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袁州小店门口还是热热闹闹的,外卖的小贩络绎不绝的在排队的人群中兜售。

    “冰凉解渴的椰子汁,有没有来一罐的?!?br />
    “西瓜,西瓜汁嘞?!?br />
    “养胃小米粥、补血红豆粥咯,有没有来一碗的?!?br />
    这些叫卖的声音就这样穿梭在安静的小街当中。

    买的人还不少。

    不过这也是肯定的,看着店里那些人吃的津津有味,本来看热闹的都饿了,何况是那些本来就饿着等吃的人群呢。

    只是现在店里除了换菜的,苏沐和自己妹妹也发生了一点事情。

    “哥哥,你说你不吃的?!彼浙宓拿妹妹趾芎锰?,人如其名叫苏月笙,她现在一手护着烤串,一手抱着黑猫。

    两人本来就是站在一旁,等到点餐的时候,也就顺势使用的站桌,毕竟苏月笙抱着猫,也不好离其他食客太近。

    “我没说过哟,再说我只是尝尝?!彼浙逡涣澄匏?,仗着身高优势轻易的拿到一串牛肉。

    细细的闻了闻,然后才一片蘸盐,一片不蘸盐这么吃的。

    “哥哥,你可以再点一份的?!彼赵麦贤笸艘徊?,指着袁州说道。

    “点一份要从外面开始排队?!彼浙逯缸磐饷骝暄训某ち始?。

    “好吧,那就分哥哥一点,不能多,就七串?!彼赵麦暇澜崃艘换?,还是这样说道。

    “好的,那剩下的八串哥哥就给你留下一串牛肉的,不用谢了?!彼浙迕凶牌恋奶一ㄑ?,眼都不眨的说道。

    “哥哥!”苏月笙不满的叫道。

    然后两人就这烤串的归属问题进行了一番,兄妹之间的友好讨论。

    而苏沐开始吃烤串的原因,还要归咎于萌萌的解说,看人吃的时候总是最香的。

    比如看到人吃泡面,问到那个味道就觉得美味的不得了,口中唾液分泌,肠胃也提醒需要进食,这种诱惑一般人还真抵挡不了。

    最重要的是袁州做的烧烤不光是形容,闻起来好吃,就连吃起来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

    两个小时过去的很快,许多的人都没吃到,但袁州小店的规矩一向如此,准点关门。

    还好有机智的看时间不够就回去了好多,当然边上的小摊贩众多,到没有饿到。

    而边上徘徊的小摊贩也都笑眯眯的,基本赚的盆满钵满。

    “袁老板下次烧烤是什么时间?”袁州站在正对门口的地方,目送食客,有人就开始发问。

    “会另行通知?!痹菹肓讼?,他并不能知道未来的天气,也就这样说道。

    “那大概什么时候有一次?”没吃的食客关心,吃到的当然也关心。

    “直接说一个月会有几次?!笔芄鄄烀羧?,从袁州的话语中就知道了,烧烤不会???,直接问道。

    “五次,现在还有四次?!痹葜苯友≡窳俗钌俚拇问赐瓿?。

    “果然少?!笔苤迕?。

    “各位路上小心,晚安?!痹萑床⒉还苷庑?,今天跑了一整天,他也相当的疲劳。

    调整状态才能以最好的精神支持两个小时的烤制,现在时间结束,就只想好好休息一番。

    得到想要的答案,食客们也不再逗留,纷纷离开。

    这一晚的临时烧烤掀起的风波在袁州这里算是过去了。

    但在其他地方还没有,这几天晚上摆摊的烧烤生意明显好了许多,点五花肉和牛肉的人也多了许多。

    而这些消费都被人记录在案。

    蓉城的中心城区,椿西大道一栋33层高的大楼,20层的位置。

    一间大型的办公室,里面除了办公还有用于小型会议的会议室,接待室,各种功能室一应俱全。

    现在棕色实木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干练的男人,穿着合体的西装,带着金边眼镜,年约四十的男人正翻阅着眼前的文件。

    “这就是你一个月的成果?”男人说起来话来都带着领导范。

    “是的,这三个区域是最繁华的,我们建议在这个区域开设连锁的第一件餐饮?!闭驹诎旃蓝悦娲┳虐壮囊?,黑色西裤,一头利落短发的女人说起话来也信心满满。

    “一个开发区,你告诉我和富人区、旅游区的人流量和消费水平一样?!蹦腥俗啪妥源懿闷?。

    “老总放心,我们经过至少五次的数据比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倍谭⑴瞬⒉缓ε?,而是肯定说道。

    “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蹦腥撕仙衔募?,抬头眼睛严肃的看着面前的人。

    “是这样,旅游区那边的餐饮已经非常发达,而且都是游客,客人的忠诚度不高,市场发展也已经成熟,并没有我们插手的余地?!倍谭⑴酥苯幽霉募?,指着区域图说道。

    “嗯?!蹦腥说阃?,表示有在听。

    “至于富人区那里的消费水平虽然很高,但是餐饮这块整体来说却不高,同样市场成熟不可冒进?!毕讼擞袷种缸磐┳幽瞧?,女人肯定的说道。

    “这也不是选择一个开发区的理由?!蹦腥酥缸旁菪〉晁诘哪且黄蛩档?。

    是的袁州小店所在的就是开发区,周围全部都是公司,各种林立的公司,开在每一层的楼里。

    周边环绕的也都是苍蝇馆子,并没有什么大型超市,商业街。

    可以说吃喝玩乐都没有,住在这里的都说老城区的蓉城人,或者好似袁州父母这样迁过来的,生活水平普遍不高。

    “有,因为这家小店?!倍谭⑴嗽俅斡檬种缸诺赝急旰斓奈恢?,那里也就是袁州小店。

    “哦?”男人意义不明的哦了一声。

    “我们调查过,这家店的每人平均消费水平都达到五百以上,当然这是一顿饭的价格,而且里面的定价很是昂贵?!倍谭⑴怂党鍪率?。

    “那里每天营业时间只有六个小时,至于晚上的酒馆人数太少,没有计算价值,但是那里每天去的不包括游客之类的,那店连??投悸悴涣?,因为时间短,地方小?!倍谭⑴怂底旁菪〉甑娜钡?。

    “不过因此那周围的苍蝇小馆子都声音基本每天都是爆满,包括那些流动摊贩,这在其他地方难道一见?!?br />
    “就这样也消化不了越来越多的客人,周围以为多出十六家私房菜馆?!倍谭⑴艘豢谄党隽嗽菪〉昕暌岳吹挠跋?。

    “就凭借这一家小店,拉到了和富人区、旅游区一样的消费水平?”男人有些不相信。

    “是的,店内做菜的只有一个人,也就是老板?!倍谭⑴丝隙ǖ牡阃?。

    “你告诉我这是一个人拉动了一个区的GDP?”男人更加不信了。

    ……

    ps:实在不好意思,菜猫这么晚,主要手速太慢,为了避免被说乌龟,菜猫要声明一下,菜猫的爪子受伤了,有些发炎,是爪子拖了后腿。

    三更求票,拉开爆发的帷幕咯~拜托拜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