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完电话到袁州收拾完,也不过二十分钟。

    “不知道将来的女朋友出门要收拾多久?!痹莺苁呛闷?。

    边想边走,这次袁州穿的很是休闲,穿着干净的卡其色休闲裤加白T恤,站在路口等着姜嫦曦。

    不一会,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嗞”的一声停到袁州面前。

    “哎哟,穿的挺帅的,这是准备回家相亲?”姜嫦曦也没出来,直接打开后排的车门,看见袁州就调侃的说道。

    “不,我每天都有这样?!痹菀涣逞纤嗟乃档?。

    “哈哈,袁老板也自恋了哦?!苯详匦ψ磐镒俗?,让袁州进来。

    “没有,我只说实话?!痹葑春?,腰背挺的笔直。

    “行了,来玩笑的,放松点?!苯详睾眯Φ目醋旁?。

    “嗯,谢谢你,车费多少?!背底踊夯嚎?,袁州看着关闭的计价器,突然问道。

    “来回三百块,等的话另算?!苯详馗纱嗟乃档?。

    “那麻烦师傅你等一下,晚上我直接回去?!痹菘悸橇艘幌滦枰サ牡胤?,然后才说道。

    “可以,放心吧,嫦曦的朋友我肯定给个好价钱?!卑资Ω党米诺群炻痰频氖焙?,回头笑着对袁州说道。

    “麻烦了?!痹菘推乃档?。

    “不客气,小伙子不用客气?!卑资Ω敌γ忻械囊膊恢氲?,或者误会了什么。

    “嗯?!痹莸阃酚ο?。

    红灯结束,车子继续前行,不过车里很是安静。

    姜嫦曦脸上带着疲倦,近看还有些不明显的黑眼圈,例行调侃完袁州就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

    而袁州则坐在后座上静静发呆。

    其实蓉城离梅山也不远,就算乘坐大巴也不过一个小时多一点的车程,开车就更近了,四十分钟足以。

    但袁州却已经六年没有回去过,也就是自从高中毕业就没在回去。

    梅山是袁州的家乡,那时候的袁州就是过年也不愿回去的,那里没有房子,而父母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亲戚。

