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袁州意愿来看他当然是不会答应的,至于原因也很简单,他自己都还不是厨神,如何教人?

    袁州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是以等着看戏的厨师注定失望了,因为袁州已经收拾心情开始认真的做菜了。

    认真起来的袁州,谁都不愿意打扰,那样子就好似在创作一幅美妙的艺术品。

    “好香!”没了系统的屏蔽,香味一丝一缕的飘散开来,逸散到等吃的厨师之间。

    这下就没人关心别的了,全身心的都已经被这香味吸引。

    顶尖珍惜的食材的美味,就算以袁州现在的实力,也没办法做到完全发挥,何况这个食材其实并未到达顶尖,是以香气才会外露。

    最好的食物应该是在到达食用者的面前才开始发挥它的味,以此来首先勾动食用者的味蕾。

    “这是袁技师烹制的鱼跃归巢,请慢用?!狈裨卑巡偷阋坏赖赖亩松献?,每一道都是热气腾腾的,刚刚做好便被端上来。

    每一样量都不多,还被分成了两盘,是以基本是一人一筷子就没了。

    “袁技师这也太少了?!本贸圆还男厢捍笊档?。

    “每道菜的分量都是按照食材来的?!痹菝β档募湎墩庖菜档?。

    袁州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这根本就是材料太少了。

    这不邢岷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对着主席就开始说道“周大技师,您也太抠了,一二十号人就给这么些材料?!?br />
    “你觉得少,你去弄去?!敝苁澜芎苁枪夤鞯乃档?。

    “你是主席又不是我?!毙厢阂仓苯铀档?。

    “没事,老头子我死了,我就点你名做主席?!敝苁澜苄γ忻械乃档?。

    “得了吧,现在都够呛了,我还想像这个老头一样逍遥点?!毙厢毫芫?。

    “哈哈哈,研一他向我推荐你?!敝苁澜芤彩歉瞿杌档?,转头就对着李研一说道。

    “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还有理了?”李研一抬头就直接怼上了邢岷。

    “嘿嘿,这下清净了?!敝苁澜芏员呱铣吵车娜?,毫不关心。

    伸直了筷子去夹那边刚刚端上的美味。

    不过却比不上身高手长的楚枭。

    “你小子,懂不懂尊老爱幼,年轻力壮的少吃点?!敝苁澜苄∩乃档?。

    “年轻才要多吃一些?!背裳鄱疾惶?,边吃边说道。

    这下桌上就热闹了,为了口吃的,全都没有了大师风范。

    至于另一桌也没好到哪里去。

    “程技师,你看你都是拜师了的人,就少吃点,以后袁技师的手艺你吃的机会还多着呢?!狈郊际谏嗔榛畹乃档?。

    “去去去,袁技师还没答应呢,我多吃些,说不定就答应了?!背碳际刹簧系?,手上不停,嘴上不停。

    至于端菜的服务员都是每端一道菜就换一个,开玩笑要是不换,恐怕就忍不住伸手拿起一个吃了,只是就这样还是让那些服务员对于端菜这个小事又爱又怕。

    造成这一切的袁州则留了一样他最喜欢的食材‘忘不了鱼’,给自己做了道沸腾鱼。

    热油一浇上去,瞬间青花盆里,白嫩嫩的鱼肉和青色的葱花,加上酥炸过的形状漂亮的酥炸鱼鳞,红艳艳的花椒“滋滋”作响,好似一首动听的交响乐。

    伴随着的是麻辣鲜香的味道瞬间飘满宴会厅。

    “哎呦,我去这味道绝了?!毙厢夯垢锌艘痪?。

    而李研一则一言不发的站起身就往袁州那里走,斗气什么的完全不重要了。

    而机智了袁州又怎么可能站在原地等着,早就抱着盆子溜走了。

    这时候就体现了每天锻炼的成效。

    “果然滋味鲜美无比,还有特殊的好像酪梨的香味,值了?!痹莩宰乓豢诰托枰?00块以上的鱼肉,一脸满足。

    “传说只能清蒸,但是麻辣也挺适合的?!痹荼叱员呙雷套痰乃档?。

    “别人提供的,免费的就是美味?!痹菘曜硬煌?,嘴上还不停的感慨。

    吃别人的东西,就是比吃自己的东西好吃,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顿鱼吃的可不容易,刚刚的追逐战,使得袁州觉得这鱼肉更加的鲜美无比了。

    被追也是应该,一条三斤多重的鱼,被袁州全部做成了沸腾鱼,汤都没给他们留一口不说,能吃的鱼鳞也全部酥炸进了袁州的肚子。

    是以吃完的袁州,优雅的擦干净嘴,若无其事的从早就找好的后门,正大光明的打车走人。

    “卡啦”一关上后门,袁州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今天还真过瘾?!痹菪朔艿奈樟宋杖?。

    看着满屋子崭新的黑科技厨具,袁州由衷的感到幸运。

    “踏踏踏”袁州几步来到自己房间的窗口,伸头看了看楼下门口,正好遇到面汤打了个喷嚏。

    “啧啧,看来明天可是个大晴天?!痹菪γ忻械乃档?。

    老人不是常说:“狗打喷嚏,天要晴嘛?!?br />
    ……

    如袁州所想的,一夜好眠,照例起床锻炼,然后准备早餐。

    食客一如既往的来来往往,没人知道袁州昨天在食材交流会的末尾,大大的露了脸,还差点多了一个有称号的技师徒弟。

    忙忙碌碌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不袁州小店就到了中午时分。

    这次那个吃东西吃很久的西装男再次来了。

    “您好,请问您今天吃点什么?”周佳照例客气的问道。

    “还是一荤一素一汤?!蔽髯澳锌推潞偷乃档?。

    “好的,您请说?!敝芗训阃?,准备记录。

    “一份昨日定好的缠丝兔,一份金陵草,一份清汤面套餐?!蔽髯澳械悴偷氖焙蚝苋险?,看着周佳写完才收回目光。

    “请稍等,您的餐点一会就到?!敝芗训阃?。

    “嗯,我不着急?!蔽髯澳形潞偷乃档?。

    “你当然不着急,一坐两个小时的人?!敝芗烟滩蛔≡谛睦锿虏?。

    不过这次有人帮忙问了,那就是凌宏,这家伙说话向来是不管不顾的,也就只有对袁州说话的时候稍微正常一点。

    “你每次待那么久是想偷师?”凌宏一开口就让人有种想打死他的冲动。

    “不吃打折食物的先生,我并不认识你?!蔽髯澳刑а劭醋帕韬甑?。

    “嘿,这个外号有意思?!绷韬甑墓刈⒌闼布淦?。

    只是这两人的对话,倒是引起了袁州的主意,他也很好奇这人为什么每次都呆那么久,看起来这么温和,却在别人问他吃完为什么不让座的时候,坚决不让。

    这有些奇怪,或者应该说是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