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方恒夹起一颗花生米,小心的没有碰到辣椒籽,他可不喜欢辣椒籽。

    花生米一入口,方恒就感觉到了和其他酒鬼花生不同的地方。

    比如他自己店内的花生,一般都是酥炸两次然后加入炒好的调料,小火再次炒制融合。

    经过两次酥炸的花生米,口感非常酥香,脆而酥,加上麻辣的调料很是美味,但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花生初一入口的时候,表面往往沾附着一层油。

    一开始吃着还觉得油香四溢,挺可口的。

    但花生米本来油性就很大了,稍稍多吃两个,自然觉得油腻,现在可不像以前,吃的东西没油水,巴不得菜里多放些油。

    现在的人都追求健康,是以这花生也需要尽量少放油。

    而袁州这盘酒鬼花生却完全不同,方恒都忍不住脱口而出:“居然没有一点油腻!”

    “咔咔”咬起来还香脆可口,又不像是烘烤的那种,不脆。

    酒鬼花生本来做法就是两种,一种油炸,一种烘烤,各有优缺点。

    “方老板这可比你店里的好吃多了?!背挛槐叱砸槐呋乖谒祷?。

    还好花生米不大,倒也不怕噎着。

    陈维说的没错,这花生米确实很好吃,从花生的挑选到制作全部是袁州自己亲手完成。

    剥好的花生米也不是每一颗都能用,每一颗都需要达到标准的1.5g以上,这些都需要手工挑选,相比起来自然是袁州这样精工细作的要好吃的多。

    “今天可是我请客?!狈胶愫苡猩钜獾目醋懦挛档?。

    “他就是嘴欠,不用管他?!鄙蛳谝慌圆豢推乃档?。

    “你这家伙不是我的兄弟吗?!背挛涣澄抻?。

    “对,不过我吃人嘴软?!鄙蛳疟∪绮跻淼乃芙悍羯痔?,一边往嘴里喂花生米,一边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还是我带你来的呢?!背挛宦泥止?。

    “听不见?!鄙蛳始?,没有放下吃东西的速度。

    而最开始吃的乌海和凌宏则抱着一个念头,吃完自己的去吃别人的,是以很是快速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

    开玩笑不吃别人的这一小碟怎么够。

    至于那边两人自成一个画风的苏沐和姜嫦曦则诠释了优雅这个词,只是近了一看还是暗潮汹涌的。

    “嫦曦,这个花生米确实不错,但是女孩子就不要多吃了?!彼浙逍Φ囊涣澈每?,酒窝都显现了出来。

    “你还是不要多吃,这可是辣的,要是长痘就……”姜嫦曦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苏沐脸上巡视。

    “别想太多了,我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痘痘这种东西?!彼浙迩嵝?,声音清越的说道。

    “自恋是病,得治?!苯详匮约蛞怅?,手上的动作既优雅,又快速。

    “narcissus,也就是那喀索斯古希腊神话中爱上自己影子的人,虽然我和他一样俊美无匹,但我可不会爱上自己的影子,我会找一个同样完美的姑娘?!彼浙逅祷暗氖焙?,喜欢笑着,微微眯着桃花眼,看起来更加好看。

    “啧,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还这么自恋?!苯详睾苁俏抻?。

    还好眼前还有美食可以解救她的胃,是以姜嫦曦吃的更快了。

    一颗颗花生米被塞进嘴里,一咬碎花生的浓香就弥漫出来,然后裹挟着辣味刺激口腔,麻味轻轻的麻痹舌头,这样反而能清楚的感觉到花生的香味和酥脆,到后来感觉自己说话都带着花生特有的香味了。

    当然时不时的来一口小酒是最好的,稍有克制的陈维就是这么做的。

    一口甘甜犹如梨汁般的酒液,喝进喉咙的时候顺滑无比,然后吃下一粒麻辣的酒鬼花生,刚刚的甘甜瞬间被激发,酒味本身带着的辛辣,加上辣椒的刺激,花椒的麻,花生米的酥脆和香。

    这些味道在口腔里会和,直接形成一种极致美味的体验。

    “爽!”陈维忍不住扔下平时的严肃,直接大吼一声。

    “这样居然吃出了几分烈酒的感觉,舒坦?!背挛畔卤?,很是满意的说道。

    “哪有,明明是觉得更加美味了,不愧是酒鬼喜欢的花生,和酒就是绝配?!彼浙宀遄焖档?。

    “你个小毛孩懂什么?!背挛遣⒉幌不端浙逭庋ず男愿竦?。

    “那你好像很懂咯?”苏沐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退让。

    “酒和花生米本来就是绝配?!蔽诤3隹诎锪怂浙?,也许是因为郑家伟的缘故。

    “老子当然懂得多?!背挛么跻彩歉鲆话思傅拇蠛?,哪怕苏沐这样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男人。

    “陈维,我这弟弟可不是个简单的?!苯详匦γ忻械乃档?。

    “老子说这酒配着花生是烈酒,那就是烈酒?!背挛愿裼泻苤醋懦宥囊幻?,要不也不会屈居一个保全公司做教头。

    而且这郫筒酒第二天虽没有宿醉反而神清气爽,但不代表就失去了酒让人冲动的魔力,要知道袁州当时都是微醺了。

    “我这兄弟上次在公交车上,阻止了一个小偷,当时那是一个团伙,有三人?!苯详匾槐呔妥啪?,一边解释。

    “肯定被揍的不清?!背挛吡艘簧?。

    “对啊,小偷被揍的不轻,就是因为那小偷划破了这家伙的手臂,现在都还有条疤?!苯详刂缸潘浙宓氖直勰诓辔恢?。

    “我也可以?!背挛敛环?。

    “不过这种事情他可没少做,所以他已经不是小毛孩了?!苯详厮低昊古牧伺乃浙宓募绨?。

    “语气和行为习惯不等于其他任何东西?!蔽诤B乃档?。

    “郑家伟虽然像个娘们,但也是我见过能力和胆识最一流的,说起来很多人还羡慕某人,说某人就是有个好妹妹?!绷韬暌菜仕始?。

    “行,你们都对,敬你一杯,揭过算了?!背挛侵乐<椅暗?,是以倒也干脆。

    也不含糊,拿起方恒的酒壶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直接敬了苏沐一杯。

    “哎呦,瞧我这小脾气,没事的,我不在意这些小事情?!彼浙迕抛约旱牧臣?,也喝下了酒。

    “你这家伙,你敬酒就敬酒,拿老子的酒做什么!”突然方恒惨叫一声,大吼的说道。

    “哈哈,这可不怪我?!背挛似鸢氡凭屯诤A韬昴亲琅?。

    “别过来,你这酒桶,这里没酒了?!绷韬昊堑哪闷鹁坪?,就怕陈维趁机倒酒。

    毕竟这家伙前科不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