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丽,我在桃溪路袁州小店这里等你?!泵趴谟懈龃┳疟∶碌哪猩?,对着电话那头温和的说道。

    “知道啦,每次都约在那里,又不去吃?!钡缁按磁⒔壳蔚谋г?。

    “等发年终奖,我就带你吃蛋炒饭?!蹦猩笞诺缁?,下定决心的说道。

    “不用啦,我也不是很想吃,就是说说,等我一下,马上就来了?!迸⒐暇芫?,然后口气欢快的说道。

    “别着急,慢慢来,我等你?!蹦猩阃?,细心的嘱咐了几句。

    袁州小店的门口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排队的人也见怪不怪了,毕竟方圆几里也就它最出名。

    三个小时太短了,西装男才不过咽下最后一口配餐的矿泉水而已。

    “各位今天的营业时间已经结束了,明日请早?!痹菡驹诔?,认真的说道。

    “周佳你先回去吧,这些不用收拾了?!痹葑方幼哦砸慌宰急甘帐暗闹芗阉档?。

    “咦?”周佳不解的看着袁州。

    “回去吧?!痹莼邮?,自己把碗盘往传送带上捡去。

    “老板,我来吧?!备崭盏降纳昝?,看到袁州亲自收拾,立刻上前说道。

    “不用了,你去后面准备吧?!痹菔疽庖慌缘挠O呵骄懊?。

    “可是……”这下申敏也不明白了。

    “去吧?!痹葑詈笾厣?。

    “老板怎么了?”申敏小小声的问一旁的周佳。

    “不知道,刚刚都不让我动?!敝芗岩惨涣巢唤?。

    “谁知道,反正不是生气?!蔽诤L袅烁鑫恢?,随意的坐下。

    一般来说,每次这个夜晚交接的时间,早早到来的申敏都会帮着周佳收拾,然后才开始酒馆的事情,但今天袁州反常的不让她们收拾了。

    店里留下的客人也很奇怪。

    晚餐吃完有些并不会马上就走,有些食客会稍事休息,有些则会留下等着喝酒,比如最近常来解决晚餐的小说家和乌海。

    还有的就是纯粹坐着发呆的西装男。

    周佳眼见袁州收拾的差不多,这才转身离去,而申敏则是先进去把酒馆的桌子全部擦拭一遍,然后又回来,静静的站在樱虾墙景的门口。

    “哗啦哗啦?!痹莘趴?,开始洗手,洗的很是认真。

    “袁老板,你还要做菜?”苏沐看袁州奇怪的样子,出声问道。

    “嗯,各位可以先行去酒馆?!痹莸乃档?。

    “哦,我就喜欢在这里看着你做?!彼浙逍γ忻械乃档?。

    “请便?!痹莶簧踉谝獾牡阃?。

    洗完手,袁州拿出一张新的帕子用来擦干手,拿出一个薄薄的手套,认真的带上。

    “感觉是新菜,还没见袁老板做过,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吃?!币慌缘奈诤H险娴目醋旁?。

    “不过我这还是第一次见袁老板这个时候做菜?!彼浙宓故瞧婀钟谡獾?。

    “可能最近忙,现在有时间?!蔽诤V还匦脑菀鍪裁?。

    “也有可能?!彼浙宓阃?。

    一旁的西装男只是默默看着。

    “呼?!痹萸崆岬耐鲁鲆豢谄?,然后拉开柜门,里面是明亮的光芒和绿色的蔬菜。

    当然那个青菜还被种在土里,看起来青翠欲滴,隐隐的还带着露珠似得,鲜嫩无比。

    “这是青菜?”作为肉食动物的乌海有点失望。

    “看起来真是鲜嫩?!彼浙宓墓鄄斓愕故遣灰谎?。

    “那当然,袁老板的进货渠道神秘着呢?!蔽诤L直硎?。

    “不过拔菜带手套怕弄脏?”苏沐看着袁州以极其怪异的姿势拔出一颗颗的青菜,不解的问道。

    “这家伙肯定是不想碰到菜,这样好保持味道?!痹莸墓昝潭?,乌海早就见识过了。

    大约取了一盘子的量,袁州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快速的洗手换了一副手套,打开另一个柜子,里面是一段木头,一段长着香菇的木头。

    “卧槽,香菇都是新鲜的,还在木头上?!比氖撬浙逭庋潞偷娜?,都忍不住爆出粗口。

    “少见多怪?!蔽诤R坏悴辉谝庹飧?。

    开玩笑袁州可是能弄到灭绝牛肉的人,这个算什么。

    只不过,袁州这样让其他厨师怎么混?把食客口味养刁了。

    “听说香菇有素中之肉的说法,这是家常菜中的香菇青菜吧?!彼浙逡涣扯床煜然谋砬?。

    “不说我们也知道?!蔽诤C判『?,就等着袁州做好,好分一杯羹。

    “我喜欢说?!彼浙搴吡艘簧?。

    而袁州则完全不受影响,拿起竹刀,开始割香菇。

    木头上的香菇大都长的差不多,这个差不多是指大小,而不是形状。

    割下六朵后,袁州就停手,把木头放了回去。

    “哗哗哗”青菜在流动的水中被清洗的很是干净,洗完后,袁州还特意把青菜放进水中浸泡,里面撒上了一层薄盐。

    香菇的洗法稍微复杂一些。

    袁州拿起全部的香菇放进一个大的陶瓷碗里,注满清水,用筷子好似打发鸡蛋一般,反复抽打,却又不能伤到香菇,期间香菇褶皱里的泥沙会慢慢沉淀到碗底。

    棕黄色的泥沙沉到雪白的碗底,袁州用筷子挑出香菇,换了一碗清水,再次使用这样的方法,换了四次水,大约抽打了上千次的样子。

    这才拿出香菇待用。

    至于青菜自然是洗干净的,全程没有用铁器切割,只是手掰下一片片的叶子而已。

    “咄咄咄”竹刀和菜板接触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香菇被袁州切成均匀的香菇片。

    食材全部备好,袁州就开始起锅开炒了。

    “我觉得这才用整个香菇更好看吧?!彼浙遄凡唤獾目醋盼诤N实?。

    “饭店里确实多用整个的,便于摆盘和装饰?!蔽诤U飧龀怨疃喾沟甑娜丝隙ǖ乃档?。

    “这样以来,样子确实会差些?!蔽髯澳幸材训貌寤暗乃档?。

    “不过袁老板这样做自有用意?!逼渌说牟缓铣@?,在袁州这里自然是合乎常理了。

    “嗞啦嗞啦”油锅和青菜香菇之间发出美妙的声音。

    这道菜本来就是快炒的,不一会袁州开始装盘放到一边。

    “噔噔噔”袁州从楼梯一侧拖出了一张折叠桌,快速的摆好。

    这个桌子看起来有些旧了,却干净无比,被油脂浸润的已经发出木色特有的光芒,香菇青菜就被袁州放在了桌子中间。

    “酒馆时间要到了,申敏你准备准备?!痹堇驴谡侄宰乓慌缘纳昝羲档?。

    “哦,好的老板?!鄙昝舻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