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可以下次介绍,我们先去吃东西?!痹葑钪栈故敲挥腥ツ猩奚?。

    “不用,路上再吃都可以,或者你单独给我做一顿也是不错的选择?!苯详匾涣车拇傧?,语气带着满满的调侃。

    “晚上有烧烤,你可以来?!本驮诮详匾晕莶换峄卮鸬氖焙?,他却一本正经的说道。

    “噫?又开展了新业务?”姜嫦曦一脸惊讶。

    “嗯,去吃饭?!痹莸阃?,转身带着人,往正街上走去。

    “准备去哪吃?是那个张阿婆的水饺还是那边的米凉粉,要不是晚上有你的烧烤,我还真想试试你说的小杨烤鱿鱼?!?br />
    姜嫦曦噼里啪啦的报出一长串的吃的,最主要的还是这都是刚刚袁州介绍过得。

    这样看起来,姜嫦曦虽然只是简单的“哦、嗯”这样的回答,却也是真的认真在听,而不是敷衍。

    “你想去哪?!痹菪睦镉行└写?,难得绅士温和的问道。

    “要不你去我家给我做?试试我这个美女的厨房和你的有何不同?”姜嫦曦眼珠一转又是赤果果的调侃。

    “有时候你还是不说话更像美女?!痹萑滩蛔∥抻锏乃档?。

    “哎,没办法,姐姐我太好了,你也觉得我太美不好,对吧?!苯详仄奈粤档?,撩起一缕头发。

    “吃小馄饨,就在那边?!被诟崭战详氐纳平馊艘?,袁州不发表关于美女的看法,只能直接转移话题。

    “那也行,圆规袁老板请客吗?”姜嫦曦一脸惊奇。

    “对,我不小气!”袁州强调了一遍。

    “我可没说你小气,圆规老板?!苯详匚孀焱敌?。

    “嗯,那就吃饭去?!痹莸阃?,表示相信,然后带着姜嫦曦去了吃馄饨的摊子。

    “这就是你说的小馄饨?好像换人了?!苯详乜醋琶飨圆皇侵心攴蚱薜档?,两位男子,疑惑的问道。

    “应该没有,那对夫妻的是儿子?!痹菹赶傅目戳丝?,这才肯定的说道。

    “哦?这袁老板这都知道?”姜嫦曦即使是坐在灰朴朴的小店,也看起来光鲜亮丽,气场这种东西很奇怪。

    “看出来的?!痹莩鲜档乃档?。

    姜嫦曦耸肩,也不知道信不信,但袁州并不是很在意,而是转头直接开始点餐。

    小馄饨的包法很简单,不过就是一张少女手掌心大小的薄皮,用竹片擀起一点纯肉馅,再用手掌一捏,一个小馄饨就好了。

    这样的包法,熟练的一分钟就可以包好半碗的量。

    “噗噗”

    丢进滚水里一煮,馄饨皮立刻变得透明,隐隐露出里面的粉色的肉。

    在汤里加上鲜辣粉,葱花,一点盐巴,最后当然是最重要的小虾米和紫菜末。

    有了小虾米和紫菜连增鲜的鸡精味精之类完全不用放。

    小馄饨的汤也就是合着馄饨舀起来的面汤罢了。

    只是这样滚烫的汤和小馄饨一倒进碗里,瞬间就把那些干货泡开。

    一瞬间鲜味混着一些鲜辣粉的辛辣味道,直接就勾起了人的食欲。

    “嗯,好不错的样子,我先吃了哦?!苯详匾膊幌悠饫锏耐氲?,拿起筷子就兴奋的说道。

    “嗯,这个热吃比较好?!痹萦行┗衬?,又有些失落。

    以他超人的味觉自然发现这个味道已经有了变化,不再是以前的味道了。

    换了人,味道也就不同了,哪怕是原来人的儿子,味道也不同,所谓一人一味也不过如此了。

    “啊呜,啊呜?!苯详爻缘暮苁腔独?,吃了一小半,才抬头看见袁州没吃,不由开口问道。

    “不是说热的更好吃吗?!?br />
    “嗯,准备吃?!痹莸阃?,然后拿起塑料勺子开吃。

    馄饨皮薄,稍稍一放久,外面的皮也就化了,袁州吃的时候已经有些化了,味道也不同。

    但袁州还是吃的津津有味,回到这个地方,吃的已经不是味道了,而是记忆,他基本和姜嫦曦一起吃完。

    “好撑,是不错?!苯详匦γ忻械?,面前有两个空碗。

    而袁州则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晚上7:50。

    “我们该走了,你还有事吗?”袁州本打算直接走,突然想起姜嫦曦来这是有事的,顿时有些赫然。

    “没事,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叫人帮忙拿了?!苯详匾涣嘲哺У乃档?。

    “嗯,那晚上来吃烧烤吧?!痹菰俅窝?。

    “放心,袁老板的餐点当然不能错过,何况是你亲自邀请?!苯详氐阃酚ο?。

    “嗯,走吧?!绷饺怂祷凹?,白师傅的车已经开到旁边,袁州帮姜嫦曦拉开车门。

    “谢谢?!苯详刈礁奔菔?,袁州一个人坐到了后座。

    上车后,袁州又恢复了一贯的寡言,而姜嫦曦则看靠着椅背闭目休息。

    车里放着司机白师傅喜欢的老歌,嗯,是摇滚老歌。

    里面不知名的歌手正在撕心裂肺的唱着袁州听不懂的歌词。

    袁州这里气氛安静平和,而袁州小店那里就完全不是了。

    就从看到那张A4纸开始,食客们就觉得不妙。

    “怎么回事,小店门口排队的这么乱?”说话的是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领带上还有着钻石领夹。

    “石总,我先过去给您看看?!北呱弦桓錾聿穆畹呐?,穿着职业套裙,闻言精致的脸上露出询问的神色。

    “不用,我自己去,也不知道袁老板怎么了?!北唤惺艿哪腥酥迕?,边走边说。

    “也许是没注意这些?!迸瞬虏獾乃档?。

    “你新来可能不知道,我不喜欢边上的人多话?!笔芸戳艘谎郾呱系钠僚?,语气不咸不淡。

    “对不起,我知道了?!迸肆⒖淌樟采裆?,站到石总左后方。

    石总满意的点头,随着两人越走越近,就听见了袁州小店门口的议论声。

    “看到一个白色的就知道不好,走进一看居然真的是请假条,袁老板你太坑了?!闭馐窍胍鎏斐ず康奈诤?。

    “这是毫无征兆,居然又是猝不及防的请假,我可是攒了三个礼拜才来的?!绷硪晃皇晨鸵涣澄抻?。

    “强烈要求袁老板不休息?!闭飧鎏嵋樵葜懒丝隙ɑ崴嫡馓蝗说?。

    这不就连一旁的食客都看不下去了。

    “你也太周扒皮,不休息不可能,我觉得每天十二小时,剩下十二小时休息就差不多?!闭馕皇晨鸵涣晨犊乃档?。

    这下众人议论纷纷,石总也知道了原因,忍不住心底想说“我有一句TMD不知当讲不当讲?!?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