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

    “袁老板,袁老板,不得了了?!币桓瞿腥?,突然一脸焦急的跑进来说道。

    这个时间正是早晨快到中午的时候,店内没有一个人,连周佳都还没来。

    只有袁州一人在准备中午的餐点。

    闻言袁州才抬头看向来人。

    “伍洲怎么了?”袁州有些疑惑。

    “哎哟,你还稳如泰山的,隔壁开了个新的西餐厅,你看看这是邀请函?!蔽橹蘅丛莶欢缟降难?,很是着急,说着就递出一张精致的卡片。

    卡片的样子很华丽,外面套着装邀请卡的邀请袋,纸张摸起来好似丝绸般细腻。

    “你们公司这么早就办年会了?”袁州接过邀请卡,不解的问道。

    “都说不是,是你隔壁新开的餐厅,你快看看?!蔽橹藜蛑毕胍籽?,指着邀请函郑重的说道。

    “嗯,我知道,谢谢?!痹莸阃返佬?,却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知道你还这么淡定,人家可是高端的,还就在你旁边?!蔽橹拗缸旁菝磐饨辜钡乃档?。

    顿了顿伍洲继续说道“当然,我还支持袁老板你的?!?br />
    “谢谢?!痹莸阃?。

    袁州见伍洲一直看着,也就象征性的打开邀请函准备看看。

    邀请函挺正式的,抬头还写着伍洲先生亲启,下面则是内容。

    挺长的,袁州自己总结的意思也就是,[本店将于十月一日正式营业,希望来店品尝。]

    其他的就是一些祝福语之类的。

    整个邀请函呈现华丽的玫瑰红,印着暗纹,摸在手上既有质感,又有手感。

    “挺华丽的邀请函,很正式?!痹莨钠兰鄣?。

    “很有威胁吧,袁老板你说他做的好不好吃?”伍洲好奇的问道。

    “据说主厨是高级技师,应该不错?!痹莸钠缆巯蚶粗锌?。

    “技师?”伍洲并不是厨师界的,也不明白技师的含义。

    “厨师的另一种称呼?!痹菅约蛞怅嗟乃档?。

    “那么比起袁老板你怎么样呢?”伍洲一脸坏笑的问道。

    “没得比,我更加厉害?!痹菀涣逞纤嗳险娴乃档?。

    “额,袁老板你不谦虚一下吗?”伍洲无语的说道。

    “我说的是事实,什么时候说事实也是不谦虚了?!痹葜迕家晌?,他完全没有其他意思,真的是单纯疑问。

    “……”伍洲无语。

    袁州问:“难道不对?”

    “是是是,袁老板最厉害?!蔽橹薜挠锲盟坪逍『?。

    当然他心里也确实这么想的,毕竟吃过没袁州小店的食物,哪里还会看上别家的。

    当然尝试一下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有哪家店是不想做回头生意,只想做一锤子买卖的。

    这样也不能开起连锁的了。

    “说起来,袁老板你担心吗?”伍洲其实也只是好奇袁州的态度。

    “不担心,这样轮不到的可以就近吃饭,也是一件民生好事?!痹莸乃档?。

    “袁老板,这逼装的好,闪到我了?!蔽橹弈晃抻锏男砭貌诺?。

    “嗯,马上营业时间了,你去排队吧?!痹?br />
    “哦,好的?!蔽橹匏匙呕熬陀ο铝?。

    到了门口才反应过来。

    “袁老板真是越来越有气场了?!蔽橹蘅醋爬锩嬖莸谋秤?,感慨的说道。

    “咦?又是你们?”伍洲来到门口就发现了最近这两天常来的人。

    黎城和张帆,两人的组合实在有点抢眼,现在又站在门口,伍洲自然好奇。

    “嗯,你好?!崩璩钦泻袅艘痪?。

    而一旁的张帆则含蓄的笑了笑,并不说话。

    “真是奇怪的组合?!蔽橹扌⌒∩泥止?。

    站在最前面的黎城实际上已经听见了,却没有转身。

    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就好。

    “有趣?!蔽诤T诤竺婵吹秸庋淖楹弦菜档?。

    虽然这几天经常听到这样的组合,但还是觉得很有趣。

    而且每次黎城都会问张帆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

    不一会,午餐时间开始,照例的黎城点了东坡肘子和牛肉。

    这两道菜是张帆最爱吃的,这点黎城还是发现了的。

    还是和前几次一样,黎城边吃,边问些奇怪的问题,张帆基本能回答的都回答了。

    吃完饭,两人一般都是各自回去。

    这次张帆却停住了。

    “大老板,您要是有什么事就直说,老是这样请我吃饭不好?!闭欧目谄苁俏弈?。

    “真的没事,就是想一起吃个饭?!崩璩侨险娴乃档?。

    “您是老板,请吃饭我受不起,要是真没事,下次就算了吧?!闭欧煌酚行┗ò椎耐贩?,常年的重活让他的背有些弯曲,但说话还是很一板一眼的。

    “这么几次您都没认出我来,我想你确实忘了?!崩璩翘究谄?,突然这样说道。

    “我确实不认识您?!闭欧隙ǖ牡阃?。

    他的生活简单,哪里认识这样的大老板。

    “二十年前,您在当兵吧?!崩璩撬灯鹫饣暗氖焙蛴行┑男朔?。

    “是的,这大家都知道?!闭欧故呛芙魃鞯?。

    他可不信一个大老板会和他一个小人物交心。

    “九三年也是八月份的时候您是不是休假坐火车回家了?!崩璩堑幕安⒉皇俏示?,而且肯定句。

    “这……”张帆有些语塞。

    说实话他还真不记得这回事,他当的不过就是义务兵,两年就回家的事情,有个假期回家的时间还是不算少的。

    那么久远以前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了。

    “那年天气特别热,我母亲带我去苏省找我父亲,那时候他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世道又乱,很不方便?!崩璩撬底诺氖焙蚩谄且恢庇行┘ざ?。

    “额……”张帆其实有些尴尬。

    一个不熟悉的人在你面前说些**的事情确实有些尴尬。

    何况他并不想知道大老板的发家史,他今年已经快要四十,早就过了信这些的年纪了。

    而一旁的黎城却没有管这些,自顾自的说道。

    “车子是绿皮车,特别热,开着窗子还有有些凉风,我妈紧紧抱着我,直到坐到位置上?!?br />
    “后来我妈说,她的行李都是别人给搬上车的,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开始几个小时连厕所都不敢去?!崩璩呛苡行└写?。

    “不好意思,您是想说什么?”张帆在黎城说话间隙,插了句嘴。

    这几天黎城都这样,请吃饭,问问题,让张帆都既不耐,又忐忑。

    好不容易问了又扯着别的,张帆这才忍不住了。

    黎城:“……”

    ps:不好意思今天晚了,昨天写到六点,然后菜猫的圣诞节就睡过去了,睡过去了,睡过去了。。。。。。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