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各人做着各人的事情,并没有人抬头看。

    好似漠不关心的样子,然而中年男人的已经在厨房工作很久了,人缘也很是不错。

    但在楚枭的话语下却没人有异议,威信力高得离谱。

    “还有一个小时,我要看到结果?!背衫砹死沓γ?,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刚刚走到办公室,里面哦哦电话就响了起来。

    “铃铃铃”的声音很是刺耳。

    楚枭微微皱眉,他并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接电话。

    看了看来电显示,楚枭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背山悠鹬皇俏沽艘簧?。

    电话那头就是刑岷。

    “是我,刑岷?!毙提褐莱傻钠⑵?,先报出自己的身份。

    “嗯,什么事?!背傻阃?。

    “比赛考虑的如何?”刑岷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出目的。

    “老师,必赢的不能叫比赛,好听叫游戏,难听叫走过场?!背勺匀坏乃档?。

    “这次不一定?!毙提旱目谄埠茏匀?。

    是的,楚枭曾经在刑岷手中学习过,只是三个月后,刑岷就教无可教了。

    刑岷早就已经是荣誉技师,哪怕是这样,也被楚枭三个月掏空。

    但是刑岷觉得人无所畏惧也不好,是以才会故意这样说道。

    “哦?”楚枭提起了一分兴趣。

    毕竟刑岷也不是第一次给他找对手,但都不堪一击罢了,只是偶尔能有人还有点看头。

    “李老头推荐的人,肯定不比你差?!毙提喊岢隽死隙允掷钛幸?。

    “那倒是有必要看看,有资料吗?!背墒种盖崆岬那没髟谑的镜淖烂嫔?。

    “已经发你邮箱了?!毙提鹤匀恢浪钠⑵?,直接说道。

    “得嘞,赛场见?!背伤低昃拖牍叶?,只是一下子被叫住了。

    “等等,早一天回来,我也好尝尝徒弟的手艺?!毙提核嫡饣暗氖焙虿⒉槐诖?。

    “结束就用那个食材做一顿?!背砂凑绽舷肮咚档?。

    “行吧?!毙提旱阃酚ο?。

    楚枭挂断电话,他下午还有一个采访要做。

    ……

    “老师,楚技师答应了?”一旁的助手关切的问道。

    助手开口的称呼就是尊称,一个厨师被称为技师就是很高的荣誉。

    “老头子的面子还是会给的?!毙提旱靡獾乃档?。

    “那资料不给完整版好吗?”助手觉得不给完整的袁州资料不好。

    “没事,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毙提好哦潭痰暮?,得意的说道。

    “老师,您这样故意给楚技师塑造对手不好吧?!敝植辉尥乃档?。

    “没事?!毙提旱故遣痪醯糜惺裁床煌?。

    “楚技师虽然不会输,但肯定会埋怨您又胡乱给他添乱?!敝终獯嗡档暮苁侵苯?。

    “你这小子,这么向着外人做什么,老头子我才是你老师?!毙提河行┠招叱膳乃档?。

    “楚技师可比您直接?!敝粥止玖艘痪?。

    “我说没事就没事,那李老头搞鬼,我还不能反击了?”刑岷气呼呼的说道。

    “那我比赛前告诉楚技师真实情况?!敝旨岢值乃档?。

    “去吧去吧,说的老头子好像骗人一般?!毙提旱勺叛劬?,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助手。

    刑岷心里嘀咕“都不知道这是谁的助手,胳膊肘尽往外拐!”

    “谢谢老师?!敝旨提捍鹩?,脸上露出笑容,好像帮到楚枭就高兴的模样。

    而另一边楚枭收到关于袁州的资料确实是阉、割版的。

    比如刑岷把关于袁州的学习经历全部写为未知,而不是没有。

    还是教导的老师归类为神秘人,唯一知道的李研一则被刑岷写为袁州的指导者。

    从食客转为指导者,李研一知道了恐怕也只能说“这很好,没毛病?!?br />
    拿到这样一份资料的楚枭弯起嘴角,笑着说道“有意思,李教授那条黄金舌头没有任何味道能够瞒得了他,不知哪里找了这么个神秘人?!?br />
    “好像有点意思?!背筛芯跛男巳ひ丫惶崞鹆巳?。

    当然这三分都是因为袁州是李研一推荐的关系。

    “啪”楚枭放下资料,靠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本古书开始看了起来。

    另一边袁州小店则有点奇怪。

    “您好,今天吃点什么?”周佳对着眼前的客人问道。

    这人周佳并不喜欢,因为每次他都会吃很久,而且每次虽然都点三个菜。

    一周大约来一次,每次都会从营业时间开始吃到结束。

    是以周佳并不喜欢这个人,哪怕他自从有站位以后都站着吃。

    “金陵草、缠丝兔、清汤面套餐?!闭馊巳险娴睦鄙砩系奶谱?,声音温和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敝芗崖冻鲋耙档奈⑿?。

    “麻烦?!闭馊丝推牡阃分滦?。

    小店里的生意慢慢的忙起来,周佳现在对于这些也都驾轻就熟的。

    哪怕她没有暮小云的可爱甜美,但也勤快肯干,是以客人一般都不会为难。

    何况来袁州小店的都是冲着极致可口的味道而来。

    至于袁州在营业时间开始就收敛心神,开始认真的做菜,这一直是他坚持的事情。

    当然这也是他有意识一直坚持的事情。

    三个小时的晚间营业时间过得很快,对于食客来说那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哗哗”袁州照例吃完清汤面,剩下面汤给门外的面汤端去。

    毕竟现在要是晚了,它可是会挠门的。

    “哗啦”一声打开门就看到面汤果然正蹲在后门。

    “别挠,最近你都很急着喝汤,为什么?!痹莞厦Π烟赖菇吠肜?,这才看着面汤黑黝黝的眼睛问道。

    而面汤也一如既往的,不动声色的看着袁州。

    “好吧,你不会说话?!痹萜鹕硭始?,转身离开。

    “这家伙,在我面前叫都不叫?!痹萼止玖艘痪?。

    进店关上门,突然一个福临心至再次打开了门。

    然后袁州就看见了奇怪的一幕。

    面汤叼着它自己的狗碗,平稳的往前走着。

    而且袁州敢用他的节操保证,现在的面汤心情非常好,毕竟面汤的尾巴正很是欢快的摇动着。

    “握草,这家伙有猫腻啊,叼着狗碗要去哪?!痹菘醋琶嫣雷咴?,然后才跟上。

    袁州对于面汤的反常,还是很关心的,毕竟喝了他那么多的汤。

    关心小动物,维护世界道德,也是袁州的分内事,绝不是八卦!

    ……

    ps:菜猫是个费力不讨好的猪头,哎……今天遇到了人生中很不开心的事情,还好菜猫还有你们,谢谢你们,菜猫爱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