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可不是春豆子,而是春夏交际的豆子,大约有三分之一都是春夏交接时候的?!痹菀涣车ǖ乃党鲎约旱呐卸?。

    “你说的都对,但是我并没有说完?!背苫赝房戳艘谎墼?,继续开口。

    “前面的这位技师已经说过,那我就不再说了?!背芍皇乔崞沉艘谎墼?,并没有说他名字的意思。

    “这一盆豆芽一共经过了三个人的手,还都是女孩子,我建议以后接触食材的女人都不要擦香水?!背伤始缃幼潘档?。

    完全不为刚刚被袁州插话而感到任何别的不适,毕竟他若是见人说错也会直接指正。

    “可以了,就这些?!背芍苯幼坊刈约何恢?。

    他根本不会认为自己有错。

    而袁州则在默默的念叨几个香水的味道。

    “说起来这些香水肯定有名字,看来我还是知道的太少了?!痹葜勒庑┫闼奈兜?,却无法说出它们的名字。

    心里暗下决定,准备回去扩充自己的知识面,知道多一些总没有坏处。

    袁州是第四个上去,是以也就没走远。

    “今天的运气居然特别好?!痹菘醋排套由系亩?,无声的感慨这又是一个不那么常见的东西。

    盘子里的是一朵花,下面还有两片绿色的也作为衬托看起来很漂亮。

    “珍珠菜?!痹菀豢谒党雒?。

    “这菜确实少见,现在咱们吃的少了?!被某α酥飨抛约旱纳窖蛐?,笑眯眯的说道。

    “还好,前面我还尝试了一次,味道可是有些记忆犹新?!弊郎戏抛耪湎巢难芯坎┦康闹心昴幸煌蒲劬?,认真的说道。

    “小董就是年轻,什么都敢往嘴里塞?!绷酥飨ψ潘档?。

    “可不是,我还是喜欢处理好的,不然也要极其新鲜的才行?!笔称来蠹业幕耙惶椭浪歉鎏籼薜?。

    “此菜产于新安,尤以新安江上游的最为爽滑肥嫩,其为多年生草本菊科植物,喜好温暖,叶片很像野菊花,也就叫做白花蒿,开花的时候花小而白,色泽好似珍珠,所以才名珍珠菜?!?br />
    袁州习惯按照系统的介绍来,先说出这菜所有的性状之类的。

    “这家伙怎么回事,不是厨师吗,搞得和植物学家似得?!毕旅娴拇蟪∩囊槁?。

    “可不是,又不是楚枭,说个菜还搞出学名之类的来了?!贝蟪迕?,有些不满的说道。

    可不是不满,一个楚枭这么说大家还能接受,毕竟习惯了,这家伙装逼如风,被碾压习惯了,但怎么好像又来了一个怪物,随随便便就长篇大论的。

    这岂不是显的他们很无能。

    然而他们的抱怨还没完,袁州又开始了。

    “面前的这个看起来肥美漂亮,却不是野生,这个季节只有广东才有自然生长的,而现在运过来不会这样新鲜,所以这菜产自本地郊外的大棚,这几株应当是种植在中间的珍珠菜,香气强烈?!?br />
    “潮州菜当中最为常用,不过我认为下次不用使用水生的方式种植,这样反而失去了珍珠菜的其中一种土味?!痹莸乃档?。

    “MD一个两个好像狗一样,不对狗都没这么厉害,这鼻子都不是人吧?!贝蟪醋耪渲椴烁肷系哪喟?,无语的说道。

    都是泥巴也不知道怎么判断这是水生的。

    下面的大厨表示全脸懵逼。

    “老头子你这次总算没瞎眼,这么明显陷阱能看出来也不错了?!毙厢嚎粜乱宦值某胺砟J?。

    “你看出来了?”李研一轻飘飘的反问。

    “那当然,老头子眼神好着呢?!毙厢赫秃炝肆撤床?。

    “呵呵?!崩钛幸患叱胺淼?,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李老头你什么意思,有本事咱们亲自较量,老头子今天就让你知道,我是那次输是个意外!”邢岷瞬间炸毛,撸起袖子就准备上前。

    而李研一事不关己的安静坐着,时不时看看主席台,时不时又看看袁州,就是不看邢岷。

    这态度瞬间激怒了邢岷,立刻跳起了大声说道。

    “好哇!你竟敢看不起我,李老头你起来,咱们较量较量!”邢岷见李研一就是不看他,上前几步就打算揪人。

    “老师老师,你快看结果出来了?!敝忠涣澄薮?,只能指着前台转移注意。

    原来这两个老头吵架的时候,那边第一轮的比赛已经结束,正在宣布明天参加的最后珍惜食材的人选。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楚枭那小子最厉害?!毙厢和芬膊换?,准备继续找李研一的麻烦。

    “老眼昏花?!崩钛幸幌悠目戳艘谎坌厢?。

    完全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李老头你最好给我说清楚,谁老眼昏花!”邢岷毫无风度的说道。

    “自己看?!闭獯卫钛幸淮蠓⒋缺睦砘崃诵厢?,指着前台,示意自己看。

    “看就看,还不是老头子我的徒弟最厉害?!毙厢汗具?。

    “半路徒弟?!崩钛幸缓敛涣羟榈牟沟?。

    “那也是天才的半路徒弟?!毙厢鹤畈辉谝獍肼氛飧鲂稳荽?,事实如此,但他也很骄傲。

    “看结果说话?!崩钛幸缓吡艘簧?。

    宴会厅有个投影仪,上面显示了结果,只有三个可以参加明天的珍惜食材,因为这三人和其他的差距太大。

    楚枭:148(种)

    袁州:148(种)

    方天:63(种)

    剩下的基本都是二三十种的样子,这差距太大,是以三位评委也就选择了最多的三人,但这三人也有很大差别。

    “那袁州是你介绍的?”邢岷眼神紧盯着李研一。

    “没错,发挥的马马虎虎?!崩钛幸谎纤嗟牧成衔⑽⒙冻鲂θ?,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你就嘚瑟吧,明天的珍惜食材肯定认识不了几种?!毙厢汉吡艘簧?,不过又继续说道。

    “就是跟着你可惜了,不如和老头子我学学,保证是下一个楚枭?!毙厢旱挠锲隙?。

    “不好意思,我并未拜师?!币慌月饭脑萃蝗凰档?。

    这一下,两个老头都有些面面相觑,这还没师傅,这TM难道比楚枭还妖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