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你真是?”凌宏奇怪的问道。

    “嗯?!鼻赜畹阃?。

    “哦,那也不错?!绷韬瓴⒚挥刑乇鸬姆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看来还是我聪明?!蔽诤T虻靡獾乃档?。

    看了看,两人都没有特别的反应,秦宇也就低头继续吃着花生米。

    “我们聊天你就偷吃?”等乌海得意完才发现,盘子里的花生米只剩一半了,立刻高声说道。

    “没有,我只是很好奇郑家伟?!鼻赜畈⒚挥型O鲁曰ㄉ椎氖?,而且不动生色的问道。

    “说起这个我也想知道?!绷韬暌埠闷娴目醋盼诤?。

    “吧唧吧唧?!蔽诤>驮诹韬曜返氖焙?,夹起花生米放进嘴里。

    这个时机找的好,凌宏都没反应过来。

    而吃到花生米的乌海这才心满意足起来,毕竟抢来的更好吃,这是真理。

    “有一次我妹妹和他一起去徒步旅行,路上有点意外,两人的手机和钱都没了?!蔽诤K灯鹫馐碌檬焙?,很认真。

    “然后郑家伟带你妹妹回来了?”凌宏猜测道。

    “对,他带回来的,只是方法苦了他?!蔽诤5阃?,接着说。

    “乌琳腿受伤了,他从山里背了两天背出来,那地方就是一个人也得三天才能走出来?!蔽诤:认驴诰?。

    “回来的时候他脚都磨烂了,血肉模糊。所以现在走路都是一颠一颠的,那是疼的?!?br />
    “这家伙很够爷们,不然我才不会把妹妹放心交给他?!蔽诤;故呛芴郯约好妹玫?。

    “没想到这家伙还这么有毅力?!绷韬甑阃?,表示佩服。

    “有担当,有责任,可靠?!鼻赜罹僮芙?,乌海这次没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另一边聊天的两女也听见了这样的对话,却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只是沉默了一会,继续聊天。

    而店里的袁州则一边认真的休息,一边看着新买的书。

    系统奖励的馒头百做开始前,这些书至少要看完三分之一,这是袁州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铃铃铃,铃铃铃”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袁州并没有立刻接过,而是看完这一章节,做好记录,这才接起电话。

    “喂?!痹萁油?。

    “您好,袁先生,我是严伽,李研一先生的助理?!钡缁澳潜哐腺ふ绽窍缺砻魃矸?。

    “嗯?!痹菹肮咝缘牡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又嗯了一声。

    “袁先生,关于那个比赛的事情您考虑的怎么样?”严伽上来就直蹦主题。

    “你们会提供什么样的材料?”袁州比较好奇这个。

    没错,李研一推荐袁州去的比赛是一个厨师内部比赛。

    比赛的内容却很有趣,并不是平常的做菜,而是考验认识的材料问题。

    也就是食物的原材料,产地和年份,用途,味道之类的,杂而多。

    “三分之一市面常见的,三分之一用途稀少的,剩下的都是珍贵而少见的那种?!毖腺そ樯芰艘幌?。

    “那行,我去?!痹莸阃吠?。

    “好的,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了,晚安?!毖腺だ衩驳乃档?。

    “嗯,时间到了我自己过去?!痹菹肓讼氩钩淞艘痪?。

    “好的,袁先生,地址和比赛事宜我是给您邮寄,还是发送邮件?”严伽询问道。

    “邮件?!痹荻杂诟呖萍嫉牡缱硬芬幌虿辉谛?,果断选择了邮件。

    “邮件会在明天寄到,请注意查收?!毖腺ぜ扑懔艘幌率奔?,温和的提醒道。

    “嗯?!痹莸泥帕艘簧?,不在说话。

    然后严伽很是了解的挂断。

    “有趣的比赛?!痹菘醋攀只?,很有兴趣的说道。

    第一次严伽打来的时候,袁州并没有马上同意。

    按袁州的说法就是,“他这么有逼格,又博学多才的男人,必须要有点矜持,就是有兴趣也不能表现的很明显?!?br />
    而袁州去也是想看看,比赛提供的材料,和系统提供的有没有差距。

    这其中的差距又是多少,这对袁州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闭门造车始终不行,也该看看其他厨师,到底什么水平?!痹菝哦钔?,想着比赛的事情。

    “叮铃铃?!笔只迳俅蜗炱?。

    屏幕上,孙明两个字一闪一闪的。

    “怎么了?”袁州也不客气,接通就直接问道。

    “今天接电话挺快啊?!彼锩髂切┑缁?,笑着调侃了一句。

    “有事说事?!痹莼故橇私庾约盒值艿?。

    “没事不能找你?请我吃饭怎么样?”孙明一开口就是吃吃吃,很符合吃货的身份。

    “可以,隔壁去吃?!痹菟斓拇鹩α?。

    “今天这么反常,圆周率你不是有什么阴谋吧?!彼锩骺擅患?,袁州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没,我请客,你买单?!痹萏沟吹乃档?。

    “我就知道,你果然想坑我?!彼锩鞯目谄帕私?。

    “他们比我的便宜?!痹菽钩?。

    “你那里的都比你便宜吧?!彼锩魍虏?。

    确实袁州小店的价格,绝对是出名的贵,是以就算每天客似云来,那些小店也没有来打探竞争的意思。

    毕竟谁会拿苍蝇馆子和五星级大酒店的比,何况袁州小店的存在还拉动了大批客流量。

    那些小店的生意都好了两成,是以那些商家,巴不得袁州小店就这样开下去。

    “新开了一家,挺有名的,很贵?!痹菹肓讼牒退畈欢嗟募鄹?,安了个很贵的形容词。

    袁州一向认为他的价格经济实惠,当然是相比起材料来说。

    “不去,找你有正经事?!彼锩鞴暇芫?。

    他可是还等着存笔大的,去店里好好吃一顿的。

    “袁州自己这么好手艺哪里需要去别的地方吃饭?!彼锩鞯南敕ň褪钦饷垂⒅?。

    “哦,说吧?!痹菀膊磺壳?,他本来只是有些好奇。

    “你出外餐吗?一桌工费五千,整十桌?!彼锩髦苯游实?。

    “你的朋友?关系如何?!痹莶⒚挥懈龃鸢?,而是这样问道。

    “群里的朋友,挺有钱的,也不是很熟?!彼锩髦苯铀档?。

    “不接?!痹葜苯泳芫?。

    “好吧,就知道这样?!彼锩饕膊碌搅舜鸢?,只是别人求过来,打个电话也不费事。

    “嗯?!痹萼帕艘簧缓蠊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