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食客们被凌宏的话,弄得有些沉默,而袁州则在为自己刚刚痛快赶人的事情买单。

    事情的起因自然是因为郭铭的话语,让袁州看不下去,现实中这样的男人简直是一朵奇葩,绝迹难寻的那种。

    是以听到他这么说完,袁州直接呼叫了系统。

    “违反厨师守则需要什么条件?!痹葜苯臃⑽氏低?。

    厨师守则有一条,厨师对胃不对人,赶人更加是不行的。

    “不能违反厨师守则?!?br />
    “行了,别啰嗦了,说什么条件?!?br />
    系统现字:“升级面点大师称号?!?br />
    “怎么升级?”袁州得到这个称号已经很久,也用过很多次,但从没被提示升级什么的。

    当然难忘的还有伴随免费称号而来的营业时间规定,当然现在看来,这个营业时间挺科学的。

    系统现字:“升级方式已发放,右手第一个柜子可查询?!?br />
    “要求是张纸吗?”袁州疑惑的看着手边的柜子,停顿了一下,才拉开柜子。

    这绝不是因为刚刚突然分不清左右的关系。

    伸手一摸,是一本一寸厚薄的书籍,大小就和普通的差不多。

    系统现字:“请宿主半年内看完既可升级?!?br />
    “这书不算厚,我一天也能看完,忙起来也不过三天就看完了?!痹葑孕诺乃档?。

    系统现字:“这只是书籍的目录?!?br />
    “……”袁州瞬间被噎住了。

    目录这么厚,这得多少本书,袁州直接翻开看了看,果然里面都是目录,全部是关于面点的书籍目录。

    次奥!

    “系统这么厚是中西合璧的面点书籍目录吗?!痹莅涯柯剂礁鲎忠У奶乇鹬?。

    系统现字:“此目录只包括中式面点?!?br />
    “果然是坑的漂亮,坑的响亮,但这坑我接了?!痹萆钗豢谄?,然后应下了这样的要求。

    然后刚被系统的坑了袁州自然就强硬的赶走了郭铭。

    另一边,一个叫辛奎的常来袁州小店的男人正在日常抱怨自己的名字,基本一天抱怨好几次的那种日常。

    辛奎一直觉得爹妈给自己取错了名字,凭借自己如此勤劳刻苦,对社会做出卓越贡献,加之艰苦卓绝的生活作风,就应该换个让大家都能领略的名字,辛苦。

    绝对的老革命味,一看就是厉害的名字,好叫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还没抱怨两句,突然一阵“滴滴滴”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直接打断了他的抱怨。

    辛奎这才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不紧不慢地跨过凌乱的实验室,接起不停刷存在感的手机。

    “辛苦最近在辛苦没?”刚刚接通,那边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猿猴,你从你的石器时代回来了?正好我已经完成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绝对是史诗巨作?!碧缴?,辛奎本来懒散的声音,瞬间兴奋起来,眉飞色舞的说道。

    “别扯你那些没用的,我找了个好地方,咱们晚上聚聚?”电话那头的猿猴快速打断辛奎越来越兴奋的声音道。

    “你说的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辛奎勉强收住嘴,打算见面再详细讲解自己的最新力作,一定要让猿猴体会到新发明的绝世魅力。

    “晚上九点半,桃溪路口见?!痹澈镏衅愕氐?。

    “桃溪路?你小子进化了?居然知道那地方?!毙量壑樽俗?,没想起那附近有什么高档餐厅,就只有一枝独秀的袁州小店,也就调侃的道。

    “什么进化?你还想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美得你,不过也差不离,那里的东西可是人间极品?!痹澈锷酚薪槭?,还文绉绉的说道。

    “我比你清楚得多,我也算是老顾客了,都去过好几次了?!毙量乇鸩幌嘈旁澈锏娜似?,但他相信自己的人品。

    “你这个研究起来没有时间观念的也知道吃好吃的了?”猿猴稀奇的说道。

    “行了,就定哪里,晚上见,告诉你我的新发明?!毙量瞎叶系缁?,要不然就忍不住现在想说自己的发明了。

    至于另一边的猿猴则无奈耸肩,跟辛奎这家伙做兄弟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完全把实验发明当媳妇。

    口怕。

    电话挂断,辛奎收起手机,转头瞅瞅挂钟不过才七点多,还有两个多小时,可以让自己在做个实验,再次根据电流正负极回流理论,检验一下新发明是不是还有什么缺憾。

    “要迟到了,要迟到了,要迟到了?!?br />
    安静凌乱的实验室突兀的响起了一阵闹铃声,辛奎迷茫地抬起头,四处望了望,才反应过来。

    眼看都已经九点了,辛奎还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拍拍袖口以及领口,拂了拂身上的灰尘,打算换件衣服。

    收拾妥当后,辛奎出发,去晚了,估计猿猴都要变成暴怒的金刚了。

    知道地点的辛奎并不打算驾车,绝不是懒,只是桃溪路那条小街,停车不方便,打个车就行。

    决定好了,辛奎就快速地出了门。

    一路无波无折的到了桃溪路,正巧看见了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猿猴。

    “猿猴,这里?!毙量铝顺祷恿嘶邮质疽?。

    “哟,看起来不错嘛?”猿猴几步上前,给了辛奎一拳,权当打招呼。

    “是不错,我有个新发明,一会给你细讲,走走走,这雨说下就下的?!毙量偶彼捣⒚?,也就催促起来。

    “正好,袁老板的烧烤只有下雨天才吃得到,等到一次不容易?!痹澈镄γ忻械乃档?。

    说道发明,猿猴完全不能理解自己这个朋友脑子怎么长的,发明什么二次使用雨具,重复利用牙签等等一系列东西。

    但是使用的理论那绝对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反正他是听不懂。

    袁老板烧烤日,安静的街口,不过走了几百米,就仿佛进了另外一个世界,喧闹热烈,跟刚才比较安静的氛围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店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扫了一眼,差不多已经有三十几个了,辛奎不徐不疾,接着慢悠悠的走。

    但猿猴就像踩着尾巴的猫,一把拽着慢腾腾的辛奎,极速往排队的地方走去,那绝对是百米冲刺的速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