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最近很勤快啊,又出新菜了?!蔽诤R唤啪兔判『拥髻┑?。

    “可不是,最近出新菜的频率有所增加?!币慌孕砭妹焕吹囊笱乓驳阃犯胶?。

    “好久不见?!痹葜苯雍雎晕诤?,对着殷雅淡淡的说道。

    “嗯,回老家了?!币笱诺阃?,秀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欢喜。

    “啧,大男人果然不讨喜?!蔽诤W怨俗?br />
    “今天吃什么?”袁州并不理会乌海的酸言酸语,径直对着殷雅说道。

    “听说有新菜,是什么?”殷雅捂嘴笑了笑,这才问道。

    “是丹麦名菜,烤猪肉配欧芹酱?!痹萆焓质疽獠说?。

    “这个好像很油腻吧?!币笱胖迕?,有些犹豫。

    保持身材可是每个女人的理想,就算再美味的食物都需要犹豫一下。

    “不会?!痹萑险娴乃档?。

    “那我就来一份?”殷雅还是很信任袁州的,就是有些不信任自己的脂肪。

    “好的,请稍等?!痹莸阃酚ο?。

    这边殷雅有些纠结的坐下,那边赵英俊带着一个穿着长袖和休闲裤的的男人坐下。

    “白辟,这家店里很好吃,还有瑞典肉丸,就是你前面去的那个国家?!闭杂⒖〈耪馊俗?。

    习惯性的把手里的排号纸放进专用的盒子里,只是嘴上也没闲着,絮絮叨叨的就开始介绍起来。

    “那是挪威,和瑞典不是一个地方?!北唤邪妆俚哪腥嗣缓闷姆霭籽?,强调的说道。

    “知道,比你的名字好记?!闭杂⒖∫彩遣桓适救醯?,这不就调侃起名字了。

    “我想吃的不是肉丸,有没有旗鱼,香煮旗鱼?!卑妆俣杂谌鸬淙馔璨⒉桓行巳?。

    “这肯定没有?!闭杂⒖】隙ǖ乃档?。

    “你怎么知道?!卑妆俨宦乃档?。

    “呵呵,这里的菜单我都会背?!闭杂⒖∮靡恢帜闾涣私馕宜涤械牧α康难凵窨戳税妆僖谎?,这才说道。

    “吃个饭,你还背人人家菜单,毛??!”白辟毫不客气的说道。

    “没事,你会明白的?!闭杂⒖〈蠖鹊乃档?。

    “那我换一家?!卑妆俸敛挥淘サ乃档?。

    “我可不换,今天袁老板出新菜,要不我们问问?!闭杂⒖】墒呛芷诖谡饫锍缘?。

    “行,问问?!卑妆俦纠匆簿褪嵌憾赫杂⒖?,好歹刚刚排队那么久,怎么会吃都不吃就离开。

    “周佳,来来来,今天的新菜是什么?!闭杂⒖≈苯诱倩街芗?。

    “今天的是丹麦国菜,烤猪肉配欧芹酱?!敝芗盐潞偷幕卮鸬?。

    “有香煮旗鱼吗?”白辟皱眉问道。

    “不好意思,店里暂时没有?!敝芗亚敢獾乃档?。

    “能做一份吗?毕竟你老板都会瑞典肉丸和烤猪肉,隔的并不远不是吗?!卑妆傧肓讼胝庋档?。

    在他看来,这几个地方都不远,只是他突然想吃外国菜,想吃那边的菜,但却不想吃这些。

    而且挪威都有丸子和烤猪肉,是白辟才会这么问。

    “不好意思,我们只提供菜单上的菜色?!敝芗延锲潞腿纯隙?。

    “行了,就要两份烤猪肉那个?!闭杂⒖〖妆僖恢敝迕?,就直接说道。

    “我不是太期待?!卑妆僖彩侵苯?。

    “听兄弟的,我还会坑你不成?!闭杂⒖∨淖判馗档?。

    “不予置评?!卑妆俸呛且恍Φ?。

    两人虽然这样互相调侃,但白辟心里很是遗憾,虽然不是一定要吃,但就是有些遗憾。

    而袁州那边则是端出烤盘,里面的猪五花滋滋冒着油花,还有美妙的油爆声伴随。

    这道菜很简单,主食是小土豆,菜色就是三片烤五花,每一片都足有小手指厚。

    “你的餐点,慢用?!痹萸鬃远说揭笱琶媲?。

    “看起来挺不错的,大块吃肉对吧?”殷雅还是很有兴趣的。

    “嗯,不会胖?!痹莸阃?,然后默默补充了一句。

    “我可是不胖的体质?!币笱抛园恋乃档?。

    但漂亮的眼里还是有些担心。

    棕色盘子里的五花肉被烤的金黄,一旁自然的散落着小土豆,上面撒着绿绿的欧芹叶子。

    这样子看起来简单明快,却又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香味,当然还有欧芹独特的清香也在刺激着味蕾。

    “嗯,请慢用?!痹菔疽?,然后回到厨房继续准备餐点。

    因为这次选用的是西餐,大块的五花肉经过特殊处理腌制,直接进行烤制的,虽然只有三块,但分量也很足。

    是以吃的时候需要切成小块,袁州自然也就准备的是刀叉。

    “管他呢,吃了再说?!币笱抛龊眯睦锝ㄉ?,拿起刀叉直接准备开吃。

    在国内大家都不太喜欢使用刀叉,觉得切起来麻烦,有时候还容易藕断丝连。

    但袁州提供的却不是这样,刀口看起来钝钝的,一刀下去确是很容易就切下一块。

    左手插起一块肉,殷雅蘸上白酱,这才“啊呜”一口,直接塞进嘴里。

    外国菜多使用黄油、奶油之类的,若是吃不惯,肯定会觉得又甜又咸,在嘴里混成一团,糟糕无比。

    想要做出原汁原味的菜色,袁州自然也会使用这些。

    但当殷雅蘸上白酱吞下五花肉的时候却发现,以前是误会西餐了。

    不是西餐不好吃,而是那些厨师太垃圾。

    因为五花肉是带皮的,一口就咬到了焦脆的外皮,然后是软糯的肥肉和带着焦香的瘦肉。

    “吧唧吧唧”吃起来很有嚼劲,因为是五花肉的关系,吃起来又有软软糯糯的口感,非常奇妙。

    白酱里面带着一点点咸味,奶油的浓香,混着黄油特有的清香味,瞬间让口感变的丰富多彩。

    这里面的咸味不但不会让人觉得古怪,反而和甜甜的奶油融合的相得益彰。

    正是这样的咸味激发了肉本身的香味,还没觉得腻味的时候,五花肉经过盐巴的激发,在咀嚼的过程中突然迸发出水果的清香味。

    “这是西瓜吗?居然有西瓜味?!币笱藕苁且苫?。

    是的这个五花肉自带西瓜清爽的香味,好似夏天吃冰镇西瓜的感觉,嘴里没有甜味,只有直达心里的舒爽。

    奇怪了!

    ……

    ps:菜猫迟到的更新,申明一下,菜猫真的不是球,不胖的。。。。求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