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会长,你认识这里的主厨,而且很熟?!痹莨鄄焱晁闹艿幕肪?,冷不丁的问道。

    “哦?看出来了?”周世杰并没有隐瞒,好奇的问道。

    “米其林三星餐厅预定至少要一个月,就算认识也不会这么快有的吃?!痹葜迕?,想了想规矩,然后才说。

    “万一我就是一个月前定好的呢?!敝苁澜苄γ忻械乃档?。

    “那么您肯定会告诉我?!痹葑孕诺乃档?。

    “哈哈,没错,吃完你就知道主厨是谁了?!敝苁澜芏宰旁菡Q?,神秘的说道。

    “嗯?!痹莸阃?,没再询问。

    而厨房里的菜品也开始一道道的端出来。

    “安德烈,过来?!闭馐焙虻某梢泊狭丝谡?,声音有些闷闷的,但安德烈还是第一时间听见跑了过来。

    “好的,需要捞起来吗?”安德烈特别自觉的问道。

    “还有一分钟,你看着,然后用这个捞起来?!背赡霉凰曜?,直接递给安德烈。

    “没问题?!卑驳铝倚判穆挠ο?。

    漂亮带着浅浅粉红的象牙色,颜色漂亮而饱满,在凉凉的水里泛出美丽的光泽度。

    “厨师长这个西南部的鹅肝真是不错,还有一点点香味?!卑驳铝依唐鸲旄畏畔?,忍不住说道。

    “这是出自斯特拉斯堡的鹅肝?!背傻乃档?。

    “我觉得西南部的才最好?!卑驳铝也桓曳床?,但还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其实也难怪安德烈这么说,毕竟鹅肝的起源其实不是法国,而是古埃及。

    然后到了罗马,再之后才是法国,而且是在法国的路易十六时期,鹅肝被进贡至宫廷献给路易十五,之后就深受国王喜爱,从此声名大噪,并被当时许多知名作家、音乐家及艺术家所称赞。

    这才自此奠定其高贵珍馐的不凡地位。

    而鹅肝最好的两个产地就是法国西南部和斯特拉斯堡,对于这两者的地位之争也很多人参与,但几乎平分秋色。

    “斯特拉斯喂食的红酒更加符合我的审美?!背啥宰虐驳铝宜档?。

    “明罢白了?!卑驳铝业阃?。

    紧接着,楚枭一个人完成了秘制鹅肝的制作,当然配菜还是由安德烈完成,这就是楚枭的分工。

    “踏踏踏”随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褐发的服务员美女端着今天的主菜过来了。

    不过这个主菜有些特别,一般来说法餐的菜色都精致而少量,有的甚至只有一口。

    是以盘子就一个,但这次这个不同,连同褐发美女在内一共四个美女一起上来了,还都端着托盘。

    “请让我为两位更换一下餐具?!闭獯蔚姆裨庇质橇硗獾?,专门更换餐具的。

    “好的?!敝苁澜芸谒档?。

    而袁州自然是高冷的点头,表示赞同。

    “两位今天主厨的主菜有些特别,是秘制鹅肝,请看?!焙址⒚琅话呀铱亲?。

    几乎是立刻,里面就传来“滋滋”的煎炸声音,不过比声音更快的也是鹅肝的香味。

    一种好似油脂,又夹杂着点点酸甜的味道,顺着被煎的颜色漂亮的鹅肝而充斥两人鼻尖。

    “嗯,果然是顶级的鹅肝,这醇美的香气,美妙的很?!敝苁澜苈氏瓤?。

    “是很好,就是苹果不怎么好?!痹菀豢谒党稣飧龃潘崽鸬奈兜朗瞧还?。

    哪怕整盘里连个苹果的影子都没有。

    “先尝尝味道再说?!敝苁澜懿⒚挥卸嗨?,只是示意袁州先吃。

    “这个盘子的设计很有意思?!痹葑⒁獾搅耸⒉说呐套?,倒不是因为它多么好看。

    毕竟系统提供的更加好看,只是这个盘子上带着一个温度计,上面显示的就是鹅肝现在的温度。

    “刚刚好是35.5度,人体的温度,这个温度鹅肝里的脂肪也刚刚融化吧?!痹堇粗翱墒亲隽撕芏喙蔚?。

    是以对于法国名菜鹅肝,还是比较了解的。

    “果然是这样,这温度控制绝了?!敝苁澜芤豢?,果然盘子上显示着温度。

    这道菜如果是做好了端上来,自然不是现在这样正好能食用的温度,但是看得出来,这菜实在送的途中做好送上。

    到这里就刚好能吃,能做到这一步精确的计算是非常难的,是以周世杰才会惊叹。

    “确实厉害?!痹菀部隙ǖ牡阃?。

    说完,袁州也就开始吃了起来。

    这时候学习几天的西餐礼仪就派上了用场。

    以前的袁州拿起刀叉也是按着自己的习惯来,自然不会有什么优雅的美感。

    而现在不同了,袁州轻轻的举起刀,轻柔的按在柔嫩的鹅肝上。

    几乎不费力“哧”刀子就陷进了鹅肝,袁州立刻切下一小口,塞进嘴里。

    瞬间鹅肝醇厚的香味,好似新鲜的淡淡的栗子香气,夹杂着红酒的醉人,涌进嘴里。

    迫不及待的在嘴里开启了舞会,紧接着因为入口的温度接近于体温,一点也不突兀,反而因为这样,鹅肝在嘴里几乎不用咀嚼,直接入口即化。

    虽然袁州吃的只是一小块,但香味和幼滑的口感却不停地在嘴里发酵,持续不断,唇齿生香。

    而这绵绵密密的口感,混合着顶级的香气,就是让袁州都觉得有些难以抗拒。

    “不愧是鹅肝?!痹萘成下冻鲂θ?。

    “当然,这得归功于这个主厨的手艺和巧思?!敝苁澜芤驳阃犯胶?。

    “确实,把苹果取汁混合在黄油里做成苹果黄油,用来煎鹅肝,确实是好创意?!痹葜怀粤艘豢?,就这样说道。

    “原来开始就加在黄油里了,本来这个用的黄油就少,想不到是这样?!敝苁澜芤慌哪源?,这么一想,还真是袁州说的这样。

    “加上只烤铁板,而不直接煎鹅肝的做法,这样才能做到送面前的时候刚刚是35.5度?!痹葜苯铀党隽椒荻旄涡枰娜松喜说脑?。

    剩下那两人自然是为了不着痕迹的收走铁盘。

    “是这样吗,楚枭楚主厨?!痹菟低?,似有所感的回头说道。

    ……

    ps:菜猫这个是老毛病,春季多发,已经熬了秋梨膏和在医生那里挂水了,但是好的比较慢,就是咳嗽起来停不了,这才耽误了,实在不好意思,说起来谁走止咳的偏方?菜猫想试试,鞠躬感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