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成功的!”吴宏听到这么多的议论,涨红了脸,大声说道。

    吴宏这话一出,现场瞬间安静了一下,好一会才有一个食客开口。

    “小伙子,不是我们不看好你,是袁老板太……你懂的?!笔晨鸵×艘⊥匪档?。

    “对对对,袁老板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绷硪晃皇晨徒艚幼潘档?。

    “可不是,来这里吃饭的都知道,袁州手艺那是特级的,就是有些那啥?!币桓雒米右踩滩蛔∷档?。

    “太什么?!蔽夂昕醋攀晨投悸冻鲆桓薄愣摹庋谋砬?,完全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些食客在搞什么。

    “就是太规矩啊?!笔晨鸵炜谕乃档?。

    “有规矩是好事?!蔽夂昶奈唤?,但还是说道。

    “是是是,有规矩是好事,但别人至少会变通,但袁老板这里就是全盘遵守,没有情面可讲?!闭饣笆欠⑵鸲木值墓爬菜?。

    “听说就连袁老板的兄弟来了还是一样要排队呢?!闭馐强醇锩鞯氖晨退?。

    “上次有个明星不是也来过嘛,还不是一样?!庇惺晨屯蝗幌肫鹆四歉雒餍?。

    “对,所以你也不会特别,袁老板不会收你的?!惫爬菜始?,肯定的说道。

    “不一定?!蔽夂晡杖?,还是不愿意放弃。

    开玩笑要是这时候放弃,那么前面站的三个小时算什么,吴宏觉得他还是可以坚持的。

    所以说有时候不愿意放弃,只是因为前期付出太大了,怕现在放弃太亏了而已,所以吴宏本来不那么坚定拜师的心,反而更加的坚定了。

    “袁老板,袁老板有没有新菜,新菜?!甭碇敬镆唤诺牡谝患虑榫褪俏市虏?。

    毕竟他可是自称新菜达人的男人。

    “马先生,不好意思,最近没有新菜上市?!敝芗阎苯由锨八档?。

    “不是我说你,袁老板你这是懒惰了,堕落了?!甭碇敬镂孀判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马先生还是一样幽默?!敝芗烟乇鹋浜系男Φ?。

    基本每次这样的时候,周佳或者申敏还都挺配合的,当然惯常损的就是乌海他们一群人。

    “幽默个屁,就是耍宝?!蔽诤:吡艘簧?。

    “可怕,我只是想吃个新菜而已?!甭碇敬镆涣澄薰?。

    “快坐下吃饭吧?!焙竺媾哦拥娜朔追卓即叽?。

    开玩笑这可是关系自己能不能早点吃到美味呢。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点,一份蛋炒饭?!甭碇敬镒犯嫒囊簧?,然后才对着周佳说道。

    “好的请稍等?!敝芗芽戳艘幌率只?,确认收到钱,就笑眯眯的点头应下。

    “请问您今天吃的什么?”接待完马志达,周佳的目光就转向了坐在边上的一个年轻男人。

    “一个蛋炒饭?!闭馊艘驳愕谋J乜?,直接就是蛋炒饭。

    “好的,一共188.”周佳笑着说出价格。

    “先吃饭后给钱?”这人看起来应该是新来的,被周佳的目光一看还有点莫名,然后才反应过来。

    “是的,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敝芗训阃?。

    “好的,稍等?!蹦昵崮腥耸种柑乇鹣讼赴尊?,伸出手就在黑色的风衣口袋里摸索。

    不过随着手伸进去后,年轻男人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微妙了,而且时间也挺久的,还好周佳不着急。

    “佳佳,这里一份牛肉?!币慌缘氖晨偷故腔暗?。

    而周佳面前的年轻男人手到现在还在口袋里,还没伸出来。

    明明风衣的口袋就不算很大,但这人的手就好似伸进了机器猫的百宝袋,到现在还没要伸出来的意思。

    只是脸色越来越诡异,红中带着微微的汗意。

    “先生,我先去那边点一下餐?!敝芗押苁俏潞偷乃档?,也没催促。

    “恩,去吧?!蹦昵崮腥巳险娴牡阃?,手还是没从口袋里出来。

    “好的?!敝芗训阃防肟?。

    周佳一离开,年轻男人立刻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兄弟虽然我是第一次在袁州小店见到你,但我想你需要这个?!本驮谀昵崮腥司澜岬氖焙?,马志达突然说道。

    还没等年轻男人回答,眼前就出现了两张崭新的毛爷爷。

    这两张钱非常崭新,和其他的新钱一样,颜色鲜亮,纹路清晰,捏着它们的手也很是好看,至少年轻男人是这么认为的。

    “谢谢?!蹦昵崮腥艘裁挥淘?,拿过钱客气的说道。

    “客气什么,记得用完了,给我就行,如果还想表达谢意,就请我在袁州小店吃顿饭?!甭碇敬锫源髻┑乃档?。

    “那可不行,这里太贵了?!蹦昵崮腥艘菜匙趴鹆送嫘?。

    而这时候那边点完餐再过来的周佳就看见两人就好似店里其他食客一般聊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年轻男人也自然的付了蛋炒饭的钱,就等着一会吃了。

    “袁老板你刚刚让周佳给那小子送水喝了?”凌宏吃完,站起来到了另一边,好奇的问道。

    “嗯?!痹莸阃?。

    “啧啧,你动心了?”凌宏一脸八卦。

    “不?!痹菹ё秩缃?,毕竟凌宏这人坑人的事情太多。

    袁州对于他从来都是秉承说少就少错的心里,是以回答的特别认真。

    “那小子看起来挺有热情的?!绷韬晁始?。

    “年轻人的热情?!痹莸难酝庵饩褪浅中涣硕嗑?。

    “不过人家可是站了三个小时?!绷韬旯恍?。

    “所以送水给他了?!痹菘醋帕韬?,很是认真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怡宝瓶装,还倒在碗里?!绷韬曜钕胫赖氖钦飧?。

    “就是,我们喝的这个谁就很好?!甭乇鹣不对菡饫锼娌吞峁┑哪潜笕?,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不是客人?!痹堇硭比坏幕卮?。

    “而且外面不能扔垃圾?!痹菟祷熬褪钦庋?,喜欢分两段。

    别人说话是大喘气,袁州说话是分段式的,还好食客早就习惯了。

    “那袁师傅,你会收他做徒弟吗?!蔽收饣暗某碳际?。

    “不会?!痹莸幕卮鸹故敲槐?。

    而程技师则是说不清是放心了还是又提起来了。

    ……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