拒绝,心里也松了口气,语气更加亲和。

    “是这样的,那期节目播出后,袁老板您专业的雕刻技术一下子就折服了观众,您看我们能不能做一下系列的节目?!甭分鞒炙档幕?,吐字清晰而语气温和。

    “系列节目?”本能的袁州就像拒绝,毕竟他还真不会上节目。

    “对对对,就是系列节目,这样也能推广厨师这个行业?!甭分鞒种涝菪〉甑募鄹窈椭?,当然知道推广打动不了袁州,也就说了比较高大上的理由。

    “这样?!痹莶恢每煞?,正准备拒绝,路主持继续说道。

    “我知道您做菜的时候不喜欢多说话,您放心,我们肯定不打扰您做菜,只需要您偶尔回答一下就可以了?!甭分鞒忠幌伦泳涂闯鲈菔桥侣榉?,立刻说道。

    路主持不愧是干主持的,这两句话一下子说到了袁州的心坎上,这下袁州还真不好一口拒绝。

    看袁州面色有些犹豫,路主持不禁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这次的策略用对了?!甭分鞒中睦镉行┌参?。

    是的这次来袁州这里,路主持也是做了策略的。

    首先他作为一个主持,本来情商就不低,反正对于袁州来说那是高出一大截不止。

    所以他先做到礼貌、客气、谦和,认真的听袁州的意愿,同时随时注意袁州的表情,做出相应的调整,现在看来这计划很有用。

    “我不太喜欢拍摄?!痹葜辶酥迕?,还是委婉的拒绝。

    “没关系,我们可以像上次那样不打扰您,只是时不时您抬个头,给句话就行,特别简单,不会麻烦?!北痪芫谠ち现?,路主持也没气馁,还是努力的劝说。

    怕袁州再说出拒绝,路主持再次开口“这样您考虑一下,我明天再来,就不打扰您了?!?br />
    “好,再见?!痹荼鞠朐俅尉芫?,但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在一旁安静站着的殷雅,也就作罢。

    “这路主持还真会察言观色?!痹菪睦锕具嬉痪?,这才看向殷雅。

    “还没到营业时间?!痹荻宰乓笱趴诰褪钦饩?。

    “你当我猪,才吃完没多久呢?!币笱琶缓闷姆烁霭籽?。

    说完后,殷雅想一想好像再吃一次也没问题的样子,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

    “那你有什么事?”袁州发誓他问这话,就是字面的意思。

    毕竟殷雅这个时间过来还是第一次,所以袁州比较好奇,只是殷雅好似有些不高兴了。

    “没事,漫漫让我转交的东西,拿去吧?!币笱攀掌鹆成系男θ?,硬邦邦的说道。

    “嗯?什么?”袁州下意识的接过问道。

    “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币笱抛魑桓雒廊?,即便是翻白眼那也是美的。

    “这上面没有字?!痹萦行┺限?。

    袁州拿在手上的是个温润的白色瓷瓶,上面除了一些花纹,还真没有任何的字。

    “咳咳咳,是貂油,看你烫伤了,挺可怜的,拿去用吧?!币笱盘菡饷匆凰?,这才想起,这是分包装,确实没有字,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这才漫不经心的解释。

    “谢谢漫漫,也麻烦你跑一趟了?!痹萘成下冻鲆坏愕阈σ?,温和的说道。

    “难得见你说句好听的?!币笱藕吡艘簧?。

    “不会,我觉得我说的都好听?!痹菹攵疾幌氲闹苯铀档?。

    “想太多了,赶快擦吧,有技师做徒弟的大厨居然还会烫伤?!币笱疟纠此祷笆呛芪潞偷?,只是对着袁州还真发挥不出来。

    毕竟袁州分分钟可以把她噎死。

    “这是意外?!痹菘醋攀稚系乃萦行┲迕?。

    “是是是,那就擦药?!币笱潘低曜砭妥?。

    “谢谢?!痹菰俅嗡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