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帅哥,这份就是瑞典肉丸?!狈裨泵米?,指着桌上两个空盘子,语气温和的说道。

    “哈?吃了?”马志达不敢置信,他怎么没感觉,就吃了。

    “是的,两位的瑞典肉丸是第一个上来的?!狈裨毙∶貌唤舨宦乃档?。

    “可是我怎么没感觉呢,高帅你有感觉吗?!甭碇敬镆苫蟮奈实?。

    被问话的高帅用心回想了一下,想找寻一下刚刚吃的感觉,但无奈,没有一点残留的味道。

    “没有?!备咚弈蔚囊⊥?。

    “我知道没人可以和袁老板比,但是这连普通都达不到吧?!甭碇敬锊宦泥止?。

    “可不是,吃了和没吃没区别,还没这牛排味道好?!备咚б驳阃吠饴碇敬锏乃捣?。

    而服务员小妹也有些尴尬,这两人说话可没有偷偷摸摸的,全程听见可不就是尴尬了。

    “小妹,我觉得你们这个菜吧,吃了和没吃一样?!甭碇敬锖苁俏竦乃档?,虽然听的人并没有觉得委婉。

    “这菜是你们总厨亲自做的?就是那个人吧?!备咚е噶酥改潜呙β档睦盍⑺档?。

    “是的,帅哥?!狈裨泵琅懈鲂ζ鹄春芎每吹木莆?,现在就是这样看着两人。

    不过高帅还是耿直的说道“以后还是不要做这个菜了,味道确实有点一般?!?br />
    “感谢两人提供的宝贵意见,那么一会可以帮忙填一下意见表吗?”服务员笑着说道。

    “可以,没问题?!绷饺硕嫉阃吠?。

    等到两人吃完,服务员拿来意见表的时候,还带来了一盘爽口的素菜,作为赠送品。

    然后两人很是耿直的填写了自己的想法,大意就是不建议李立做瑞典肉丸,当然牛排还是不错的。

    这样的意见表,还有很多被填写,一般不反感的都会填写一下。

    只是这个意见表有些两极分化,没去过袁州小店的普遍觉得很好,服务好、环境好、味道好。

    而去过袁州小店的则是劝解不要做瑞典肉丸的占多数,还有耿直的说不好吃的。

    是以这一批意见表让人看了很是纳闷。

    晚上八点,李立空了下来,准备稍稍休息一下,这时候牛莉过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文件夹。

    “李先生,您需要看下吗?!迸@蚓倨鹗掷锏奈募?。

    “什么东西?”李立皱眉。

    “我们去你办公室?!迸@虿⒚挥谢卮?,而是指着餐厅里面说道。

    李立点了点头,细细看了看牛莉的表情,发现她现在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但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两人一路走来很安静,只?!疤咛ぬ咛ぁ钡慕挪缴?,敲击在光洁的地板上。

    “吱呀”一声,李立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立的办公室布置的很好,书桌,办公桌,书架,都是实木所做,很有质感,里面整整齐齐,井井有条的,甚至还有用来休息的小卧室。

    就好像那些高管办公室一般,唯一不同的就是李立的书架上摆放的不是书籍,而是奖杯和证书。

    看起来是个对自己手艺颇有自信的人。

    扫过一眼这样的布置,牛莉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请坐?!崩盍雅@蜓氲交峥蜕撤⑸?,倒上茶水才开口询问事情。

    “这是今天的意见表,我已经看过了,你也看一下?!迸@虬盐募蟹诺阶郎?。

    “好的?!笨匆饧硪彩撬砦姓艹闹耙?,是以李立没觉得那里有问题。

    只是对牛莉没提改菜的事情有一点点惊讶,不过也不在意就是了。

    办公室很安静,只有李立翻阅文件的哗哗声,牛莉则静静地想着一会的事情。

    [瑞典肉丸?不就是肉丸子嘛,一点也没有异国风味]

    [差距太明显了,想说违心话都说不出来]

    [袁老板做的和店里的是两道菜吧,建议去学学正宗的。]

    [单吃是不错的,可惜我昨天已经吃了袁老板的丸子。]

    ……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给的确定是关于今天的意见表?”李立直接扔下文件夹,口气不信的说道。

    “没错,关于今天的?!迸@蚩隙ǖ乃档?。

    “你的意思也是我不如那个野路子出生的?”李立的口气充满嘲讽。

    “意见表你已经看见了,你冷静想想?!迸@蛘蚨ǖ乃档?。

    “呵呵,冷静什么?就凭这个断定我不如他的瑞典肉丸吗?!崩盍⑶崞闹缸拍欠葑郎系奈募档?。

    “两份不同的评价我都调查过,你想听结果吗?”牛莉把两种意见分开,看了看李立问道。

    “随你?!崩盍⒉⒉辉诤?,几个食客的意见并不重要。

    “说起来不知道那个袁老板有没有去过瑞典或者芬兰之类的?!崩盍⒄獯问浅沟椎某胺?。

    在他看来一个连国都没出过的有什么资格说什么正宗瑞典肉丸。

    “说你菜好吃的都是第一次来店里吃饭的,而且没有去过袁州小店?!迸@蛑缸抛蟊叩纳员〉囊坏砀袼档?,并没有理会李立的抱怨。

    “这边的就是尝过那位的厨艺再来的,基本都是不希望你再做这道菜的?!迸@虿⒚徊刈乓醋?,而是直接说出来。

    “呵呵,你吃过你说?!崩盍⒛话胂觳趴谒档?。

    “我只吃过蛋炒饭,极品?!迸@蛳衷谙氲侥茄牢兜某捶?,口腔都会不自觉的分泌唾液。

    “你的意思是我这步走错了?!崩盍⒑芸烀靼琢伺@虻囊馑?。

    “李先生我相信您的实力?!闭飧鍪桥@蜃詈罅粝碌幕?。

    因此她并没有说李立这步是对是错。

    而李立也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有些呆。

    “我居然会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输给一个连瑞典都没去过的人?!崩盍⒌挠锲渎猿?。

    李立这边虽然靠服务有了人流量,但在菜品上却彻底的被袁州踩在脚下。

    而不动声色就稳坐钓鱼台的袁州则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晚餐营业时间结束,袁州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叮铃铃,叮铃铃”万年不变的铃声惊醒了袁州。

    “不认识的号码?”袁州拿起手机,就发现是一个陌生号。

    考虑了一会才接起。

    不过并没有先开口说话,毕竟上次袁州一把坑了许多外卖公司。

    后面虽有黑白名单,但也鸡飞狗跳了一阵。

    “袁先生,我是李研一李先生的助理,您可以叫我”打电话来的是常来吃饭却挑三拣四的李研一的助理严伽。

    这让袁州有些惊讶,但还是应声“请问什么事情?!?br />
    “是这样的,李研一推荐您参加新一届的试菜比赛,您的意见如何呢?”拿着电话的严伽客气的说道。

    袁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