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worknonsuch餐厅中。

    “两位请稍等,餐点马上就来了,可以先用一些餐前水果?!狈裨泵米?,亲切的说道。

    “送些莲雾过来?!彼浙宀⒉幌不杜套永锏乃?。

    “好的,女士您需要什么呢?!狈裨钡阃?,转头问,一旁的少女。

    “西瓜,西瓜汁一杯?!彼赵麦舷肫鹪菪〉甑奈鞴现?,突然就灵机一动的说道。

    “好的,两位稍等?!泵米拥阃酚ο?,然后转身通知一旁的送餐员。

    “你喝这里的西瓜汁不如吃点西瓜?!彼浙逯缸拍潜叩某ぬㄋ档?。

    “应该是鲜榨的吧?!彼赵麦嫌行┮苫?。

    “鲜榨是肯定的,至于是哪个部位就不知道了?!彼赵麦喜挪恍耪饫锘嵊霉闲恼ブ?。

    这种事情在国内,除了袁州那个丧心病狂的强迫症能干的出来以外也,就没有别人了。

    其实苏月笙说错了,在国外也没有,用拍卖价几千的西瓜只用中间部分,用来榨汁。

    苏沐想想也是醉了。

    “只是突然想喝而已?!彼赵麦先缡邓档?。

    “随你吧,哥哥这可是好心的提醒?!彼浙迕嗣约旱牧?。

    “哥哥你说这里的好吃吗?”苏月笙突然问道。

    “不好吃?!彼浙蹇隙ǖ幕卮鸬?。

    “那你还来?”苏月笙惊讶的瞪大眼睛。

    “不然我们回去排队?!彼浙迨乱嗣磐獾某ち?,建议道。

    “不用了,这个时间排过去哪里还轮的到?!彼赵麦相僮?,不满的看着长长的队伍。

    “所以说就是这样?!彼浙逅始?。

    “哦?!彼赵麦吓读艘簧?,继续发呆。

    “三喵怎么没来?!奔约好妹梅⒋?,苏沐直接打断。

    “她今天有点不舒服,带她去宠物医院后,在那里见到了另一只喵,玩起来带不走,一会去接她?!敝挥辛钠鹑鞯氖焙?,苏月笙才会大段大段的说话。

    “公猫?”苏沐有些惊讶。

    苏月笙养的可是一只纯种的鸳鸯眼狮子猫,这猫很难找。

    一般来说鸳鸯眼的都是白猫,但苏月笙就偏要一只黑色的。

    找了很久才找了这么个爱粘人的,就是有些高傲,除了苏月笙谁都不让摸。

    就连苏沐的盛世美颜都险些毁于猫爪,自此苏沐再不喜欢那个叫三喵的狮子猫。

    “不是,三喵喜欢白色的安静小母猫?!彼赵麦隙杂谌靼媚鞘侨缡艺?。

    “好的吧?!彼浙宀挪还匦哪侵幻?!

