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请卡的邀请已经发出,而袁州的邀请发出后,黄玲还是很开心的。

    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自己弟弟这个好消息。

    “小利,袁老板请我们试菜,就是明天?!被屏嵋豢啪驼庋档?。

    “真的?”黄利苍白的脸上有些怀疑。

    “当然是真的,刚刚才告诉我的?!被屏嵝ψ诺阃?。

    “姐姐,虽然我想去吃,但是不想花那笔钱?!被评涣尘?,然后犹豫的说道。

    “当然不能花,那是你治腿的?!被屏崛险娴牡阃?,看着黄利。

    “难道是真的?”这下黄利苍白的脸上才浮起一层红晕,很有些少年人的兴奋。

    “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被屏嵝ψ诺阃?。

    “太好了,终于能吃到袁老板做的菜了?!被评朔艿恼酒鹄?br />
    黄利是很喜欢袁州的,袁州的事情现在这这条街上几乎是传的神乎其技了。

    什么父母意外去世,自己坚强独立,刻苦学习了厨艺然后回来继承小店辉煌。

    还有些直接是袁州天分奇高,师承一位御厨之类的,总之是怎么夸张,怎么曲折离奇,怎么来,只是这些袁州都不知道。

    但是黄利知道啊,最主要还知道了袁州也父母双亡,这样就能找到共鸣了,在听说袁州现在小店的都已经被评为美食地图上的区域标志了。

    这就更让黄利觉得有共鸣了,是以他很是期待能去袁州小店吃一次,只是价格高昂的让他望而却步。

    现在有了免费体验的机会,黄利自然兴奋无比,心里更加认为袁州人很好。

    这下袁州在不知不觉中又收了一张好人卡,顺带一个小小的崇拜者。

    ……

    时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一大早黄玲打扫回来,就见黄利把衣服堆的到处都是。

    “怎么了?”黄玲有些惊讶。

    “我想找个好点的衣服,去那里吃饭?!被评行┎缓靡馑嫉乃档?。

    “那姐姐帮你参考?!被屏嵝ψ潘档?。

    “好的,谢谢姐姐?!被评幌伦涌钠鹄?。

    两人一顿收拾,直到黄利满意,这才出门,当然时间还是早早的,两人都不是爱迟到的人。

    两人到来的时候,正是周佳的班。

    “两位里面请?!敝芗汛愕芰饺私?,这时候外面的客人还很少,两人到时候实际才十一点半,其实营业时间还没开始。

    “谢谢?!被屏岽排ψ呶鹊幕评?,缓步走进店里。

    “来了?!痹莸阃?,算是打招呼。

    “谢谢袁老板?!被屏岽呕评揭巫由?,客气的说道。

    “不需要客气,是我要谢谢你们的帮忙?!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但还是很感谢袁老板?!被屏嵋涣澄⑿?。

    “今天的菜单,就是这些,你看需不需要加一些东西?!痹菔疽庵芗驯ú嗣?,然后礼貌的问道。

    “就这些吧,很多了,我可是听说袁老板这里不能浪费?!被屏嵝ψ诺阃?。

    “恩,有这个规矩?!痹莸阃?。

    而一旁的黄利则全程没有说话,低着头,不时的看看周围,有时又回头看看已经开始排队的人群,当然看袁州是少不了的。

    “我先准备菜色?!痹菟低曜呋爻?。

    “好的,麻烦袁老板了?!被屏峥推乃档?。

    人走了黄玲才轻声的开口问黄利“小利怎么不说话?!?br />
    “没有,姐姐你看袁老板?!被评行┎缓靡馑?,平时苍白的脸上一直带着激动的红晕。

    “太厉害了?!被屏嵋惶肪涂醇萘鞒┑牡斗?。

    现在袁州切的应该是灯影牛肉,每切一片肉,都能透过肉看见里面刀的样子,还很是清晰,仔细看又发现这么薄的牛肉完全没有破。

    两人就这样看着袁州一路炫技,看着每一道菜从袁州手下做出来,都好似艺术品般。

    这下两人明白了,外面的人群排队的原因,色香味,这视觉就已经满分了,加上看起来就不错的味觉,有这样的生意太正常了。

    等到菜端上桌,说是开始试吃的时候,外面的人群也开始进店用餐了。

    只不过这下两人顾不上别的,只对面前的餐点有兴趣,味道直接征服了两人,至于黄玲本来记好的如何品尝的规矩,全部忘到脑后去了。

    这样的美味时刻,享受才是最重要的,意见什么的吃完再说。

    是以这一顿由赵老大出资,袁州提供手艺,名为试菜的这一餐,吃的黄玲姐弟是非常满意的,以至于太满意说不出意见,都有些不好意思。

    还好袁州虽然一直冷脸,但说话一向真诚,是以袁州说出“你们作为食客很满意,那其他食客也会满意?!闭饩浠暗氖焙?,姐弟俩就这样放下心了。

    ……

    请吃饭这件事情结束,又这样不咸不淡的过去两天,这几天袁州都在练习这些异国菜色,很是专心致志。

    那边被邀请的马葭也有了动静。

    马葭虽然不出名,但她的演技却是有口皆碑的,是以很多戏里都会请她做女配,这不又有一个民国戏开拍邀请了她。

    巧合的是就在离袁州不远的地方取景。

    这一场拍的是冬天的戏,因为马葭演话剧出生,演技过硬,而且能吃苦,早早的画上妆,穿好旗袍在三十几度的高温下带着假的貂皮大衣。

    整个人透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长到眼尾的眼线,开叉到大腿的旗袍,让人看起来慵懒又性感。

    只是开拍还没半个小时,突然导演自己出了事情,也不知怎么的拉起了肚子,宣布先暂停两个小时。

    这时候马葭的助理上前帮助马葭换衣服。

    “就脱这个外套,旗袍不脱,不然一会妆和头发都得重弄?!甭磔绫救说纳羟逋窈锰?。

    “那行,葭姐您要不出去转转?”助理看马葭有些无聊,挂好衣服就提议到。

    “也行,这里人少,倒是可以?!甭磔缫灿行┬亩?。

    “那我带着您在附近转转,顺便吃点,葭姐早饭都还没吃,咱们顺便外面吃了午饭回来差不多?!敝砜醋攀奔渌档?。

    “那走吧?!甭磔缁簧献约旱母吒?,带着自己的助理就这样出去了。

    而正在准备午餐食物的袁州却突然自言自语“好像第一个约请客人今天来?!?br />
    ……

    ps:实在不好意思,周一就被老大拖着各种开会之类的,今天菜猫只写出一张,明天补上,大家放心,菜猫已经预留出了月底的时间,会爆发的~非常感谢各位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