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程总的话,章局不予置评,只是平淡的说出袁州的缴税金额。

    “啪”

    仿佛听见了这样的打脸声音,这一下打的脸好疼。

    你他妈仿佛在逗我,一个餐厅缴税这么多,简直是开玩笑!

    程总的脸上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要不是说这话的是章局,程总就想直接糊他一脸。

    “不好意思,您的意思是他那个小店月缴税达到千万?”程总的口气是不信的,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是错愕的。

    “还不到,差一些?!闭戮质歉鍪凳虑笫堑娜?。

    “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地址是不是弄错了?!背套苌钗豢谄?,然后委婉的说道。

    “章局去年缴税达到300万的一共四百一十五家?!焙竺娴牡酥砟贸鑫募?,适时的说道。

    “嗯,这个数据是林科长亲口所说?!闭戮忠涣车ǖ乃档?。

    “原来如此,那么打扰了?!背套苋塘擞秩?,这才忍住了咆哮的**。

    “好,慢走不送?!闭戮值阃?。

    “踏踏踏”三人踏着整齐的步伐,快步出门。

    直到走出大门好远一段路程总才停下。

    “不是说那个人没有后台吗?”程总一点都不相信袁州纳税千万的事情。

    “根据调查确实没有?!钡酥砝渚驳乃档?。

    “是的?!币慌缘呐@蛞驳阃犯胶?。

    “那章局怎么会帮忙说谎?!背套懿唤獾奈实?。

    “刚刚我看了章局的表情,他不想说谎,而且按照计算如果那人缴的不是小型商业的税额,很有可能达到千万?!钡酥碚獠拍贸龅氖橇硪桓鑫募?。

    “那怎么可能,一个加起来不到一百平的店,难道按照营业额缴不成?!背套懿还芸床豢次募?,都不想接受这件事。

    “现在看来只有这个可能?!钡酥砜隙ǖ乃档?。

    一旁的牛莉则一脸的惊叹,当然脸上还是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神经病啊,这么玩还让我们怎么玩?!背套苋滩蛔÷畹?,这缴税就跟闹着玩一样。

    和开挂没什么两样,还玩个蛋蛋。

    “程总现在去哪?”邓助理合上文件问道。

    “是啊,程总现在怎么办?!迸@蛉滩蛔∥实?。

    本来几人都等待着胜利的果实准备庆祝了,谁知道袁州不按常理出牌的来了这么一招,不按照小型商业税额来。

    不科学,这招不仅安抚了税务局的心,博得了好感,也歪打正着的让程总他们无法强制收购。

    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了一些看不到的?;?。

    毕竟纳税大户,缴税标杆还是值得被看护一二的。

    “能怎么办,先回去,等等别的机会?!背套苊缓闷姆烁霭籽鬯档?。

    “那我去开车,程总稍等?!钡酥砹⒖棠贸鲈砍姿档?。

    “去吧?!背套懿欢恼磐艘幌略洞Φ某?,很是镇定的说道。

    刚刚几人一时气愤,走过了自己停车的地方,现在邓助理就去开车了。

    程总这么一折腾时间也不早了,十一点这个时间袁州正在准备自己的午饭。

    当然他对于这些都是不知情的,但是他明白缴税这么多的意义,倒也不担心。

    “中午就随便炒个素菜,再来一个牛肉就行?!痹菘醋怕康氖巢?,自言自语的说道。

    “哗啦”“嗞啦”随着这些美妙的交响乐声,袁州很快就给自己做好了一荤一素一汤,还有一碗白饭。

    “嗯,手艺又进步了?!痹菸帕宋欧瓜阄?,很是自豪的说道。

    “开吃?!痹荻似鹜胫苯涌?。

    不过还没吃几口,突然门外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还是一个美妙的二胡声。

    起初袁州没觉得有什么,直到好一会后,二胡的拉的曲子越来越清脆好听,而且悠扬,这下袁州才忍不住出声。

    “哪里来的二胡?!痹菀涣骋苫?。

    “呜呜呜~”优美动听的二胡音随风飘荡,袁州虽然听不懂,听不出是什么曲子,却本能的被吸引了。端着碗就出了神。

    直到十几分钟后,二胡结束,袁州才发现自己都没换过姿势。

    “真是厉害的技艺?!痹莘畔峦肟?,忍不住感慨。

    “啪”袁州按照自己心里的想法,凭着刚刚听见的声音打开后门。

    袁州小店的后门只是一条小巷子,青石板的地面都还有着青苔,看起来古老而陈旧,也就在袁州酒馆的后门站着一个人。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看起来干净整洁的人正在小心翼翼的摆放二胡。

    “悉悉索索”好一会袁州等他摆放完才开口。

    “请问刚刚的二胡是您拉的吗?”袁州脸上还是严肃的表情。

    “是的?!闭庀卤扯栽莸娜瞬抛?。

    男人脸上白净,只是眉头紧皱都有了折痕,手看着也是手指修长漂亮的,站起来的时候脊背挺的笔直,是个倔强的人,只是身上穿的衣服有些陈旧,本来纯黑的西裤都洗的有些发灰了。

    这些袁州同样注意到了。

    “您的技艺很好?!痹菡嫘氖狄獾乃档?。

    “谢谢夸奖?!闭馊说阃返佬?。

    “不用客气,刚刚有幸听见这首曲子,不知道你能不能陪我吃顿饭,就当谢礼,毕竟我是个厨师?!痹菡庖痪渌档暮艹?,但是也很慢。

    “好?!闭馊舜蛄苛艘幌略?,然后点头同意。

    “那麻烦稍坐一下,我在炒两个菜?!碧馊舜鹩?,袁州露出一丝笑容。

    “是我麻烦你了?!闭馊诵⌒牡谋ё徘俸?,跟着袁州走进了小店。

    “我们去那里吃?!痹葜缸诺昀镂ㄒ坏囊徽抛雷?,客气的说道。

    “谢谢?!闭馊饲嵘牡佬?。

    “那么我去添菜?!痹菁?,然后才说道。

    好一会店里就剩下袁州煮菜的声音,而中年人则是沉默的摸着琴盒,很是珍重的样子。

    袁州添菜那是速度非??斓?,这不还不到五分钟袁州就做好了两道大菜。

    一个东坡肘子一个金陵草就被袁州端上了桌。

    “不知道先生就职于什么地方?!痹莩宰欧?,突然随意的问道。

    袁州之所以请他吃饭,只是因为袁州看出他想吃饭了,而且已经饿了一段时间了。

    ……

    ps:不好意思这张有点晚,活动的好吃的,菜猫亲手做的美食保密~不过大家参加了就知道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