    “两位的餐点来了,请慢用?!绷饺苏谔致鄣氖焙?,服务员妹子端来了餐点。

    “谢谢?!绷饺硕祭衩驳佬?。

    “造型不错啊?!彼浙宕亮舜劣米靼谏璧幕ò?。

    是的,李立的摆盘是把白萝卜片切的极薄,滚水一锅,直接透明后做成花瓣。

    而主菜肉丸子就在里面,浓郁的汤汁浇上去。

    而圆盘中间则是搭配的土豆泥,另一边是一小碟子蔓越橘酱。

    “哧,嗞”筷子和盘子接触发出小小的声音。

    原来是苏沐在自己盘子里翻找。

    “哥哥怎么了?”苏月笙好奇的问道。

    “这个怎么连点心意都没有,看来没什么期待了?!彼浙宸榕套佣济挥蟹⑾忠伤频幕?,丧气的说道。

    “哥哥这里可不是袁老板?!彼赵麦嫌行┪抻?。

    “早知道这样就不点了?!彼浙逍挠胁桓实乃档?。

    “快吃吧,一会还回去呢?!彼赵麦隙杂谟惺庇字傻母绺绾廖薨旆?。

    “啧?!彼浙迓窍悠?。

    还是看到苏月笙先吃了,然后才开始吃。

    苏沐喜欢蘸上蔓越橘果酱一起吃。

    毕竟酸酸甜甜才是好味道。

    不过一沾上蔓越橘果酱,苏沐看着这丸子就开始满满的嫌弃。

    “这是什么?!倍ǘǖ目醋趴曜由系耐枳?,苏沐有些下不了了口。

    “哥哥怎么了?”看苏沐久久不下口,苏月笙疑惑的问道。

    “你觉得好吃吗?”苏沐比较了两人的丸子,小心得问道。

    “还行吧,有点像奶油版的狮子头?!彼赵麦鲜遣幌不墩汗吹?,都是直接吃。

    “狮子头?那还好?!彼浙逅闪丝谄?。

    苏沐倒是说着还好,就是不知道李立作何感想,好好的一份正宗瑞典肉丸到了这两人嘴里就成了狮子头。

    知道了恐怕得郁闷死。

    “那哥哥你夹着做什么,快吃?!彼赵麦虾退浙迦绯鲆徽薜难劬πψ潘档?。

    “我觉得我可以吃下牛排?!彼浙宸畔氯馔?,突然严肃的说道。

    “别笑,真不吃,要不你自己试试?!彼浙逶缇涂闯鏊赵麦显诔靶ψ约?。

    他的妹妹他还是很了解的。

    “我喜欢就这样吃?!彼赵麦贤敌σ簧?,然后才严肃的说道。

    “我想念袁老板的强迫症,我觉得袁老板这样的才是为食客考虑的,袁老板是好人?!彼浙逋蝗凰档?。

    “确实?!彼赵麦弦部戳丝茨歉霰环牌娜馔?,深有感触。

    “这才明白袁老板的良苦用心?!彼浙逡皇殖抛磐?,靠在一边。

    “反正换我,我也不吃这样的?!彼赵麦峡醋耪毫寺介俟吹娜馔杓岫ǖ乃档?。

    两人就好似打哑谜一般,字字句句都是夸奖袁州的。

    其实这件事情倒是很简单。

    本来苏沐他们觉得袁州的瑞典肉丸搞得好似魔术,有些华而不实。

    当然味道还是极品,不管是单吃还是包裹果酱都是极品的美味。

    不过有一点还好,那就是就算不蘸果酱,那些剩下的果酱也不算浪费。

    毕竟有人还真不会弄。

    而今天这道肉丸的差别就在蘸酱上面。

    瑞典肉丸配蔓越橘果酱是标配,但都是像这样直接夹起蘸,丸子本身就有热油,再加上樱红色,简直好难看,完全没食欲了。

    袁州却把果酱做的好似薄膜可以用来包裹,看起来漂亮美观,勾人食欲。

    “如果没有袁老板珠玉在前还好,现在这个这样一蘸黏糊糊的一层红色,我都要窒息了?!彼浙蹇湔诺乃档?。

    “确实难以忍受?!彼赵麦系阃?。

    “这个主厨太不为食客考虑了?!彼浙蹇醋叛矍懊挥卸耐枳?,不满的说道。

    “也许哥哥你可以问问?!彼赵麦咸崃艘桓鼋ㄒ?。

    “这个倒是可以?!彼浙宓阃?,直接叫来服务员。

    “你们有没有薄膜一样的果酱?”苏沐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本店没有这样果酱?!狈裨泵米佑行┚?,什么叫想薄膜的果酱?完全不明白,打死但还是尽职的回答。

    至于心里有没有想过这个漂亮的男人是个ZZ这件事就不知道了。

    色香味,色都输了,李立明显没袁州的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