    就连袁州的父母也是清明节才会回去烧香,而基本袁州不是在读书,就是认为下次再回去也无所谓。

    父母过世后袁州更不会回去,太过触景伤情。

    这次看见李静后,却突然勾起了袁州久远的回忆。

    这里其实不止伤心,更多的还是开心。

    不管是和家人温馨的记忆,还是和同学朋友的,总是好的多过不好的。

    是以袁州这才匆忙之间决定回乡。

    不过回乡也没有什么匆忙不匆忙的。

    “小伙子,已经到梅山了,你看你们哪里下?”白师傅的话语打断了袁州的思绪。

    “还挺快的,袁老板你哪里下?”姜嫦曦坐起身,好奇的问道。

    “我就在金逸路下,你呢?”袁州直接说了梅山的主街,然后转头看向姜嫦曦。

    “我先和你一起过去?!苯详乜戳丝词奔?,才说道。

    “好咧,马上就到?!卑资Ω狄簧汉?,车子平稳的向着主街开去。

    梅山的地面虽不是柏油马路,但也是平整的水泥地,街道两旁的商店看起来就有些年头了。

    “看起来还不错?!苯详匾彩堑谝淮卫疵飞?,下车顺嘴就说道。

    “不错吧,这里的东西还是很齐全的?!痹萁庸巴肪退档?。

    “哦?”姜嫦曦点头。

    姜嫦曦这个哦,一下子就打开了袁州的话匣子。

    也许是地方太过熟悉,熟悉到这里的小店都没有变化,袁州一下子有了谈性,直接就介绍了起来。

    “说起来,我读书的时候常来这里,不过这家照相馆拍照很难看,居然还开着?!彼嫡饣暗氖焙蛟菽训眯α?。

    “你都说不好看,那应该是不好看?!苯详匾卜狭艘痪?。

    “当然,不过这家的摄影师很有意思?!痹菹肫鹪恼盏氖焙?,那个摄影师的妙语连珠,又公正的说道。

    “这家看到没,这家是网吧,看起来现在有证了?!痹葜缸徘懊婀易臶恒隆网吧]招牌字样的店面,小声说道。

    “原来这里有个小摊,老板是豪爽的大妈,喜欢喝酒,但做的酸辣粉很好吃,我以前每天放学都要吃一碗?!?br />
    “变样了,把几个空房间做成了一个小型市场,说起来秘密基地就在这里?!?br />
    “哈哈,这棵输没有换,你看这里的被雷劈过很独特?!?br />
    “租书店,押金十块,一块钱一天,上课被老师缴了,十块押金没了,伤心了好久?!?br />
    紧接着袁州就滔滔不绝的把主街上所有的店铺都介绍了一遍。

    这还是姜嫦曦第一次见到袁州这个模样,简直是个话唠,不过意外的有些人气了。

    走完小街,前面隐约可以看见,几栋白色有些破旧的楼宇。

    “前面就是学校,你要不要去看看?”袁州站在街尾说道。

    “好啊?!苯详孛挥杏淘ゾ偷阃?。

    “我曾经在这里读书,现在居然关了?!痹莸目谄呕衬詈筒恢纳烁?。

    “那这房子质量不错啊?!苯详赝蝗环缏砼2幌嗉暗母锌?。

    “嗯?”袁州一脸懵逼。

    “你读书的时候肯定八十年代了吧?!苯详刈凶邢赶傅目戳丝丛菟档?。

    “……”袁州觉得什么气氛都没了。

    一言不发的带着人往学校里面走。

    姜嫦曦安静的跟在后面。

    “看起来都朽坏了,这里以前还有几个木质建筑,是凉亭?!痹葜缸偶缚樾嗄舅档?。

    “嗯?!苯详啬阃?。

    “这个是教学楼,不过我们学校没有图书馆?!痹葜缸胖髀?,几乎每一处地方都介绍了一遍,很像专职的导游。

    “挺好的?!苯详匾彩侨险娴那闾?。

    天色悄悄的暗下来,两人就这样逛了好几个小时。

    期间姜嫦曦一直安静的听着,而袁州则情绪高昂的说着,看起来两人很是和谐。

    “说起来,我们都是住校,男生宿舍还是不错的,六人间?!痹葜缸沤萄ケ澈蟮哪且欢?br />
    楼说道。

    “咕?!苯详卣胨祷暗氖焙?,肚子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两人沉默了一下。

    这一声打破了袁州刚刚的情绪,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居然就这样讲了好几个小时。

    看了看姜嫦曦,她还是神色如常,没有一点厌烦,这下袁州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听人啰嗦是很烦的事情。

    更何况是,是听一个人啰啰嗦嗦的几个小时。

    “对不起,我请你吃饭吧?!痹葜迕?,严肃认真的说道。

    他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满,想要补偿姜嫦曦。

    “哈哈,没事,你不是还要带我看你们宿舍吗?!苯详刂缸乓慌缘姆掀ビ?。

    “没事,反正也没人了?!痹菘戳艘谎劾暇傻男÷?,语气很有些怅然。

    “你不是还有同学,估计你现在可是混的最好的,要不要开个同学会之类的装逼?!苯详匦γ忻械慕ㄒ?。

    “真是耿直的建议?!痹荼硎舅∪挥行┪扪砸远?。

    “当然,良心的人,良心的建议?!苯详卮傧恋乃档?。

    “你这气氛都破坏干净了?!痹菀涣澄抻?。

    好一会袁州又默默地说了句“谢谢安慰?!?br />
    “不客气,我这知心大姐姐当的不错吧?!苯详匦α?,露出不明显的酒窝。

    “不错?!痹莸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