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男人喝着酒,说着一些话,其实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也许就是这个时候了,女人这时候要么是八卦别人,要么就是说说自己的事情。

    男人除了相熟的互相调侃之外,也许还牵扯了更多的利益,看起来一天都不得休息,还好在袁州小店这里大家品着美酒的时候并不会带着这些。

    反而都更加的好奇下酒菜是什么。

    至于说不喝酒的沈溪,也就是陈维的朋友,还真的没有喝酒,也许是度数太低,根本没有喝的**。

    晚间十分,袁州照例站在窗口看着申敏赶上末班车才做自己的事情,这已经是袁州每晚的习惯。

    ……

    第二天一大早,袁州起身跑步,当然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自己店四周转了转。

    “居然没有任何异样,难道还没来?”袁州说的自然是那个嚣张的小贼。

    “系统昨晚有人过来吗?”袁州想了想直接问系统。

    系统现字:“已来过?!?br />
    简单明了字迹后面就是一个视频,袁州一边跑步一边打开观看。

    然而袁州这下失算了,“卧槽,这家伙怎么这么搞笑?!?br />
    大街上袁州就忍不住笑出声,实在是有些好笑。

    系统贴心的标出了时间,也就是凌晨2:40的时候,那个嚣张的窃贼就来了,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看起来颇为干练。

    大约是观察过面汤的,这不从口袋里掏出面汤平时吃的火腿,走到近前想要喂食。

    然而正直的面汤并没有被诱惑,还在静静的趴着,只是警惕的抬头看着那人。

    “喏,吃点吧,大晚上的?!毕诺哪腥税没鹜戎苯尤庸?。

    动作很是专业,看起来就诱拐过很多狗狗的样子,只不过现在遇到了面汤。

    面汤基本不吃男人喂的食物,就算吃女孩子的也只挑看起来清秀可人的女孩子,这就是一只红果果的颜值狗。

    是以对于嚣张男的喂食,面汤是不屑一顾的,只是警惕的看着他有没有别的不轨举动。

    不过嚣张男对此也不是毫无办法的。

    只见他直接拿出一个小型喷雾,对着面汤轻轻一喷,这应该不是什么剧毒的药物,因为不一会面汤的就醒了过来。

    面汤倒下后,嚣张男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拿出一些东西擦了擦手,直接从隔壁酒馆开始爬墙。

    看来这次是准备从酒馆进入小店。

    然后袁州就看见了史上最搞笑的爬墙方式。

    只见嚣张男刚开始的时候稳稳当当的一跃而起,直接够到了墙头,只是突然嚣张男的表情一变,“呲溜”一声嚣张男瞬间滑了下来。

    对,没错就是滑了下来,好似墙头上突然被人淋上了油一般。

    嚣张男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墙头。

    “搞笑了,我就不信一座墙都爬不上去?!毕拍性俅卧谑稚夏硕?,还缠上了布条用来防滑。

    这样就算真的有油也能被粗布吸收,没那么滑,只需在墙头几秒,他就有信心爬进去。

    事与愿违,嚣张男再次滑下,这次屁股着地,然后倒下一旁的面汤这时候也醒了过来。

    “汪汪汪”面汤的声音充满愤怒,小小的身子瞬间冲过去,张口就咬。

    还好嚣张男见机的快,瞬间跳上墙,不过一秒“呲溜”一声,再次滑下。

    面汤再次上前撕咬,然后嚣张男再次机智的跳上墙头,继续下滑,后来面汤干脆趴到嚣张男滑下的位置,等到人一下来就开咬。

    “哈哈哈哈”袁州实在忍不住了,眼前这一幕太搞笑了。

    一人一狗起码对峙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嚣张男用s型的步伐,躲过了面汤锲而不舍的咬杀,最终离开。

    “这也是个人才啊?!痹萑滩蛔「锌乃档?。

    瞧那飘忽的走位,相信出了包哥,没有任何人说跟得上的。

    “袁老板,早?!本驮谠莞锌氖焙?,黄玲拎着扫把打了个招呼。

    “嗯,早?!痹堇骱Ρ两袅称?,一副严肃的模样。

    “袁老板脸色不太好,怎么了?”黄玲乍一看袁州这严肃的模样还以为怎么了。

    “没事,我准备邀请你去小店试菜?!痹萦舶研α潮锍裳纤嗔?,脸色当然好不到哪去,没扭曲都是袁州平时训练有素了。

    “咦?我吗?”黄玲不敢置信的说道。

    “嗯,你和你弟弟?!痹莸阃房隙ǖ乃档?。

    “为什么?”黄玲疑惑的说道。

    “早起,我碰到的第一个人邀请其家人试菜,我的规矩?!痹菀涣车ǖ暮蛋说?。

    “可是我不是专业的美食家,给不了什么意见?!被屏嵊行╈乃档?。

    “我的菜是做给食客吃的?!痹莸乃低?,然后准备再次跑步。

    “可是……”黄玲还想说什么,但被袁州打断。

    “明天中午十一点四十过来,带上你弟弟,别迟到?!痹葜苯铀党鍪奔?。

    “那,好吧,麻烦了?!被屏嵊淘プ?,还是同意了。

    她觉得这也算是帮忙,毕竟袁州不着痕迹的帮忙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嗯?!痹莸阃?,然后跑远。

    事情一件件的办妥,袁州心里也很高兴。

    心情好的袁州自然会做好吃的,那就是灌汤小笼包。

    “是老大爷啊,好久不见了?!蔽诤>鹊目醋排旁谇懊娴睦洗笠屠掀牌?。

    “可不是,确实很久没来了?!崩洗笠爬掀牌?,两人的精神头看起来都很好。

    “闻着味道,今儿个指定是灌汤包了?!崩洗笠桓北Φ段蠢系哪Q?。

    “我也觉得?!蔽诤5阃吠?。

    “那个漂亮的小丫头怎么没来?!崩掀牌徘昂罂戳丝?,突然这样问道。

    “好久没来了?!蔽诤O肫鹉歉北秤盎?,脸上的高兴收了点,淡淡的说道。

    “可能今天有事?!绷韬晖蝗凰档?。

    几个袁州小店的老顾客都在挤在一起,气氛愉快的聊天,后面的队伍则越来越长。

    这时候大门“哗啦”一声打开。

    今天是周六,是以申敏上前说道:“营业时间到了,各位里面请?!?br />
    “总算开了,一回来就吃到这小笼包也是幸运啊?!崩洗笠晃薷锌乃档?。

    “确实,儿子他们那可没这好吃的?!崩掀牌乓渤錾胶?。

    一旁的乌海情绪却淡淡的,兴致不高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