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每次都这样?!甭抻锏乃始?。

    漫漫很是乖觉的就出去了,出去还可以欣赏欣赏青年才俊呢。

    不一会,已经进店帮忙的周佳就出门了。

    “各位可以进来了营业时间开始了?!敝芗讯宰琶趴诘氖晨退档?。

    “果然是分毫不差,袁老板这时间观念是练过的吧?!笔晨袜洁炝艘痪?。

    “可不是,我老大最近都夸我时间观念好了?!绷硪桓鍪晨椭苯咏涌谒档?。

    “那是好事啊?!绷硪桓鍪晨托ψ潘档?。

    “嗨,能不好吗,来这里吃饭每一分钟都得算好,久了可不就习惯了?!笔晨鸵涣澄弈蔚难?,但表情眼神分明是高兴的。

    开始营业,等待的食客都挺高兴的,除了一个人。

    这人就是黎城,他本来以为这地方清净人少,不管是味道或者价格都不错,最妙的是位置还离邀请的那位近。

    只是现在一看,哪里清净分明就是吵闹的不得了。

    看看这身后的长龙,还有边上离得他远远的男人也让他很是烦躁。

    “请进?!崩璩侨每恢?,让身后的人进来。

    还好认识黎城的人不多,除了乌海和漫漫,就只有石总了。

    毕竟黎城也不是什么明星,不特意说,或者细看还真不一定能认出来,真人和报纸上的还是有些差别的。

    “您先请,您先请?!北焕璩钦泻舻哪腥艘涣尘执?,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只能指着门口说道。

    “今天是我请你,自然是你走在前面,没事的?!崩璩翘群苁瞧胶?,好似完全以平等论交。

    “不敢不敢,您先请?!蹦腥肆谑?,并不走在前面。

    “堵在门口也不好,那我们一起进去吧?!奔腥苏娴牟辉敢庀冉?,黎城只能这样建议道。

    “行,行,您先请,先请?!蹦腥吮秤行┩淝?,看起来也有四五十岁了,很是不安的说道。

    黎城有些无奈了,见男人一脸坚决,只能先行进店。

    这样一番下来,还是挺引人注目的,毕竟两人实在有些不搭调。

    黎城穿着精致考究的西装,从头到脚全部都一丝不苟,认真严肃的样子。

    就连手腕的手表,脚上的皮鞋,还有领口的小装饰,这些都在显示着黎城的不凡,而对面被黎城礼让的男人却完全相反。

    这人穿着满是泥浆的工作服,看起来就是工地工作的,灰扑扑的短发,脸上都不甚干净,脚上自然也满是泥灰,都让人担心他会不会走一步掉一路的泥灰。

    唯一算得上干净的就是那双手了,看起来也是关节粗大,看起来就是做苦力活的,这两人看起来就不会有任何交集的样子。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漫漫用手肘撞了撞边上的乌海,一脸好奇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蔽诤3硕怨赜诔院突氖虑橛行巳?,其他都不怎么关心。

    “这黎总好歹也是青年富豪,这个人看起来却太普通了吧?!甭酚薪槭碌姆治?。

    “什么普通,就是工地干活的,这黎总耍人玩呢?!绷韬瓴宦目戳丝醇洳淮畹牧饺?。

    “你说那人什么来头,这样一个大老板请他吃饭?”食客们也小声的议论。

    “说不定就是什么隐藏人物呢?!闭馕皇晨涂雌鹄匆彩且桓瞿远创罂闹?。

    “我看是那个大老板失散的爹比较靠谱?!庇惺晨驼庋虏?。

    “小说看多了吧,我觉得那就是普通人,没看那人都紧张成什么样了?!绷硪晃慌哦拥氖晨涂隙ǖ乃档?。

    “就是,对爹还能是像朋友一样?”明显不信的说道。

    “那你说这看起来就很豪的大老板为什么请这样一个人?”脑洞大开的食客不服气的说道。

    “我可猜不出那些老板的心思,猜得出来我就做老板了?!闭馕皇晨鸵彩翟?,明白的承认了不知道。

    “明显就是一个老板,一个员工而已?!笔晨偷难凵袷呛芎玫?。

    一眼就看出这人的局促紧张,虽然黎城表现的很亲和。

    就是这样食客们才好奇,直接开始小声的议论,这个看着好似农民工的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让这样一个穿着就表现我很贵的男人请客吃饭,关键还挺和善。

    而被众人议论的中心,穿着工作服的男人叫张帆,还真是工地上班的,负责给室内抹灰,不过他现在自己也一脸迷惘。

    今天眼看就要到吃午饭的时间,工头带着经理就找了过来,说是这里有人找他,还挺急的。

    别说洗漱一下,就是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下来,就直接被经理亲自开车送到了这里,见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关键这人还是经理口中说的大老板,整个工地的老板。

    再怎么莫名其妙,张帆不想也不能多说,反正他只是个干活的,要知道这一整年的工资还被拽着呢。

    工地都实行发生活费,年底发工资的习惯。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走之前洗了个手,手还算干净。

    “你看看你想吃什么,这是菜单?!崩璩俏⑿ψ?,很是自然的把袁州小店做工精致的菜单递了过去。

    “哎,谢谢?!闭欧醋虐拙坏牟说?,把手不着痕迹的用自己里面的衣服擦拭了一下,才拿起。

    不过这一拿起来就有不安了。

    这哪是他舍得吃的,一个普通的蛋炒饭都要188,更不得了的是一个茶叶蛋都要1888,要不是见眼前的大老板一直笑眯眯的看着。

    张帆真想骂人“这哪是给人吃的,给人看的吧,这么贵怎么舍得吃?!?br />
    是以张帆拿着菜单久久不说话了,也不敢点,也不敢说。

    “我来点吧,工作比较辛苦,吃点肉?!崩璩敲榱艘谎鄄说?,瞬间心里暗怪自己不仔细,笑着拿过菜单说道。

    “不用不用,大老板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说?!闭欧行┦懿涣苏庋钠?,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吃个饭?!崩璩前哺У乃档?。

    “那行,您点吧?!闭欧璩侨肥挡幌裼惺裁词碌难?,只能光棍的说道。

    “那好我点餐?!崩璩堑阃?,露出笑脸。

    “姑娘,来份东坡肘子,凤尾虾,灯影牛肉,缠丝兔,蚂蚁上树,熊掌豆腐,再来两个炒饭,一个金陵草素菜?!崩璩强刹换峥推?,菜单上能点的,基本都被点了一遍。

    就连漫漫都小声的说了句“土豪?!?br />
    然而这逼还没装完,就被周佳微笑打断“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每一位客人所点的餐点都必须吃完,当然特指餐点,配餐这些不这么要求?!?br />
    “什么意思?”黎城皱眉。

    “若是有剩餐,请恕小店再不接待?!敝芗岩涣橙险娴乃档?。

    这就新鲜了,这还是在黎城成功后,第一次有人这样对他说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