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时间结束的时候,吴宏还是没走,等袁州一出来,他立刻开口了。

    “师傅,请收我为徒?!蔽夂暾獯蔚乃祷暗牧Χ让挥心敲创罅?,却还是认真的。

    而袁州先是诧异的看了看吴宏,确定是叫他后才开口“我记得我没答应你?!?br />
    “是的,所以请收我为徒?!蔽夂暧昧Φ牡阃?。

    “那你叫我师傅做什么?!痹葜迕?。

    开玩笑这一声师傅一叫,袁州差点以为自己得了老年痴呆,徒弟都收了却忘了呢。

    “你肯定会收我的,所以我就先叫了?!蔽夂昕醋旁?,满脸都是坚定。

    “不好意思,我没有收徒的打断?!痹菰俅嗡盗艘槐楹缶徒萘?,也没在出来。

    回到店里的袁州看着还在坚持的吴宏,略微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只是很快就自言自语道。

    “他小姨应该回来劝他?!痹菹氲秸飧鲇炙土丝谄?。

    “袁老板袁老板,能在你这里看球赛不?”乌海一脸兴奋的跑进来。

    “今天有球赛?”袁州并不了解这些。

    “对啊,今天有意大利杯的亚特兰大VS佩斯卡拉,我很喜欢亚特兰大的门将利尼,他可是可以用脸接球的男人?!蔽诤C判『右涣车男朔?。

    “足球现在可以用脸踢了?”袁州惊讶的问道。

    “袁老板我这只是比喻?!蔽诤R涣衬悴欢难?。

    “可以看,自带设备?!痹莶⒉焕砘嵛诤?,而是回答了上一个问题。

    “至于电费,今天心情好,那就免了?!苯艚幼旁菥图绦档?。

    “也就是说,心情不好你要收我电费?!”乌海问。

    “当然?!痹萏沟吹幕卮?。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袁老板,我就看个球赛居然还想收电费?!蔽诤V缸旁?,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次给你免了,不用谢?!痹莺敛恍男榈乃档?。

    “……”乌海内心台词是:我还要说谢谢?

    “恩,带来的设备记得带走?!痹萏嵝蚜艘痪?。

    “放心吧,一会郑家伟负责送来,然后再送回去?!蔽诤;邮?,一脸轻松的说道。

    袁州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哎,终于赶上了,可以边喝酒边看球赛,还是亚特兰大的好?!蔽诤c獾乃档?。

    “哼,亚特兰大有什么好的,还是佩斯卡拉的好?!彼孀耪饣耙怀?,乌海的惬意瞬间被打断。

    “佩斯卡拉都不知道输过几次了,有什么好的?!蔽诤A⒖滩桓适救醯乃档?。

    说完后才发现原来是常来喝酒的小说家。

    这话一说小说家瞬间不愿意了,敢说自己的本命球队不行,那就只能最底下看真章了。

    “你个画画的居然喜欢看球?!毙∷导液吡艘簧?。

    “你还是个爬格子的呢,居然能看懂球赛?!北茸疃疚诤W匀徊换崾?。

    “毕竟比你有文化?!毙∷导也桓适救醯乃档?。

    “我那是艺术,你一个爬格子的当然不懂?!蔽诤?炊疾豢葱∷导乙谎?。

    这么一会功夫,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两人就吵了起来。

    而且乌海为了那个能用脸街球的球员也是拼了直接约战了。

    “今天晚上赢的肯定是亚特兰大,我出一杯酒,来战!”乌海摸着胡子,颇为豪气的说道,这时候居然有几分四条眉毛陆小凤的爽朗。

    “你想多了,今晚上赢必定死佩斯卡拉,一杯就一杯?!毙∷导乙擦⒖掏饬苏庋谋热?。

    “袁老板你做见证?!蔽诤V苯油铣鲈?。

    “好的?!痹菀涣逞纤嗟牡阃?。

    毕竟这可是事关一杯郫筒酒的大事。

    这边袁州小店正因为酒的事情在商讨,那边小街上也有人正在打这个酒的主意。

    “老公,听说那个小店的酒也特别好喝,我们去试试?!迸⒋┳鸥吒?,一袭丝质长裙外罩黑色披风,整个人看起来高挑而美丽。

    “上次让你来还不来,现在倒是朝着要来了?!北唤欣瞎囊彩悄昵崛?,身材壮硕,手上拿着宝马车的钥匙,笑着说道。

    “这不是不知道这么好吃嘛?!迸⑽叛砸裁徊缓靡馑?。

    “人家那酒听说是早就定好的,我们只能碰碰运气?!弊乘兜哪腥宋弈蔚乃档?。

    “没关系,我们看看,等等,老公那是什么?!迸吮救苏鼋?,突然看见门口趴着的面汤,惊讶的扯住男人的袖子。

    “就是一条狗,这有什么?!弊乘赌凶颖纠椿挂苫?,看到后不在意的说道。

    “我上次来怎么没看见,长得好像乖乖?!迸松裆故呛芫鹊?。

    “那就不知道了?!弊乘赌凶又迕?。

    “你说会不会是乖乖?”女人走进了,看着面汤蓬松柔软的灰色长毛,疑惑的说道。

    “不会,那乖乖放走的时候身上都烂了,这看起来不像?!蹦腥死∨?,一口否定。

    “汪?!泵嫣蓝杂谌巳旱目拷苌俳谢?,这次难得叫了一声,只是声音并不大,趴在地上,一双黝黑的眼睛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两人。

    “它都对我叫唤了,我觉得这脸挺像的?!迸吮焕〉甑氖焙?,还是犹豫的说道。

    “好啦别伤心,乖乖得了皮肤病放出去的时候就快不行了,实在伤心过段时间再养吧?!弊乘赌腥宋氯岬陌哺ё派肀咂恋呐?。

    女人的神色看起来确实挺伤心的,

    她想起了那时候带去玩总是抱着,哄着怀里棕色的泰迪,不是叫它去爸爸那里,就是来妈妈这里,那时候的泰迪是多么可爱。

    “有没有可能它还活着呢?!迸舜畔<轿实?。

    “不会,医生都说金钱藓很难治好,别想了,我们去吃酒?!弊乘赌腥伺淖排说谋巢堪参?。

    壮硕男子并不相信面汤是乖乖,毕竟他们把狗扔外面的时候,已经换过两家宠物医院,但是金钱藓让乖乖一直舔伤口,致使它怎么也好不了,而且随着洗澡增多还发现是假的泰迪。

    这些种种的原因,就让他们把它放了出来,让它自由。

    而门外的面汤却连头都没转,并没有其他的反应,还是尽忠职守的看着袁州小店的大门。

    ps:关于面汤这个身世,是菜猫亲身经历,那时候有个同事就是养了这样一条狗,生病了,那时候还是冬天就被扔了,可惜菜猫知道的太晚,不然拿去老家养着也是好的,只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菜猫希望大家可以爱护他们一些,毕竟生病不是他们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