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你这是怎么了?!绷韬晟锨耙慌奈诤5募绨?,大声的问道。

    “没事?!蔽诤C判『硬幌滩坏乃档?。

    “只是人没来,又不是不来了?!绷韬晁始?,一脸轻松的说道。

    “你们说的是吕姑娘吗?”突然一个小个人男人出声问道。

    “怎么,你也认识?”凌宏饶有兴趣的问道。

    “当然认识了,那么漂亮一美女?!毙「鋈四腥诵ψ潘档?。

    “你知道她为什么没来?”凌宏语气肯定的再次问道。

    “搬家了?!毙「鲎幽腥丝谄行┮藕兜乃档?。

    “搬家?什么时候?!蔽诤5目谄行┮苫?。

    “大约是你走之后的一个礼拜吧?!毙「鲎幽腥讼肓讼?,才说道。

    “这么久了?!蔽诤5目谄帕巳?、遗憾、可惜、和淡淡的不舍。

    “你怎么知道?”袁州也突然出声问道。

    他也很想知道,这个熟客为什么突然不来了。

    “有一个路上正好碰到,就上前问了问?!毙「鲎幽腥瞬缓靡馑嫉乃档?。

    “原来如此?!痹莸阃?。

    “但是我有新地址,要么?!焙靡换?,小个子男人突然说道。

    “不用了?!蔽诤3聊艘换岵呕卮?。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答应,也许道个别也是不错的选择。

    几人谈论的女人就是乌?;夏歉北秤巴?,这个女人也是袁州小店的???,只是现在搬家不再来了。

    乌海连话都没和她说过,袁州好歹还说过几句日常,是以也谈不上认识,只是她很美。

    “不道别?”袁州有些不明白。

    他看的出来,乌海一直很关注那个女人,虽然没有交谈,但目光骗不了人。

    “不了,只是觉得少了个画画素材?!蔽诤D闷鹚?,喝了口水,这才说道。

    “古怪的画家?!痹莸贸隽私崧?。

    “也许?!蔽诤C判『映聊?。

    “年轻人就是好?!崩洗笠呛堑母锌?。

    店铺人来人往,有些人只是搬个家,就不会再来。

    厨神小店在原地不会动,但人却少在原地等着,道理乌海懂。但有种感情,那不是爱,只是想静静看着,时光如水,见你安好,已经够了。

    所以不需要道别,不需要再见,或许在那吕姑娘的记忆中,只是有一个过客,留着小胡子,名字都不知道。

    ……

    早餐时间结束,袁州拿出新的菜单,和约请卡摆放在一起。

    “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痹菽米耪饪?,左看又看的。

    邀请人来吃饭,这对袁州来说还真是难题,请谁好,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想好。

    紧接着袁州又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系统,这约请卡请来的人是对方付钱还是不付钱?”

    系统现字:“和其他食客一样?!?br />
    “那就好?!痹菟闪丝谄?,要是白吃白喝这可不好。

    袁州小店的大门大开着,外面就走进了人,不是别人,正是乌海。

    “看什么呢?”乌??雌鹄春苷5难?。

    “没什么?!痹莶蛔藕奂5氖掌鹪记肟?,却没有收起菜单。

    “哟,这是菜单?”乌海拿着菜单不可置信的说道。

    “嗯,中午就有了?!痹莸阃?。

    “你的菜单看起来也不简单啊,这纸很不错?!蔽诤D闷鹎岜〉闹秸?,就说道。

    “当然?!痹堇硭比坏牡阃?。

    “你自己画的?”乌海仔细的看着上面的荷花纹,惊奇的说道。

    “不是?!痹葜苯臃袢?,开玩笑他可不会画画。

    “这画可不是机器印的?!蔽诤Q凵窈芎?。

    “而且这字也很好?!蔽诤K洳蝗鲜蹲?,但字同为艺术,好坏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本店出品必属精品?!痹菀槐菊乃档?。

    “额……”乌海被噎住了。

    “这么早来有什么事?!痹葑屏嘶疤?。

    “你猜?!蔽诤M蝗灰槐菊乃档?。

    “不猜?!痹菀涣澄抻?,直接拒绝。

    “我想在你这里挂一幅画?!蔽诤2⒚挥泄诘髻?,而是直接说出了目的。

    “为什么?!痹荻ǘǖ目醋盼诤?,一脸奇怪。

    “合适呗?!蔽诤2⒚挥兴党隼碛?。

    “可以,除了价目表边上,和天花板都可以?!痹葜缸耪饬酱Φ胤?,严肃的说道。

    “你不让我挂这里是怕别人看画不看价目表?”乌海一脸怀疑的说道。

    “不是,不能挡住价目表?!痹莶⒚挥谢卮?。

    “那我挂这边上?”乌海指着价目表的边上说道。

    “不行,影响店内总体品味?!痹菀涣臣岫ǖ乃档?。

    “呵呵,那就这里?!蔽诤@恋谜缯夥募壑?。

    直接指着樱虾墙景的对面,确定了画的位置。

    这幅画自然就是那副本来已经卖出去的《众生往来》,乌海想了想并不甘心,自己昨晚连夜赶去赎回了这幅画,当然这个时候郑家伟还没收到消息。

    乌海拿出画,上面的的空白处画名变成了《小店往来》,本来《众生往来》这个名字就是郑家伟提议的,但乌海一直觉得不太合适,就没再画上写。

    直到回到袁州小店,乌海才灵光一闪,直接写上了这个名字,感觉更加适合这幅画作。

    “画很好?!痹菘醋盼诤D贸龌?,由衷的说道。

    “嗯?!蔽诤?戳丝椿?,脸上的表情很是温柔,就好似面对自己的孩子。

    “挂上吧?!痹莺臀诤:狭δ闷鹩突?,准备挂在墙上。

    这幅画一挂上,让店里瞬间多练了些灵气,看起来更加的具有烟火气,也更加的温馨。

    “果然很配,就挂这里了?!蔽诤E牧伺氖?,大方的说道。

    至于郑家伟知道后的狂轰滥炸,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嗯?!痹莸阃?。

    ……

    这一日午间营业时间,大家首先注意到了新挂的画作,相熟的食客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身影,第一次来的也会不自觉的带入其中的人物。

    这画好似具有了魔力,让食客更加感觉到袁州小店的好。

    “果然是大师级的?!本土形缋闯苑沟睦洗笠既滩蛔∷档?。

    “我记得你这画已经卖了?!绷韬甑故且涣骋苫蟮奈实?。

    “没有,谣传?!蔽诤<峋龅乃档?。

    “卖了几百万你说谣传?你经纪人要哭了?!绷韬暌涣车男以掷只?。

    “不会,他很同意的?!蔽诤R涣车睦硭比?。

    乌海和凌宏争辩的时候,老大爷最先发现袁州的新菜单,一声惊呼。

    “哎呦,这是啥?居然是菜单?”

    …

    ps:菜猫太菜了,还没写完,但是会继续努力的,就是有点晚,求不嫌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