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伴随着沉稳的脚步声,凌宏从门外走了进来。

    “哟~你来啦?!彼浙遄芬涣承σ獾目醋帕韬?。

    “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女人,不吃你这一套?!绷韬甏┳呕疑砑缀桶壮囊?,笔挺的西裤,闻言直接说道。

    “你怎么是这样的凌宏?!彼浙逡涣车牟豢芍眯?。

    “行了,去乌海那里说?!绷韬昕戳丝疵皇裁幢砬榈脑?,这样说道。

    “哦,好的?!彼浙宥杂谡飧龅故呛茉尥?。

    “袁老板晚上见?!绷韬昊邮?,然后拉起苏沐离开。

    “晚上见,袁老板?!彼浙逡哺潘档?。

    “晚上见?!痹萜鹕淼阃?。

    直到人都走了,袁州再次坐下,翻出了系统奖励的法餐礼仪光盘,准备观看。

    “今天还是看看西餐礼仪好了?!痹葑匝宰杂锏乃档?。

    不过根据墨菲他老人家说过,当你快迟到,想打车的时候肯定是打不到的,所以在袁州想安静的看个视屏学习的时候,不速之客再次到来。

    “喂,袁老板,这次采访希望你能配合一下,当然是提前通知了,在两个小时之后?!币桓龃┳藕谏砑椎哪昵崮腥?,一进来就自说自话的。

    “我们是《高手在民间》节目组的,我是节目的编导?!甭砑啄邢肫鸹姑凰凳鞘裁唇谀?,跟着就说道。

    “两个小时够你准备了吧?!毕肫鹕洗蔚睦溆?,马甲男还补充了一句。

    “同样都是穿马甲,差别还挺大的?!痹菘醋怕砑啄械穆砑拙拖肫鹆肆韬甏┑幕疑砑?,冷不丁的说道。

    “什么?”马甲男有些疑惑。

    “没事,采访就不用了?!痹菡獯尾还苁潜砬榛故巧裉?,亦或者语气都没变,还是云淡风轻的直接拒绝了。

    “什么意思?”马甲男脸色有些不好的问道。

    “就是字面的意思?!痹萆艋故且蝗缂韧难纤嗳险?。

    “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是一家市级的电视台,收视率还是非常不错,上过我们节目的无一例外基本都火了?!甭砑啄醒氏屡?,尽量平和的说道。

    “我想你是没听懂,我是说不用了?!痹荻杂谧匀细呷艘坏鹊姆浅2幌不?,再次拒绝了。

    “确定不上?”马甲男这次的声音稍大。

    “是的?!痹菝嫖薇砬榈牡阃?。

    “我看你是不识抬举?!甭砑啄械挂膊幌肽纸?,只是心里实在不快,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只不过声音小到耳聪目明的袁州都没听见。

    “不好意思,您的声带忘家里了?”袁州自然知道这人没说什么好话,是以口气也很是平淡的说道。

    “你,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甭砑啄斜鞠敕⒒?,然后又生生的忍住了。

    “慢走,不送?!痹莼故且蝗缂韧目推?。

    “踏踏踏”马甲男好似泄愤,走路的声音都特别大。

    “还真是奇怪?!痹菀膊簧?,只是觉得莫名。

    毕竟他靠的是自身的手艺,而不是宣传。

    “还是继续看礼仪?!痹菁绦疾シ殴獾?。

    另一边马甲男走出小街,回到车上。

    是的这次路主持也是接到上头的主编的命令过来采访的。

    “怎么样,黎编导沟通的怎么样?!笨醇砑啄幸簧铣?,路主持就开口问道。

    “您快别说了,那人的脾气还是一样怪,上次没沟通不让拍就算了,这次我好话说尽还是这样?!甭砑啄幸簿褪抢璞嗟?,一开口就是哀叹。

    “哈哈,那还是用备用的,那边你沟通好了吧?!甭分鞒直纠匆膊幌氩煞迷?,是以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没问题,那个陈记很高兴我们去,已经备好了午餐,就等我们了?!闭庀吕璞嗟嫉故切ψ潘档?。

    “那就好,那我们走吧,店多的是,他还以为真非他不可了?!甭分鞒质疽馑净?。

    “可不是,上次那个刘阿婆饭庄就是因为咱们节目火的,就是那次他拒绝我们,然后我们去采访的那家?!崩璞嗟冀幼怕分鞒值幕八档?。

    “对,就是那家,听说现在挺不错的,有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再去看看现在的发展嘛?!甭分鞒致冻鲎缘玫男θ?。

    “当然可以,人家可是巴不得呢,我看那个小老板就是不识抬举,这可是白白给他机会,还不要?!崩璞嗟嫉靡庥植恍嫉乃档?。

    “哈哈,就是?!甭分鞒忠驳阃啡贤?。

    虽然这次是主编布置的采访人物,但是上一次原定采访他,交上去的是别的,主编也很是满意。

    是以这次也是路主持示意黎编导随便沟通一下就好,能给主编交差就可以了,就袁州那冷冰冰的脸色,他可不想去挨冻。

    拍摄陈记的事情很是顺利,虽然一天并没有拍完,但是当天的片子路主持还是交代制作的导播做好,以便于交给主编。

    晚上六点五十,名扬电视台三楼,主编办公室门口。

    “咚咚咚”路主持敲响了木门。

    “怎么样,今天顺利吧?!敝鞅嗍歉隹雌鹄春蜕频闹心耆?,方正的脸庞,穿着合体的休闲服,看见路主持抬头就问道。

    “挺顺利的,这是今天的片子?!甭分鞒致冻龈删坏男θ?,熟练的交上片子。

    “顺利就好,听说那人不怎么会说话?!敝鞅嗍窃缇椭涝萜⑵赂叩?,听闻路主持这么说,开心的笑着说道。

    “还好?!甭分鞒忠皇泵环从粗鞅嗨档氖窃?,还有些疑惑。

    “你是不知道,那个毒舌李研一都说他不爱理人?!敝鞅嘁槐咦急覆シ趴纯唇裉斓某晒?,一边说道。

    “李研一也评价过陈记?”路主持这才觉得有些不对。

    “什么陈记?”主编一脸莫名。

    “六书街的陈记汤面馆,就是那家?!甭分鞒窒攵疾幌氲乃党龅刂?。

    “不是袁州小店?”主编脸上的表情还是疑惑。

    “那个,主编,我们今天拍的是陈记,因为袁老板还是不让拍?!甭分鞒忠幌伦酉肫鹎凹柑於ㄅ纳愕氖焙?,面露难色的说道。

    “不让拍,什么情况?”主编这才转头严肃的看着路主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