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嫦曦眯着眼,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怒气值满点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袁州走到郭铭和李鸿吉面前,目标明确的对着郭铭问道。

    “怎么?你一个小老板也有意见?!惫衷诘淖刺褪悄招叱膳?,怼完姜嫦曦,直接怼袁州。

    “不好意思,我这朋友心情不太好?!比耸抢詈杓吹?,现在这样他也挺尴尬的。

    “没关系,只是您的名字是?”袁州一脸严肃,好似再问什么重要的大事。

    这一下到让本来想开口的姜嫦曦和乌海愣住了,暂时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语。

    “郭铭,怎么了?!惫目谄故呛懿缓?,定定的看着袁州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我想我不能做你的生意?!痹菘谄?,但态度强硬。

    “你什么意思,还有开店的赶客人的?”郭铭瞬间就炸了,站起身语气激动的说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开店的时候我去算过一卦,相师说我和姓郭名铭的人犯冲,想不到还真有其人?!痹菀涣车难纤嗳险?,好似确有其事的样子。

    “额,什么相师这么厉害,还带说人名字的?!本土詈杓疾恍耪庋耐写?。

    “请吧,这位先生?!痹萑春敛焕砘嵴庋普腊俪龅慕杩?,直接开口赶人。

    毕竟这样的人挺影响做菜心情的。

    “噗嗤,我就喜欢袁老板这一本正经的样子?!苯详厥紫热滩蛔⌒Τ錾档?。

    “可不是,您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蔽诤V缸琶趴?,也是一副送客的表情。

    “我就不信了,今天我非要在这里吃,我可是付了钱的?!惫睦锟床怀稣馐且先?,涨红了脸大声说道。

    “像您说的,我这是小店自己做主,钱财双倍退回,请吧?!痹菟低?,拿出钱递给周佳,显然是不想和郭铭有过多接触。

    “周佳,送客?!痹荻宰乓慌栽驹居缘闹芗阉档?。

    “先生您要知道,哪条法律都没规定老板必须给你做菜吃?!敝芗芽垂凰芫昧?,只是作为服务员却不好说,现在机会来了,当然要一吐为快。

    “你们你们!”郭铭在心里一再说自己是文明人,不屑和一个女人计较,只是脸色好似猪肝色,话都说不清楚了。

    “请吧,这位先生?!敝芗炎龀鲆桓銮氲氖质?。

    然后郭铭这才恨恨的离去,走之前看都没看自己朋友李鸿吉一眼。

    有时候人在生气的时候反而会变得很有礼貌,这好似一种伪装,比如袁州,比如周佳,都特别有礼貌,哪怕心里想的是直接仍出门。

    “这饭吃的?!崩詈杓究谄?,有些无语。

    “你朋友比你有意思?!蔽诤R膊幌不独詈杓?,是以说话都带着嘲讽。

    “我就好奇他怎么有的媳妇,老娘就是单身一辈子,也他妈的不要这种男人?!苯详叵肫鹄淳陀行┥?,脏话都飚出来了。

    “是那个国企太磨人了吧,他以前在学校是风云人物,啥都会,长得还帅,追他的小姑娘一大把?!崩詈杓⒚挥欣骱ξ诤5某胺?,倒是为郭铭有老婆这事解释了一句。

    “呵呵,成了乌龟就怪社会对吧?!苯详夭恍家恍?,对于她来说这就是找借口,窝囊的表现。

    “也许吧,说起来我能吃两份吗?”李鸿吉并不想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

    “一份餐点已经退还,不能?!敝芗阎缸抛郎系那?,默默说道。

    “算了,那就要我自己那份?!崩詈杓那椴惶?,说完也就沉默了。

    倒是后面的食客议论开了。

    “你说这人真是以前的风云人物?混的还不如老子一个吊车尾?!币晃皇晨筒宦乃档?。

    “谁说不是,他这样的都有媳妇,我连个女朋友的毛都没看见?!闭馐堑ド砭昧撕茉鼓畹氖晨?。

    “我估计肯定很丑,离了没人要?!笔晨托⌒∩乃档?。

    有时候男人八卦起来也是很厉害的。

    “我觉得那个女人也有错,有这样的男人为什么还不自己把控钱财?!币灿猩砦允晨偷娜苏庋档?。

    “可不是,都说好女人是一所好的大学,显然这个不是?!庇惺晨驮尥牡阃?。

    “我还是觉得应该是长相问题?!闭馐羌岢殖は嗦鄣?。

    “他老婆以前是班花,特别好看?!碧税胩斓睦詈杓翟谌滩蛔∷档?。

    在他看来,郭铭的老婆挺可怜的。

    “班花?完了,好像更加嫉妒了?!鄙砦分视帕嫉牡ド砉肥晨?,一脸羡慕。

    “他这样做他老婆知道吗?”姜嫦曦皱眉,开口问道。

    “他都说他老婆不理财,肯定是知道的?!闭庖坏憷詈杓故悄芸隙ǖ?。

    “那为什么不离开?!苯详氐目谄苁且苫?。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媳妇?!崩詈杓缓闷乃档?。

    “他们结婚几年了?”一直沉默的凌宏突然问道。

    “好几年了,我可没记着?!崩詈杓肓讼胨档?。

    “恋爱很久?”凌宏问了些细节。

    “大学就在一起了,那时候可是金童玉女?!崩詈杓灯鹄醋约憾加行┎荒芟嘈?。以前照顾他的领导变成了这样。

    听到这样的回到,凌宏沉默了许久,才用一种饱经风霜的语气道:“也许她爱的已经不是这个眼前的男人,她只是放不下记忆中的那个学校风云人物?!?br />
    女人很奇怪,明明知道,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但还是会因为以前的记忆,影响现实的判断。

    很多时候说女人心软,遇见渣男不离开,那不是犯贱,只是那渣男给过一段美好的时光,这段美好的记忆,就足够弥补女人很多心伤。

    “记忆?”姜嫦曦叹了一口气,明白了凌宏的意思,虽然不承认,但偶尔她也会这样。

    说起来刚刚她都有直接告诉,那个女人让她离开郭铭。

    但也仅仅是冲动,她不能那么做,冷暖自知,说了女人也不会听她的,况且她又凭什么立场去说。

    但是现在听凌宏这样一说,姜嫦曦反而回过点味儿了。

    路不平了可以伸脚就踩,但有些事情不是你上去就可以拔刀相助的。

    想到这些,姜嫦曦更加丧气,只能幽幽的说道“可惜没有酒?!?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