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袁州之所以要求晚上八点半,就是因为他特别善解人意,不愿意耽误食客们的时间。

    晚上申敏一来袁州就招呼她过来。

    “申敏,今天我不在店里,时间到了你就关门回去?!痹荻宰爬吹矫媲暗纳昝羲档?。

    “好的,袁老板放心?!鄙昝羧险娴牡阃?。

    “恩,那我先出门了?!痹莺苁欠判牡纳下セ灰路?。

    “袁老板路上小心?!鄙昝舯锪税胩?,在袁州快要到二楼的时候,才说出来。

    “好的?!痹莸阃?。

    “呼,这毛病什么时候能好?!鄙昝舳宰约赫飧鲇黾斓祭鲜σ焕嗑徒粽诺拿『苁俏弈?。

    大约十分钟,袁州脚步“踏踏踏”的走下楼梯。

    “袁老板您要去约会吗?”申敏一问完,一下子脸色爆红,不好意思的就准备离开。

    “没有,去提升厨艺?!痹菟嫡饣暗氖焙?,异常认真。

    “嗯嗯,袁老板再见?!鄙昝粢幌伦诱幕卮?。

    “恩?!痹莸阃?,然后走出小街,来到外面打车去酒店。

    其实无怪乎申敏会这样脱口而出,袁州今天穿着藏蓝色的圆领袍,整个人看起来颇有几分潇洒好看,长身玉立的样子。

    出门喜欢简单的袁州,只带了来回的打车费用一张十块,正好够去的车费,二十的回来用,晚上可是有夜间费的,剩下的就是一个手机。

    “小哥你这衣服不错,挺好看的?!彼净Ω党米诺群斓频氖焙?,笑眯眯的夸奖。

    “谢谢,这是圆领袍?!痹莸阃返佬?,然后才回答。

    “哦哦,我知道那个狄仁杰里面,狄大人不就喜欢穿这个嘛?!彼净Ω当硎舅故前垂抛熬绲?。

    “恩,确实差不多?!痹菹肓讼?,貌似真的一样。

    “那你的钱也是放在袖子里?”司机师傅的眼神不住的往袁州袖口瞄。

    “是的,这里可以做个袖袋?!痹莸阃?。

    “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彼净Ω德懔俗约旱暮闷嫘?,也就认真开车了。

    不到十分钟,司机师傅一个漂亮的转弯停车,“嗞”的一声停到了酒店门口。

    “这技术都可以去秋名山了?!痹菝嫖薇砬榈脑谛睦锿虏?,然后才摸出其中一张十块的递过去。

    “正好,圆领袍小哥再见?!彼净Ω瞪焱泛驮莞姹?。

    “再见?!痹菀驳阃?。

    “您好,里面请?!泵磐匆?。

    “四楼关雎厅?!痹葜苯铀党龅氐?。

    “好的,请跟我来?!泵磐ψ庞ο?。

    袁州虽身着汉服却也没人围观,一路安静的到了四楼。

    “时间差不多了,那人怎么还没来?”陈技师看着门口抱怨。

    而袁州到的时候正好听见。

    整个大厅被布置的亮如白昼,处理食材的地方甚至用的是无影灯。

    一条长长的灶台,上面蒸、炸、炒、焖、煮的工具样样齐全,锅碗瓢盆还都是三份,规规矩矩的放置在一旁。

    背后就是用来盛菜的盘子和碗碟,和灶台的长度一样,只是分出了大格子,每一个格子里都是不同的花纹和样式的。

    左边就是六个大大的水槽,用来洗菜的,边上紧挨着的就是处理的琉璃台。

    “不错,挺好的?!痹菘吹搅硪槐咭徽銮矫娴氖巢?,满意的点头。

    “这个地方确实是很好的了?!敝苁澜苄γ忻杏值靡獾乃档?。

    “费心了?!痹莞糜械睦衩惨谎簧?。

    “恩,现在该你说话了?!敝苁澜苌锨耙仓皇窍胨嫡飧?。

    “好的?!痹莸阃?。

    “咱们今天的大厨已经到了,老头子为了这顿可是一整天水米未进,就等着了,大家恐怕都差不多吧?!敝苁澜芤坏阋蚕裨诮涣骰岬氖焙蜓纤?,一上来就开了个玩笑。

    “哈哈,我们也等着看袁技师拿出绝活呢?!闭庑┐蟪咕偷茸旁莞碛赡?。

    “可不是,袁老板你一个人可得应付我们这么多人呢?!彼祷暗拇蟪?,穿着便装,双手抱胸,笑眯眯的看着袁州。

    “就是,辛苦袁技师了?!绷硪桓龀α⒖谈胶?。

    楚枭在一旁默默看着,不做声,当然表情也是不信的。

    “我说你不劝劝?”邢岷看着这样的情况倒是有些着急,但也不好说什么,就问边上的李研一。

    “关我何事?!崩钛幸灰涣衬涿?。

    “你这老头子,可惜了可惜了?!毙厢浩?,一拍大腿,嘴里嘟嘟囔囔,听着就是骂李研一的。

    李研一也不做声,就等着吃。

    袁州哪里听不出讽刺的意思,然而他并不动声色,等到这些大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袁州才开口。

    “请问有无色的水晶棒吗?”袁州对着一旁的服务员问道。

    “恩,有?!狈裨泵幌氲皆莼岷妥约核祷?,愣了一下才回答。

    “请拿过来?!痹萘成媳砬槎济槐?,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看你一会怎么表演?!背碳际α成系牟恍级加行┭谑尾蛔×?。

    “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我自己怪癖的问题,所以我的摆盘雕刻需要做的这样,我想其他人的可能和我的菜的意思不太匹配?!痹菰诤屠褚切〗闼祷暗氖焙蛞丫春昧耸?。

    按照老习惯还是反复三次,看袁州洗手带口罩,那些厨师才没说话,谁知袁州带好口罩就一边说一边拿起一个白萝卜,拿着菜刀就上了。

    “唰唰唰?!辈说斗晌柚?,薄薄的萝卜片好似月晕似的洒落下来,说话的功夫,袁州就把手里的萝卜雕成了一个美丽的古代仕女。

    仕女挽着坠马髻,穿着层层叠叠的齐胸襦裙,裙角飞扬,披帛随风飘荡,脸上露出的温婉笑容,气质神韵丰富而饱满,冰肌玉骨的皮肤,这些无一不在说明袁州的技艺之高超。

    “我槽!”程技师作为一个成名许久的技师,也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速度也太快了?!狈郊际δ康煽诖?。

    “MD我也想要这样的摆盘?!?br />
    “难怪不要人切菜?!?br />
    “我@#@?/@”其他大厨的心里恶狠狠的想到。

    “看不出还有两把刷子?!背啥加行┚?。

    一来袁州使用的是菜刀,二来时间极短,三来这根本不是摆盘的装饰,都可以直接当做艺术品了。楚枭不得不承认,这刀功比他更强。

    “我比较喜欢这个风格的,比较独特,略显小众?!痹菡獯瘟成仙偌穆冻隽艘凰啃σ?,整个人看起来倒是真诚无比。

    比较独特?

    这尼玛是独特?!

    至于小众,这的确挺小众,因为现场的厨师就没有能达到这步的。

    这下观看的厨师心里却只想说“我有一句MMB不知当讲不当讲,这种风格的我们都喜欢,来一打,不!来十年份的!”

    难怪不要其他人……

    “看来袁技师是个狠角色啊?!敝苁澜苊藕佣宰派肀叩牧饺怂档?。

    然而雕刻还只是开始而已,袁州的厨艺才刚刚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