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枭是不喜欢解说这类工作的,但是现在看情况大家都是一脸懵逼,也就只能自己上了。

    “知道人气吗?”楚枭看着袁州快速准确的下刀,他的语气也非常严肃。

    人气两个字所能代表的意思太多了,所以在场的厨师都沉思了。

    “身体之气?”有厨师试探下的问道。

    “不是?!背稍俅沃迕?,然后才开口:“每个人都有气味,而娇贵的食物最容易沾染?!?br />
    “我明白了,难怪楚技师你有那个规矩?!背碳际ν蝗换腥淮笪虻乃档?。

    “什么规矩?”有些厨师不太了解,好奇的问道。

    “送到我面前的食材必须没有自己的味道?!背伤直?,很是自然的说道。

    这一下子噎住了在场的所有厨师。

    在场的厨师,除去主席三人和邢岷、李研一之外,基本都闻不见人气这个东西,现在楚枭这一句话,瞬间让大家哑口无言。

    “楚技师,您是鼻子灵光?!币桓龀θ滩蛔≌庋档?。

    “像你们那样,你碰一下,我摸一下,那菜就不能用了?!背傻挠锲欠浅O悠?。

    “所以袁技师才不要我们碰?”剩下的厨师这下知道了不被录用的理由。

    至于楚枭说的不好听的,基本都表示风太大没听见。

    “一群厨子,现在倒像是茶馆唱戏的,叽叽喳喳没完?!崩钛幸谎劭丛莼姑欢肿?,忍不住就讽刺道。

    “得了吧,这些个大厨,哪个不骄傲,那小伙子连汤都不给人喝,当然要为难他?!毙厢罕冉厦靼渍庑┏Φ男乃?,直接说了出来。

    “哼,麻烦?!币膊恢览钛幸凰邓榉?,说完后就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好了各位请看?!痹菀坏冻鹋H?,一手翻转盘子。

    “砰”的一声轻轻放到琉璃台上。

    “看起来咋像没切似的?!币桓龃蟪鹊亩妓灯鹆朔窖?。

    “确实像,就不知道厚薄大小怎么样?!背芍迕?,他的眼力可没有嗅觉那么变态。

    袁州拿刀轻轻在四四方方的牛肉上这么一抹,瞬间本来整块的牛肉一下子变成了梯形。

    变成梯形的牛肉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刀工,观看的厨师忍不住齐齐说了声。

    “卧槽!”

    “容我近前观看?!背伤低甏蟛娇绻?。

    袁州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

    白色毫无花纹的长型盘子上,一块新鲜的牛肉就这么成梯形摆在上面,每一片牛肉在近距离下能清楚的看到,间隔和大小全部相同。

    就连盲切不好掌握的厚薄都是相同的。

    而楚枭着重观察的是开头几片和最后几片。

    一般来说不管切丝还是切片,都会截取中间部分,让他变的方正之后再切,这样才不会切出大小不同的片或者丝来。

    袁州这个却没有这样做,是以楚枭才会观察这两个部位。

    “居然是按照弧度和纹理走向来切的?!背煽赐旰?,心里有些别扭。

    不浪费任何一点材料,这一点楚枭自己也做不到,何况就在刚才,离得近就更加发现这块肉在袁州手里这么久,一点袁州自己本身的味道都没有。

    充斥在鼻尖的完全是上等的鲜牛肉芬芳,闻着味道就觉得这牛肉吃起来肯定鲜嫩多汁。

    “等等,我想用筷子夹起来看看?!背赏蝗幌肫鹄?,看着袁州问道。

    “筷子在那里,自己拿?!痹莼故俏衷诘昀锏墓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好?!背傻阃?。

    拿起筷子,楚枭深吸一口气,然后才吐出。

    这才开始夹起肉片。

    “果然是这样?!背煽醋趴曜由系娜馄布涑錾?。

    “嘶”后面跟着的厨师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这个肉片之所以会让楚枭说果然如此,让那些厨师惊叹,只是因为它的薄。

    牛肉片映衬着象牙白的筷子,居然能从细密的牛肉中看到被牛肉掩盖的筷子,夹起的牛肉虽然薄却坚韧,也没有破,就那么挂在筷子上,看起来真如一片猩红的白纸,绘着一些大理石的花纹。

    “这是纸薄吧,盲切纸???”程技师有些回不过神。

    “这不是在拍电影?”有点厨师冒出了这样一句。

    还有的说:“袁技师要上天了?!?br />
    没办法,袁州这一手太惊艳了。

    “牛肉刺身?!蓖蝗怀煽隙ǖ乃档?。

    “确实,这个可以直接食用,选用的是肉眼和西冷之间的部位,这个部位软嫩多汁,可以看得到清晰霜降纹,质量上乘,口感细嫩?!痹荽趴谡炙盗艘淮蠖位?。

    “盲切牛肉刺身?!背烧獯味嗉恿肆礁鲎?,表情不显,但眼底是惊讶的光芒。

    “请慢用?!痹菟底怕?,却照样没有准备筷子和蘸料。

    大厨们一看,没有筷子纷纷跑去拿,回来又发现没有蘸料这就着急忙慌的出声了。

    “袁技师,您忘记调蘸料了,我……”程技师刚想说他有信心,就想起刚刚的脸疼,不由自主就闭了嘴。

    “现在吃刚刚好,不需要蘸料?!痹菟低?,也不管那些人,径直开始清洗起来,一会可是就要开始正事了。

    楚枭第一个吃,然后就是程技师,夹起一片也直往嘴里塞。

    牛肉太薄了,一入口,遇到温热的口腔就化了,再一咀嚼,淡淡的奶香混着清甜甘润的牛肉味,一下子占领了整个味蕾。

    “好吃,顶级美味?!背碳际Τ粤艘豢诰椭苯涌隙ǖ乃档?。

    “喂!你们怎么这样,我才吃一片?!背碳际渫昊厣窬头⑾?,盘子已经空了,惊讶的说道。

    “你以为有几片,一人一片就没了?!绷硪桓龀缘纳俚某σ参弈蔚乃档?。

    “袁技师,你可以开始了?!敝飨贤凡蛔藕奂5姆畔驴曜?,一脸正经的催促。

    “对对对,那些个食材早就该做了?!崩钛幸涣⒖谈胶?。

    “各位稍等,吃的马上会一样样送到?!痹莼涣烁鲂碌目谡?,大声的说道。

    “真是个厉害的对手,哈哈?!背梢丫簿驳淖匚恢?,当然坐姿一样的潇洒不羁,看着袁州露出强烈的战意。

    吃了东西的厨师们鸦雀无声,话语都是苍白的,唯有美食永恒。

    程技师回味了一番口中味道,又看了看袁州,然后一咬牙一跺脚,来到袁州的面前。

    “袁技师,打扰一下?!背碳际醋旁菀涣持V?。

    “请说?!痹莘畔虏说?。

    “我有件事情需要拜托您,您现在不必回答?!背碳际戳丝椿肪?,这样说道。

    “嗯?!痹莸阃?。

    “我想拜您为师,一个礼拜后,我会亲自上门拜访,请告诉我那时候您的答案?!背碳际σ豢谄低?,也不给袁州反应的机会,直接就走了。

    “有意思?!闭獯温值皆菡庋盗?。

    在场厨师都看着袁州,后者面无表情,都想知道袁州会不会答应,毕竟无论是刚才的洗菜,还是切菜,学到一手,都是相当值的。

    那么问题来了,袁州会答应吗?

    ……

    ps:今天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