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能十二小时?!笔苌锨?,一脸严肃的开口。

    “你怎么也来了,今天没人?!蔽诤J侨鲜妒艿?,毕竟一周来好几次的不多。

    “嗯,我每天只睡五个小时,袁老板辛苦一些,六个小时足够?!笔芟仁嵌宰盼诤5阃?,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过这话一出,现场沉默了。

    就连乌海都忍不住说道“你这么努力,我们还努力个毛,你这不是提议,是毒鸡汤!”

    这下众人连吐槽的心都没了。

    一个是电子公司老总,一周起码来袁州小店三次,有时还会剩下一瓣大蒜的土豪。

    另一个是知名青年画家,把袁州小店当食堂的主。

    这两人确定不是在炫耀?众人一阵无语。

    “我觉得,我们应该想想晚上补偿的烧烤是什么?!焙靡换?,才有食客转移话题。

    “说的也是,这烧烤是什么?”食客不约而同的望着乌海。

    这里面熟悉的食客都知道乌海曾经跟着袁州学习过。

    “乌海,你知道是什么?”石总直接问出口。

    “我怎么知道,那家伙关门我都不知道?!蔽诤:苁俏抻?。

    “亏你住的这么近?!笔懿豢推乃档?。

    “关你何事?!蔽诤1纠淳鸵蛭怀缘椒共豢?,现在被人怼了肯定不会忍着。

    当然心情好的时候也不见得会忍着。

    “啧,脾气真差,不过我觉得是新菜?!笔芎苁窍悠?。

    “走吧,还是晚上来看看,应该是袁老板出的新菜?!庇惺晨鸵舱庋胶?。

    “废话,没吃过,没听过,没见过,当然是新菜?!蔽诤K只沸?,理所当然的说道。

    “等等,这样说起来,今晚没酒喝?”石总突然想起这事,关心的问道。

    “当然没有?!蔽诤P以掷只龅乃档?。

    他今天并没有抽到没酒喝,见别人抽到的也没有,是以才会这么开心。

    “别急着开心,我并没有抽到?!笔苄γ忻械乃档?。

    “那你激动什么?!蔽诤R徽笪抻?。

    边上全程围观的食客表示,这两人真的很幼稚,当然他们也很关心这个问题。

    “据我所知,袁老板还没食言过,这个请假条又没说喝酒的事情,这怎么办?”食客指着请假条,逐字逐句的分析后说道。

    “想太多,我觉得袁老板自有解决办法?!闭馐呛芟嘈旁习宓氖晨?。

    “行了,都散了吧,我看里面也没人?!蔽诤;邮?,然后先行离去。

    “走吧?!笔芤不赝范宰派砗蠊郧?,一言不发的秘书说道。

    “好的石总,车子已经在街口了,请问晚上需要过来吗?”秘书小姐穿着尖尖的高跟鞋,但走在路上却没有什么声音,显然训练过。

    “当然?!笔芾硭比坏牡阃?。

    “我们八点过来看看怎么样?”这是好奇新菜,但更好奇袁老板如何解决酒馆问题的食客。

    “没问题,一起来?!闭飧鎏嵋榛竦昧舜蠖嗍晨偷脑尥?。

    而还在车里的袁州则觉得耳朵痒痒的,被念叨的都感觉到了。

    夏夜的天黑的晚,今天的天气还不错,现在都还有些亮光。

    七点五十的时候,申敏来到袁州小店大门口,正好碰到了等在门口的乌海和其他食客。

    “各位都是喝酒的?”申敏并不知道今天喝酒的都是谁,看见这么十好几个人还吓了一跳。

    “不是,袁老板不在,你不知道?”乌海指着门上的请假条,说道袁州的时候,带着咬牙切齿。

    “知道的,这是袁老板吩咐的,我来开门,然后招呼喝酒的客人,老板晚点会回来?!鄙昝艄怨缘牡阃?,从背后的书包里拿出钥匙。

    “还有这一手?!笔晨兔撬布湮抻?。

    不过想想也对,现在的酒馆确实不需要袁州也没事。

    “吱呀”一声,申敏拉开大门,大厅里就有一个袁州平常用的架子。

    也就是曾经用来写打折的荧光板。

    申敏一进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荧光板摆到外面。

    然后轻轻插上电源,荧光板就开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袁老板的品味还是这么清奇?!笔晨涂醋叛匏椎挠獍?,很是不适应的说道。

    “一直如此?!蔽诤N弈蔚乃档?。

    不过等众人看到荧光板上的告知就更加无语了。

    [今晚老板不在,只提供郫筒酒,仅供已经购买的饮用。]落款自然还是袁州。

    “说的好像平时提供菜色了一样?!蔽诤:苁遣宦乃档?。

    “乌大哥,平时有提供酒鬼花生?!鄙昝羧险娴乃档?。

    “我说的是菜?!蔽诤:敛涣澈斓木勒?。

    “感觉袁老板每次都在逗人?!笔晨涂醋耪飧龈嬷?,很有些无语。

    “不会,老板说今天晚上会做烧烤,用来补偿晚餐没开门的事情?!鄙昝糇偶钡慕馐?。

    “开玩笑的?!笔晨图昝舻闭?,也就解释了一句。

    食客们还是挺相信袁州的节操的。

    不过现在最不相信袁州节操的应该是系统。

    本来袁州领取了烧烤大师(高级)这个称号,随之而来的坑自然就是需要袁州去摆摊,但袁州却把这个用来作为对食客的补偿。

    这样的做法,系统还真不好说袁州违规,也就只能默默看着。

    还好,今天晚上的蓉城进城的时候并不堵车,是以四十分钟,白师傅就载着两人回来了。

    当然姜嫦曦是直接把袁州放在了小街的路口上。

    “谢谢?!痹莨厣铣得?,轻声说道。

    坐在车里的姜嫦曦没说话,挥了挥手,然后白师傅的车子才开远。

    袁州并没有从前门进去,而是直接从后门进入小店。

    上楼洗漱一番后,才再次来到厨房,开始准备凌晨烧烤的事情。

    而在酒馆二楼喝酒的几人全然不知晓。

    “作家今晚留下来吃烧烤不?”这次喝酒的是许久没见的萌萌。

    “我就不了,喝完趁着微醺刚刚好写东西,这感觉妙极?!弊骷乙簿褪亲猿菩∷导业哪歉瞿腥?。

    “哎哟,萌萌你晚上直播的时候可别拍到我?!绷硪槐叩氖窃沤详乩吹乃浙?。

    这次他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来了一个少女,看起来年纪很小,安静的低头坐在一旁,怀里抱着一只黑猫,听见苏沐说话才会抬头,很是害羞的模样。

    “为什么?”萌萌一脸好奇,脸上带着喝酒的红晕,看起来更加可爱了。

    “我长的太好看,要是出现了,抢了你的风头,你还怎么直播?”苏沐喝下一口酒,很是自然的说道。

    萌萌一阵无语,还好,烧烤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不知道有什么烧烤能弄出什么花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