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一踏进宴会厅,里面灯光明亮,摆放布局合理,一共只有一张空空的长桌,大厅的边缘站着穿黑色礼服的礼仪,个个娇美好看。

    长桌的前方是评判的三人组合,上面的铭牌分别是,华夏厨师联盟主席、珍惜食材研究博士、食评大家。

    这些人看起来个个名头都挺大的,但是除了第一个主席以外,剩下的看起来都不过四十多岁,正值壮年。

    “果然厨师也是有年龄要求的?!痹菀幌伦酉氲搅四歉鐾诵莸挠?。

    转头,显眼的就是他们参赛的厨师,因为手腕上都系着蓝色的丝带,好似装饰,而进来观看的则是红色丝带,倒是不会认错。

    能来参加的都是很厉害的厨师,是以基本好多都互相认识,三三两两的站在以前,气氛轻松的聊着天。

    最特例独行的只有六个人。

    一个是孤零零的袁州,他谁都不认识,虽然想确定自己的厨艺水平,但也不会贸然和不认识的厨师打招呼,也就拿着一杯白水,静静的站在一旁。

    而高傲的楚枭则是气场强大的站在最前面,散发着一种你们这些蝼蚁的感觉,让人不敢亲近,阻挡了一群想要认识他的人。

    毕竟高级厨师都有自己的骄傲,谁也不会愿意上去,热脸贴别人的的冷屁股。

    还有的自然就是日常碰到一起必怼的李研一和邢岷,两人之间的气氛是剑拔弩张,跟着两人的学生紧张的各自安抚。

    只听邢岷又开口了“老头子,有本事我们来一场男人的较量?!?br />
    “老头子一个还当自己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崩钛幸涣沽沟目戳诵厢阂谎?,多一眼都没有的那种。

    这下邢岷又炸了,两边又开始各种安抚。

    不过紧张的只有邢岷的助手,因为被怼的李研一每次被怼都是轻飘飘的一句话绝杀,这让邢岷越来越生气。

    九点刚刚过五分钟,上面铭牌是华夏厨师联盟主席的老头站了起来。

    “各位技师们,现在就邀请大家来看看这些食材,比赛第二,交流第一?!崩贤返纳糁衅?。

    一说话,下面立刻停止了议论,开始认真的听着。

    “没错,交流第一?!贝蟪欠追赘胶?。

    “对啊,反正第一都是我的,有什么好争的?!背梢痪浠俺∶嫠布淅涑?。

    “小伙子就是年轻气盛,往年可能是你,今年可未必?!崩钛幸缓吡艘簧?,直接说道。

    “哦?您的意思是说有可能是他吗?!背扇险娴目醋爬钛幸?,但手指却指向了袁州。

    毛爷爷曾经说过,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而楚枭虽然不藐视袁州,但也没有重视到哪里去,不过是稍稍感兴趣。

    “没错?!崩钛幸坏阃?。

    楚枭却嗮笑一声,没有多余的反应。

    “不好意思,我非常不喜欢被人指着,请放下你的手指,虚张声势只会更加弱势,而且你不应该把手指用在和料理无关的指责上?!痹葜迕?,一脸严肃的说道。

    “哦?”楚枭听到袁州的话,才有些意外的看向袁州。

    “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我是四号,你是几号?”袁州并未理会楚枭略带兴趣的眼神,而是径直问道。

    “你想和我比?”楚枭觉得有些好笑。

    自他成名以来,没人敢和他比试这个,因为他的嗅觉超出常人五倍以上,经过他自己的不断锻炼,每一种食材只要他闻过就能分辨其产地、时间、成熟度、新鲜度,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过他。

    “你搞错了,这就是比赛?!痹萦锲?,没有一点好胜的意思。

    “看起来你很自信,因为门口那个难题,给了你这样的自信?”楚枭当然听了出来袁州觉得自己必胜的意思,语气调侃的说道。

    “我想比赛应该开始了,毕竟时间不能浪费?!痹莶辉诶砘岢?,而是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淡淡的说道。

    “有意思?!背刹⒉辉谝庠莸牟换卮?,知道露出有趣的眼神,低头摸了摸袖口。

    “没错,这位技师说的对,我们应该开始这场比赛了?!被某α酥飨醋偶溉私0五笳?,也不阻止,反而等到袁州提醒才出来收尾。

    这并不是不重视这个比赛,只是因为他觉得年轻厨师自然要有自己的傲气和骄傲,而且总不会争的很难看,毕竟还有他们这么老头子呢。

    要是他们一点不在乎这些,大多数人恐怕也不会进步。

    毕竟合理的争强好胜才能让人不断进步。

    “第一场比赛就从这样东西开始,请抽到一号的技师上前说出答案?!被某α酥飨苯邮疽饪?。

    这场比赛有个奇怪的规矩,和其他都不一样。

    它既没有评委也有评委,因为比的只是谁认识的食材多。

    大赛会先选出五百种食材,由第一号到第十二号上前辨认产地、成熟度、做适合做菜的时间,第一个食材由抽到一号的技师辨认,认出来那就第二个技师辨认下一个,没认出第二号的技师继续辨认第一个食材。

    连续三次没有成功,那么就会被淘汰,等到食材结束,剩下多少人,就多少人参加明天的比赛。

    这样的方法其实并不公平,但华夏厨师联盟主席这个老头认为,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是以袁州抽到的四号还是不错的号码。

    但楚枭的号码更加靠前直接是第二号。

    第一个出现是是几粒青色的花椒,算是很好猜的。

    被叫到一号的是个个子高挑的年轻人,带着大严伽,看起来很是普通,也不紧张,上前仔细的观察,按着规矩也没触碰或端到近前闻嗅,大约一分钟后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花椒,它又称为青花椒、狗椒、蜀椒、红椒、红花椒,还有诗句写过它,用来作为香辣口味的菜肴烹制最好,青红两色都能用,成熟的时间是七月份到九月份?!?br />
    “至于这个花椒的产地,从这浓烈的香味来看应该属于天府之国的产区,那里的花椒味道最为正宗?!毖劬的幸涣匙孕诺乃低?,就准备退回原位。

    “不好意思,我有异议?!背缮锨耙徊?,直接说道。

    而袁州则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反应,他倒是比较好奇那边突然进来的几人。

    ……

    ps:热腾腾的第一章来咯~新年越来越近了~过年要开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