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现在这个狗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乖乖,要不我们领回去?!迸死∽乘赌腥说母觳?,语气略带撒娇的说道。

    “不行?!弊乘赌腥讼攵济幌氲木芫?。

    “为什么?!迸瞬唤獾奈实?。,

    “这是流浪狗,肯定很脏的,我们去宠物店买,乖,就这样?!弊乘赌腥税哺У乃档?。

    “好吧,那我要喝酒?!迸私亢咭簧?。

    “行行行?!弊乘赌腥宋弈蔚挠ο?。

    “那你快去问呀?!迸耸疽庾乘赌腥松锨?。

    店里现在喝酒的早就已经上了酒馆的二楼,一楼只有袁州在处理食材。

    袁州的习惯就是每天把能整理的食材整理一下,以此来熟悉这些食材,加深了解,做出更好的菜色,现在这已经是他的乐趣。

    所以现在店里一共就三个人,小夫妻两个和袁州。

    “哎呀,这不是袁老板,你好你好?!弊乘赌腥说阃?,然后上前大声的招呼。

    “你好,现在已经过了晚餐营业时间,恕不接待?!痹莸阃?,然后直接说道。

    “这我知道,听说你这里有酒,所以我来打听打听?!弊乘赌腥说阃?,然后委婉的说起了酒。

    “是的,每天提供三壶酒?!痹莸阃?,同时示意一旁墙壁上的菜单。

    “那太好了,袁老板的手艺这么好,就肯定也好喝?!弊乘赌腥思绦浣?。

    “谢谢,天色不早了?!痹菘推牡佬?,然后委婉的送客。

    只是说出这句的袁州一下子想到了古装电视剧里的,端茶送客。

    只见袁州默默的拿起琉璃台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

    “喝水送客,也是挺优雅的?!痹菪睦锇底月獾牡阃?。

    “别别别,我们今天来就是想喝酒的,5888是吧,转账可以吧?!弊乘赌腥四贸鍪只γ忻械乃档?。

    “不好意思,酒已经卖完了?!痹萑险娴乃档?。

    “通融一下,老板你每天三壶也太少了?!弊乘赌腥吮呱系呐?,声音娇柔的开口。

    “这是本店的规矩,每日三壶?!痹莸乃档?。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还是可以通融一下的?!弊乘赌腥艘惨涣承σ獾乃档?。

    “不好意思,小店的营业时间已经结束,两位轻便?!彼低?,袁州再次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这下端茶送客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真的不行?”壮硕男人这下的语气有些生气了。

    “这是规矩?!痹莸乃档?。

    “哼,算了?!迸巳滩蛔∷档?。

    “那行,我们走?!弊乘赌腥瞬宦?,但又不能做什么。

    毕竟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买卖自由这是通用的规矩,总不能强买强卖。

    “嗯?!迸说阃?,漂亮的脸上还是有些怒容,但是很好的压下去了。

    “踏踏踏”两人迈着比来时钟的多的步伐快步走出门,路过面汤的时候,连头都没没回,更别说想起要领养面汤的话了。

    而趴着的面条则是看着两人走远,然后轻轻的“呜呜”两声,声音很小,小到店里的袁州都没听见。

    不过这只是小小的插曲,只有面汤和那小夫妻才知道,至于门口的吴宏则是上厕所去了,回来后,还没来得及看刚刚到来的面汤就被自己小姨叫住了。

    “吴宏,你别闹了!很晚了,回去吧?!蔽赓豢醋耪玖诵砭玫闹蹲?,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姨,我还没成功呢?!蔽夂瓴辉敢?,但却真的有些累了。

    “明天再来,你看人家现在都准备关门了?!蔽赓豢戳丝纯湛醯男〉?,柔声劝说。

    “这样师傅会不会有理由不收我?”吴宏一脸纠结。

    “你都叫师傅了,肯定不会?!蔽赓豢隙ǖ乃档?。

    “真的吗?”吴宏看了看毫无反应的袁州,在看看自己小姨,有些不敢置信。

    “对啊,你刚刚不是叫师傅了吗,说不定他只是想考验你?!蔽赓徊⒉磺宄虑?,也就这样顺理成章的解释。

    “可是程门立雪里,那两人都等了很久?!蔽夂晗肫鹱约旱男坌?,有些不甘心,说话的时候故意大声了些,想引起袁州的注意。

    “但你也等了快四个小时了,咱们明天再来?!蔽赓簧钗豢谄?,继续劝说。

    “那好吧,明天再来?!蔽夂暝倏戳丝锤静豢疵磐獾脑?,垂着头说道。

    “那就好,我们走?!蔽赓桓咝说纳锨熬屠盼夂?。

    “慢点,小姨我腿酸的厉害?!蔽夂昃幸簧档?。

    “你看看你,站了这么就,回去吧,小姨买了很多好吃的?!蔽赓缓苁切奶畚夂?,立刻放慢了脚步。

    而店里的袁州却松了口气。

    “终于走了?!痹萸煨彝暧窒肫鹆宋夂曜詈蟮幕?。

    “站三个小时就累了,有些娇气了?!痹萸崆峄疃讼伦约旱耐?,然后嗮笑一声。

    厨师这个行业本来就辛苦,忙起来站上一天那也是寻常的。

    比如刚刚得到系统的袁州,一天基本都站了十二小时,还好小店是袁州自己的,而且现在袁州已经习惯了。

    “哈哈哈哈哈!”二楼传来一声爆笑,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乌海。

    “哼,无趣?!苯艚幼啪褪切∷导业睦浜?。

    “我就说赢的肯定是亚特兰大赢,来来来,酒给我?!蔽诤R涣车牡靡?,唇上小胡子都要飞舞起来了。

    “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毙∷导也桓试傅亩斯槐?,很是嘴硬。

    “对对对,2:0和2:1的死耗子,哈哈哈?!蔽诤8静恢朗裁词鞘士啥?,继续得意。

    “哼?!闭庀滦∷导椅藁翱伤?,只能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球赛完了,营业时间也差不多就到了,看了球赛心满意足的酒客,纷纷离开。

    觉得自己丢了面子的小说家心里很是愤愤不平,毕竟他一直喜欢的是佩斯卡拉。

    直到回到家,洗漱完了,还有些不能接受,坐在床上想着比赛。

    “算了,睡觉睡觉?!毙∷导姨究谄?,躺下。

    另一边的乌海却很是开心的睡去了。

    一夜好眠的乌海照例一大早的就去了袁州小店,等着吃早饭。

    而小说家也是,一大早起来就往袁州小店赶去,现在基本每天这样,就盼着能喝上酒。

    袁州小店的就弄的小说家的作息都规律了不少,毕竟睡晚了就起不来去抽奖,那就意味着喝不到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