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都别吵,我来问?!苯详刂衅愕拇蠛鹨簧?。

    “额……”这一下,所有食客都下意识的停下了嘴。

    姜嫦曦满意的看了看安静下来的小店,这才转头看着袁州开口。

    “袁老板,你刚刚是在研究新菜吗?”姜嫦曦直接问道。

    “嗯,新菜?!痹菡驹诔坷?,认真的点头。

    “是什么新菜,什么时候会出,可以售卖?!苯详囟栽莸奈驶按永炊际侵崩粗比サ?,不然袁州可能回答的更让人听不懂。

    “烧鹅,售卖时间还没定?!痹莶蛔藕奂5目戳丝词稚系乃?,肯定的说道。

    “烧鹅,居然是烧鹅,好想吃?!钡谝桓鏊嫡饣暗氖锹?。

    “哎呦,这好像是袁老板第一次出整个的?!币桓鍪晨秃闷娴乃档?。

    “胡说,那凤尾虾不是整只嘛?!北呱系氖晨秃敛挥淘サ姆床?。

    “谁和你说这个,我说的那是整鸡整鱼之类的,这烧鹅肯定是整只嘛?!笔晨鸵残γ忻械慕馐?。

    “说的也是?!闭庀赂崭辗床档氖晨筒诺愕阃?。

    “为什么不确定时间?”姜嫦曦漂亮的脸上,满是不解。

    “我知道,肯定是要看鹅的心情?!甭纹さ慕踊?。

    “哈哈,对对对,说不定鹅的心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好?!蔽诤C判『?,很是愉快的接话。

    自从袁州说看蜜蜂的心情后,这个梗都要被他们玩坏了。

    “不,是看我的心情?!痹葜迕?,认真的解释。

    “???为什么?!蔽诤7瓷湫缘奈实?。

    “烧鹅每月只提供四只?!痹菟党隽嗽?。

    “这还真是看你的心情了,看你什么时候做是吧?!蔽诤W魑桓鲇形幕奈囊涨嗄甓既滩蛔》税籽?。

    “袁老板,生命在于运动?!绷韬曷冻鲭哦芳?,激励的说道。

    “对,不能太懒,就冲这个香味,四只都不够我一个人吃?!蔽诤A阃?。

    “听见这话,郑家伟应该很高兴?!痹莶欢亩铝嘶厝?。

    毕竟从郑家伟天上地下的追着乌?;湍芸闯隼戳?。

    “艺术怎么能催,那是灵感的碰撞?!蔽诤K灯鸹永炊际且涣车难纤?。

    “嗯,所以都一样?!痹菰尥牡阃?。

    好吧,这下乌海无话可说了。

    “各位营业时间到了,请各位点餐?!鄙昝艏觳逭氲乃档?。

    这一下,也顾不得新菜,毕竟先吃午饭才是重点,刚刚那一阵阵的香味,可是勾的人馋虫都冒出来了,当然口水也是咽了不少了。

    “老头子我今天可是要奢侈一把,东坡肘子一份,再来两个清汤面套餐?!崩洗笠乇鸷榔乃档?。

    “那肘子你能吃?”老婆婆瞬间瞪眼。

    “能能,这可是小袁师傅做的?!崩洗笠⒖潭研Φ乃档?。

    “只这一次?!崩掀牌牌艘话牙洗笠?,这才同意。

    毕竟这肘子一听就是大油的,老年人肠胃弱,老婆婆担心也正常。

    “灯影牛肉加白饭?!笔晨兔墙裉斓愕幕苟际侨?。

    可能是刚刚酥香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开。

    申敏认真的传达着食客的需求,袁州听完就开始准备。

    准备的时候,难免就被人看见了手背上的泡。

    时间久了之后,袁州已经能习惯手上豌豆大小的水泡,也没影响他操作。

    “你看袁老板这是烫伤了?”因为请客不想和袁州说话的殷雅最先发现。

    “好像是的?!苯详卮硬蛔龇?,还真不知道。

    “那么大个水泡,肯定是烫伤?!甭么跏翘鸬愕甑睦习?,一看就肯定的点头。

    “这……”殷雅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

    “这种时候需要擦药吧,我看他肯定没擦,看那水泡光亮的?!甭房戳艘谎垡笱?,皱眉说道。

    “烫伤膏?”殷雅也不是很懂这些。

    “那有什么用,我那有朋友带的貂油对烫伤好着呢?!甭劬σ涣?,一下子想起来。

    “漫漫,你看要是袁老板这个严重了,说不定又要休息,我们就没好吃的了,你看是不是贡献你的貂油出来?”殷雅听完,立刻对着漫漫说道。

    “可以,但是我可不拿给他,免得他嘚瑟,雅雅你去!”漫漫脸上的坏笑就连姜嫦曦都发现了,但殷雅还只顾着看袁州的手。

    “没问题,那吃了午饭你给我?!币笱畔攵济幌刖屯饬?。

    这下也忘了上次吃饭的尴尬。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甭低刀宰沤详卣Q?,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而带着口罩认真做饭的袁州却不知道,他手上的水泡被三个美女关心了。

    有了殷雅这层,姜嫦曦还特意嘱咐同样发现的凌宏和乌海不要插手,就让殷雅去送。

    ……

    忙碌起来时间就过的很快,这不袁州都忘记水泡的疼痛,两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

    “谢谢光顾,晚上见?!痹莺兔看我谎?,站在厨房里,有礼的说道。

    这话也就意味着午餐时间的彻底结束。

    “老板,那我先回去了?!鄙昝羲屯曜詈笠桓隹腿?,然后才说。

    “路上小心?!痹莸阃?。

    “踏踏踏”直到申敏的脚步声远去,袁州才坐下休息。

    只是还没歇息几分钟,门口就探进来一个脑袋,正是吴宏。

    袁州几乎忍不住皱眉。

    想了想袁州打开弧形长桌的一边,走出店门。

    “袁州师傅你忙完了?现在有没有想收徒呢?”吴宏看见袁州出来,立刻问道。

    袁州并没有开口,先是看了看门口多出了一个小马扎,再看吴宏丝毫不累的模样,就知道这是他搬来的,深吸一口气,袁州开口了。

    “吴宏,我不会收徒,不管你是在这里站一天、一个礼拜、一个月、或者一年,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定?!痹菡饣八档奈薇妊纤嗳险?。

    “为什么!”吴宏睁大眼睛,脸色瞬间胀红,大声的问道。

    “你缺少作为厨师最重要的东西?!痹菘醋盼夂?,并不为他的生气或愤怒有所动容。

    “什么东西,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吴宏并不相信袁州说的。

    “吴宏你要知道,铁杵才能磨成针,而木材只能磨成牙签,但是很显然,你连做牙签的努力都没付出?!痹菀庥兴傅目醋琶趴诘男÷碓?。

    “你!哼!”吴宏这下绷不住了。

    袁州一开口就是拒绝,现在还直接说他不努力,这让吴宏完全不能接受,毕竟他真的觉得他很诚心了。

    看了袁州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请把你的板凳也带走,路上小心?!痹菰诒澈?,淡淡的说道。

    这下吴宏简直是羞怒交加,“噔噔噔”跑过去拿起小马扎,立刻跑走。

    ……

    ps:请关注菜猫的微信公众号,里面有很多好玩的番外和其他的小东西~,大家看菜猫最近努力更新,能不能奖励些月票呢?谢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