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酒馆时间已经开始,里面请?!鄙昝舳宰乓丫嚼吹氖晨退档?。

    “等等,我们不着急,等袁老板吃了再说?!蔽诤Pγ忻械木芫?。

    “嗯,我也没见过袁老板吃东西?!毙∷底髡咭涣承宋兜乃档?。

    “酒可跑不了?!彼浙遄钍俏潞偷亩宰派昝羲档?。

    “嗯,好?!鄙昝舯凰浙逍Φ牧澈斓牡拖峦?。

    “啧啧,我卖相也不错的?!蔽诤?吹秸庖荒?,摸着自己的脸,不甘示弱的嘀咕。

    “没我好看?!倍獾乃浙?,立刻笑眯眯的回答。

    而袁州却不管这些,在厨房里摆好了桌子就开始盛饭。

    盛饭的电饭锅看起来就有些旧旧的,上面画着牡丹花的图案,揭开的时候冒出一阵阵白烟。

    袁州拿的碗,也不是平常吃的那种,而是两个青瓷的小碗和一个白瓷的大碗。

    “这……”细心的苏沐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停下了口。

    毕竟这个情况看起来有些明显了。

    麻利的盛出三碗饭,放到方桌的三面,袁州全程都没说话,脸上带着认真的期待,倒是让边上的食客有些不好意思走了。

    “啪啪”袁州每一个位置发了一双筷子,一共三双。

    “吃饭了?!痹莸纳艉芮?,但还是被食客听见了。

    端起碗,袁州按着习惯,夹起一筷子的香菇青菜直接塞进嘴里。

    “吧唧吧唧”咀嚼起来。

    青菜一入口就是软软嫩嫩的口感,还带着清脆的感觉,味道很是清新。

    至于香菇则在嘴里香气四溢,配合味道淡而清新的青菜正是相得益彰,最妙的是还带着清香的茶油味道,激发了香菇鲜嫩腴美,一种不可名状的滋味一下子蔓延开来。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蔽诤H滩蛔∷档?。

    “你上辈子肯定是饿死的?!毙∷导铱醋盼诤H险娴乃档?。

    “我赞同?!彼浙逍∩档?。

    只有一旁的西装男眼都不眨的看着袁州。

    “哗哗”袁州动作轻微的刨了两口饭,再次吃下一筷子的香菇青菜。

    这次袁州是皱着眉头吃下的。

    紧接着,袁州放下筷子,看着桌上的菜和两个没有人的空位有些发呆。

    “好像不如以前好吃?!痹葜迕己苁遣幻靼?。

    “系统,你提供的食材肯定是极品对吧?!痹堇洳欢〉奈实?。

    系统现字:“本系统采用的青菜来自于江南地区的极品品种,其质地松软,后感滑腻,泡松,略带甜味,叶片清爽,在最适合采摘的时间送到宿主面前?!?br />
    “至于香菇则采用的是味道鲜美的野生冬菇?!?br />
    “这种冬菇个头娇小,带着花斑,味道浓郁而鲜美,肉质肥厚,生长在金缕梅科的阔叶木上,木头的树龄在15至20年之间?!?br />
    “至于香菇的选种则来自最古老,最先人工养殖的地方龙泉市,景宁县,庆元县三市县交界地带的香菇品种?!?br />
    “今次所用的茶油则来自江西苑溪村千年茶树所产的油茶果所产,其色泽金黄,油质澄清透明,气味清香,味道极为纯正?!?br />
    “江西苑溪村出产的茶油自明朝以来便是皇家贡品?!?br />
    “那么……果然是这样?!痹菘戳讼低车幕卮?,确定了自己的答案。

    食材确实是极品,就连炒菜的油来历都不小,而做出的菜却让袁州觉得不好吃。

    至少不如他想象中的好吃。

    袁州有些呆住了,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老板,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尝尝这菜?!蓖蝗晃髯澳锌诹?。

    安静的小店里,他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兀而洪亮。

    “你这人!”苏沐有些气急,又不好多说。

    现在这情况明显是袁州自己一家人在吃饭,西装男这举动看起来很有些不分场合。

    “你小子倒是比我还大胆?!蔽诤C判『铀档?。

    “你看怎么样?”西装男对于他们的话充耳不闻,只是看着袁州问道。

    “你要吃?”袁州也很惊讶,抬头看着西装男。

    袁州知道他没有味觉,没有味觉就意味着吃什么都没味道,这感觉恐怕只有味同嚼蜡能形容,这样吃饭对于他来说也许就不是享受美味了。

    是以袁州很惊讶他会主动要求想吃,当然要是开口的是没脸没皮的凌宏或者吃货乌海,就不奇怪了。

    “若是老板不介意的话?!蔽髯澳形潞偷牡阃?。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他们不会介意?!痹菘悸橇艘换?,这样说道。

    “那就麻烦了?!蔽髯澳姓酒鹕?,小心的准备接过盘子。

    “请用?!痹莸萆峡曜?。

    “卧槽,这小子居然从圆规嘴里抢到了食物,虎口夺食?!彼浙逡涣尘?。

    “我在想哪里有筷子,我也不介意的?!蔽诤R皇置藕?,一手蠢蠢欲动的准备哪里弄双筷子。

    “真是凑巧,我有?!毙∷导夷闷鸢玫氖焓?,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一起分享?!蔽诤R涣橙险娴乃档?。

    乌海、苏沐,小说家拆着筷子,西装男则已经开吃了。

    只吃了一口,西装男便说:“这道菜味道很好?!?br />
    “谢谢?!痹菘推牡阃?,并不认真。

    毕竟西装男尝不出味道,而他自己觉得并不美味。

    “来来来,一个人尝怎么尝的出来,我们义务帮忙?!蔽诤R逭源堑乃档?。

    “请用?!蔽髯澳泻苁歉纱嗟娜每恢?。

    三人立刻上前,也不讲究,开玩笑自从袁州小店开业以来在别人盘子里抢吃的时候还不少,这次可是袁州的盘子里,三人自然更加干劲满满。

    一人一口塞进嘴里。

    “唔,超级好吃,这肯定是冬菇,味道真香?!毙∷导业谝桓隹?。

    “感觉我以前肯定吃到了假的香菇青菜,有点心疼以前傻傻的自己?!苯艚幼叛氏虏说乃浙?,做了个西子捧心的造型,漂亮的桃花眼满是心疼。

    “……”乌海则根本不说话,就是默默的吃着。

    “老板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蔽髯澳型蝗辉俅嗡档?。

    “不,真的没有以前好吃?!痹萑险娴乃档?。

    “以前?”乌海这才疑惑的开口,在他看来以前是一年前或者是两年前。

    “这是我妈擅长而且喜欢的菜,我做的不如她?!痹莩峡业乃档?。

    “以后有可能会超过她?!蔽诤M芽诙?,但话说出口就觉得自己有些傻了。

    “也许等我成为厨神以后?!痹莸挠锲?,脸上带着笃定。

    有种东西叫做记忆,这个很恐怖,哪怕在色香味食材所有方面都是超过一大截,但也会被记忆的味道打败。

    超过他记忆中的味道,也许还在以后,成为厨神以后。

    ps:菜猫求月票啦~求月票,不给菜猫就只能打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