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师傅,今天可以收我为徒了吗?!蔽夂甑纳粲稍都敖?,特别大声。

    单单只是听见这声音,袁州就忍不住想扶额,但想着自己塑造不易的高冷男神形象也就生生的忍住了。

    只是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小袁师傅收徒弟了?”老大爷看着莽莽撞撞跑进来的吴宏,惊奇的问道。

    “哈哈,对,就是,袁老板你的小徒弟又来了?!闭馐敲髅髦涝菖侣榉?,却毫无同情心的乌海。

    “别这样说,万一袁老板想不通收下了,那不就耽误时间了?!被故橇韬晟陨杂械懔夹?,虽然也是为了吃。

    “不,我没有收徒的打算?!痹菅纤嗟目诔吻?。

    “而且有资格叫我师傅的人不多,但绝不包括你?!痹菡饣八档暮苋险?。

    “师傅……”吴宏脸上一热,有些微怒,但还是急忙开口准备说些什么。

    只是被袁州皱眉打断“不好意思,我想我昨天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暂时没有收徒的打算?!?br />
    “师傅你也说是暂时没有,说不定一会就有了呢?!蔽夂瓴晃?,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现在是本店的营业时间,如需用餐请排队,如不用餐请出门?!痹莶⒉焕砘嵛夂甑乃祷?,直接开口赶人。

    “小伙子,就算小袁老板一会有收徒的想法,你也不能现在就叫师傅?!痹莼姑豢?,老大爷就语重心长的开口了。

    “你是谁?”吴宏问这话到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

    “我不重要,只是个食客,但你打扰到老头子我了?!崩洗笠恍?。

    “哦,袁州你看怎么样?”吴宏一听只是食客,也就没在多说,转头期待的看着袁州。

    “别的不说,你来拜师为什么还直呼其名?”凌宏挥手,再次打断吴宏。

    “不能叫名字?”吴宏一脸不解。

    “当然不能,别问我原因,出去自己想?!绷韬暌幌蜃晕胰涡?。

    “请问您要用餐吗?”见吴宏虽然胀红了连,但还是没出去,申敏上前问道。

    袁州默默松了口气,毕竟和一个根本不听你解释的人说话还是挺累的。

    “不不不,我吃了早饭?!蔽夂暌⊥?。

    “那不好意思,本店正在营业,地方狭小?!鄙昝艉苁俏竦乃档?。

    “好,我去外面等?!蔽夂瓴⒚挥蟹牌?,握拳认真的说道。

    “好的,先生?!鄙昝艨推乃档?。

    “看来袁老板你麻烦不小?!绷韬暌⊥?。

    “确实?!崩洗笠踩贤牡阃?。

    “没事,我确实没有打算收徒,并且就算收徒也不会收他?!痹萑险娴乃档?。

    态度坚决的袁州让食客们都放下了心。

    同时袁州默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一点眼色也没有,比我简直差的远,就算孙悟空的跟斗云都没他远?!?br />
    等到早餐时间一结束,袁州就“哗啦”一声拉上大门,直接没有理会准备打招呼的吴宏。

    “今天就好好的准备烧鹅?!痹菖牧伺氖?,自言自语的说道。

    大门一拉上自然也就挡住了那些人的视野。

    “居然这么快就关门休息了?!蔽夂攴畔戮僮诺氖?,无奈的说道。

    “走吧侄子?!毙∫涛赓幌稚?,对着吴宏说道。

    “好吧,我中午再来?!蔽夂旮删⒙乃档?。

    “可以,先陪小姨去转转?!蔽赓焕∥夂昃妥?。

    另一边袁州开始上楼洗漱,准备做烧鹅。

    擦脸、净手、换衣服,袁州很是郑重的做完一切再下来的。

    毕竟这个烧鹅做法复杂,还非常难,这一套下来也是为了宁心静气。

    就好像武功高手在决战前做的一样,为了发挥自己最好的状态。

    “小店的第一道粤菜?!痹萃驴谄?。

    “等等,系统这次的鹅需要我自己杀吗?”袁州打开柜子之前突然这样问道。

    系统现字:“不用,系统已经提供了净鹅?!?br />
    “那就好?!痹菟低?,一把拉开柜门。

    柜门一拉开,里面微微冒出一丝凉意。

    “居然是冰柜吗?!痹菝娌桓纳哪贸鲆恢欢?。

    对于系统的黑科技,袁州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有时候总觉得生活在未来科技里?!币换嶂?,袁州吐槽的声音还是从口罩里传了出来。

    系统现字:“本系统的改造是全方位的?!?br />
    不知道为什么,袁州总觉得从这冷冰冰的字里看出了骄傲的感觉。

    观察食材,袁州也习惯一闻二看三上手。

    “嗯,感觉宰杀时间不超过半小时,腹腔里还有些微温,颜色也很漂亮?!痹菪睦锬募鹱虐赴迳?,光溜溜的鹅肉。

    系统现字:“是的,此鹅于9:05分宰杀,宰杀到净鹅时间一共十分钟?!?br />
    “果然是这样?!痹菘戳丝辞缴细崭站诺愣闹颖?。

    这边袁州在鉴别鹅肉,另一边凌宏突然想起了那个聋哑学校出来的女人。

    对于那天害羞男给出的回答,既在凌宏的意料之内又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天问完之后,没多久女孩就来排队了,害羞男还是和往常一样,快步走到女孩身后,默默的看着女孩,也不主动招呼。

    但轮到进小店的时候又快速的坐到妹子边上,速度非???。

    偶尔还像自言自语一般在那里讲话,但只要得到女孩的一个眼神又会非常的高兴,脸色通红。

    “正好闲来无事去看看?!绷韬攴较蚺躺陨砸蛔?,就去了那条街。

    凌宏也只是好奇,他们会不会在一起,但说出女孩的问题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一个渴望健全但害羞的男人,和一个开朗善良但是哑巴的女孩,这老天爷也真是有意思?!绷韬赅托σ簧?,又在前一个路口转去了公司。

    “这样去看挺像变态的,还是免了?!绷韬旰苁亲氨频拇夏?,车子一溜烟的开过马路。

    这些袁州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也正在震惊当中。

    “你说这个是浙东白鹅?”袁州拿起鹅,仔细的观察。

    “这浙东白鹅的饲养史非常长,得有1600年了吧?!痹菹衷诘募且淞μ乇鸷?,一确定品种脑子里立刻有了相关的资料。

    “不过系统,你这鹅不像是象山和奉化那边的,倒像是绍兴的?!痹菘隙ǖ乃档?。

    系统提供的食材一向是极品,是以有时候袁州也会犹豫,但也是无形之中增加了袁州知识量。

    系统现字:“本系统提供的品种为浙东白鹅,产自绍兴,此鹅喙、胫、蹼幼年时为橘黄色,成年后则变成橘红色,爪玉白色;肉瘤颜色较喙色略浅;眼睑金黄色,虹彩灰蓝色,色彩鲜艳漂亮?!?br />
    “其爱好喜食绍兴黄酒?!?br />
    “吃西瓜的猪,喝酒的鹅……”面对这些袁州却只想呵呵!

    ps:还有一张,等菜猫吃了饭再来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