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系统继续丧心病狂的秀。

    系统现字:“千年前,小麦一颗产量为十到十二粒,现今为二十左右,翻出一倍有余?!?br />
    “而且最早发现小麦遗址是在新疆的孔雀河流域,也就是楼兰地区,古法小麦和现代小麦相结合后,本系统认为一颗小麦的产量十六粒为最佳形态,是以每一颗小麦的产量均为十六,粒粒饱满,光照合理自然,雨水充足?!?br />
    “采用最细致的人工采摘麦穗的方法,再用古法研制出面粉?!?br />
    “系统提供的面粉均被筛过六次,是以面白而细,用做馒头最佳?!?br />
    “而且其含有淀粉、蛋白质、脂肪、矿物质、钙、铁、硫胺素、核黄素、烟酸及维生素A和各种丰富的矿物质?!?br />
    “说来说去就是想说你的最好,再次总结一下,就是你提供的面粉最好?!痹菀允治娑?。

    系统沉默以对,并不理会袁州的吐槽。

    “系统我觉得你提供的东西都是极品,如果我自己随便吃不要钱,我觉得就更好了?!痹菖级故腔岷拖低晨嫘?。

    虽然系统并不会有反应。

    日常调侃结束,袁州认真的洗手,准备做馒头。

    说起来袁州洗手这个水都是极好的,打出来就温度正好,下手的时候,既不会冰冷,也不会温热,就好像没有感觉一般。

    不过清洁力度非常不错。

    强迫症的袁州配洁癖的系统,也是一个很完美的组合。

    另一边袁州拿起一旁的竹篾,拿出面粉,开始做了起来。

    现在的天气亮的越来越晚,七点五十五的时间,天气也清朗,亮了起来。

    “哟~乌海你来的这么早?!彼浙宕琶妹?,对着前面的乌海抬手一挥。

    然而乌海并不理人,快步走到袁州门前的排号机前,拿起身份证直接一刷“?!钡囊簧?,上面显示出两个选择,乌海自然选择及时吃。

    排号机立刻吐出一张票,上面写着大大的一字,乌海满意的笑了。

    “啧啧,这一秒也争?!彼浙迨纸怕槔拇潘赵麦弦采锨八⑸矸葜?。

    “当然,谁让我近呢?!蔽诤C判『拥靡獾乃档?。

    “还不都是你闹的,要不都不用排队?!彼浙蹇刹换嶙煜铝羟?。

    “没事,袁老板以后也会需要,但是我这屋子可是买的好?!蔽诤;赝?,一脸深沉的看着对面二楼的画室。

    “你厉害,看来我也需要来投资一下了?!彼浙蹇悸亲攀虑榈目尚行?。

    “刷完,该我们了?!毖奂帕饺嗽谡驹谂藕牌髑傲奶?,后面等着领号的忍不住了。

    “不好意思?!彼浙謇琶妹?,后退几步让出路。

    然后就是一窝蜂的上前刷身份证。

    袁州的时间设置的很合理,在正式开餐前五分钟可以领取前二十个号码,当然老规矩,先到先得,正式开餐后,才可以领取后面的号码。

    这样以来节约了开餐再领号码所耽误的时间,又不至于让后面的人领不到。

    排号机实施的这两天以来,都很是顺利,并没有什么漏洞的问题。

    “哗啦”一声,大门打开,周佳站到前面,笑着说道“营业时间到了?!?br />
    “哎呀,终于到了,我都饿死了,还好我先排到?!币槐呓?,一边还不忘炫耀的食客。

    “可不是,不知道今天袁老板会做什么好吃的?!笔晨投杂诔缘淖苁亲罟匦牡?。

    “今天提供千层馒头,价格已经公示,菜单上也有?!痹葜缸疟澈?,和各人面前的菜单说道。

    “馒头?啥肉也没有的那种?”一个胖胖的食客有些不满的皱眉。

    “你不喜欢?给我吧?!蔽诤6杂谡庵质虑?,总是特别敏感,第一时间就上去了。

    “也不是,我比较想吃灌汤包,烧饼啥的,好久没吃过了?!闭馊嗣抛约旱亩亲?,警惕的说道。

    “吃不完可以先分给我,这样不用黑名单?!蔽诤C判『?,一脸温和的说道。

    好似真的是在好心帮忙。

    “不会不会,你看我这体型就知道,肯定吃得完?!迸肿优牧伺淖约旱亩亲?,很有说服力的说道。

    “哦?!蔽诤5阃?,不再多说。

    “这家伙又想坑人?!彼浙遄范运赵麦纤档?,只是在苏月笙还没回答的时候,立刻话锋一转

    说道“我记得月笙你不爱吃馒头,哥哥请你吃茶点,这次我帮你代劳?!?br />
    “呵呵?!鄙倥牟恍技蛑币绯隼?。

    都是想占便宜,还说的这么冠名堂皇。

    乌海骗取食物失败,也不影响,毕竟就没成功过,都习惯了,看到吃的端上来,就直接开吃。

    “您的千层馒头?!敝芗讯松险袅?,放到胖子面前。

    “嗯?!迸肿拥阃?。

    蒸笼里冒着热气,里面卧着一个个胡桃大小的馒头,颜色就好像细细的白雪般,上面的馒头皮还泛着银色的光芒,玲珑可爱,还玉雪精致。

    “这是馒头?看起来真小,一口我都能吃掉两个?!迸肿游豢诼返南闫?,嘟囔了一句。

    胖子的确所言不虚,哪怕蒸笼里只有八个,他也一筷子夹起两个馒头,一口就塞进了嘴里。

    一入口,馒头的香气就在嘴里散开了,牙齿一咬,小馒头上面的皮带着一点点的韧性,咬开之后麦子的清香气一下子蹿上来。

    直接灌满口腔,细细的咀嚼,馒头吃起来松松软软的,咀嚼期间又好似一层层的,口感连绵不绝,细腻无比。

    就算一口水都没喝,也完全不妨碍馒头的下咽,松软可口的不可思议。

    期间浓浓的麦香充斥鼻尖,一吃就知道这是用相当新鲜的面粉所做,里面没有加一点点别的调料,只有单纯的麦粉。

    吃的就是一种新鲜的感觉。

    “就是太小了,要是脸盘那么大,拿在手上,配着袁老板这手艺,就那么一咬,那就太好吃了?!迸肿映粤肆娇?,不过瘾的大声说道。

    可不是,要是这馒头大,一口咬下去,就这棉花般柔软可口的感觉,还不美上天去。

    “太小,太少?!迸肿右槐叽罂诰捉?,一边咕哝。

    嘴里很忙,就是没停过。

    至于前边想的没有馅料不好吃什么的,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ps:求月票~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