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崭新的办公室,李研一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写着报告,这时候传来“咚咚”规律的敲门声。

    “请进?!崩钛幸煌芬裁换?,直接说道。

    “教授,您的文件?!毖腺つ米乓环菸募?,脚步轻声的走了进来。

    “什么文件你这个时候送来?!崩钛幸徽獠盘?。

    “您看看?!毖腺っ欢嗨?,直接把文件递了过去。

    “哦?”李研一看了严伽一眼,这学生少有这样卖关子的时候,这倒是让他有点好奇了。

    “哗啦”接过文件,李研一直接翻开看。

    文件题目就是《最受期待小店推荐》,然后下面一致的评选结果就是袁州小店,也就是食神小店。

    “原来是这个事情?!崩钛幸豢戳艘谎?,然后拿出自己的私章,盖上。

    “教授,您不阻止?”严伽有些惊讶。

    “为什么阻止?!崩钛幸谎纤喔墒莸牧成喜⒚挥腥魏我苫蟮纳裆?。

    “您不是不希望那里人太多吗?!毖腺ぶ苯游柿顺隼?。

    “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不过是早了些而已?!崩钛幸灰涣称骄驳乃档?。

    “那就不打扰教授了?!毖腺ざ倭艘换?,见李研一没有说话的意思,才开口说道。

    “嗯,拿去?!崩钛幸恢噶酥父崭张玫奈募?。

    “好的?!毖腺と险娴牡阃?,转身出了店门。

    “砰”看着大门合上,严伽耸肩,表示还是不能理解李研一的想法。

    不过这并不影响严伽的工作效率,很快就把文件直接发过去,到了正主手里。

    这一下算是确定了袁州小店的身份,最受期待的小店,倒也暂时附和袁州小店的品味,当然这都是袁州时刻看着手机显示的结果,然后认同了这样的称呼。

    现在就坐等美食地图更新了,还好没几天了。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中午的营业时间,周佳到来的时候,袁州正好收起手机。

    这可是少见的事情。

    “老板好?!敝芗蚜成嫌兴克拷辜?,但还是礼貌的问好。

    “嗯?!痹莸阃?。

    “老板,我听说有人想要收购这里的铺子?!敝芗淹蝗徽庋档?。

    “???”袁州有些莫名。

    “我听说有个老板想来这里买店,还包括您的店,然后做成大型的餐厅,您知道吗?”周佳小心的问道。

    “不知道?!痹莞纱嗟乃档?。

    “您不着急?”周佳脸上的着急越发明显。

    “据说那个大老板很厉害,这样的话也许政府会批给他呢?!敝芗蜒У氖蔷霉芾?,很清楚一个小店和大餐厅没有可比性。

    “哦?”袁州这倒是不清楚了。

    “就是说您的税收怎么都不会超过那个餐厅,所以您……”周佳委婉的说道。

    “那就不用担心了?!币凰邓笆瘴侍?,袁州就不担心了。

    “为什么?”周佳有些不解。

    “时间久了你就明白了?!痹莞呱钅獾乃档?。

    “哦?!敝芗鸭菡饷纯隙ǖ难?,只能点头,心里的焦急少了些。

    周佳来的晚,加上袁州休息的时间才堪堪一个月而已,不知道是很正常,但是以后就会明白了。

    而关于交税袁州最有发言权,逐月上涨的税收袁州已经心疼的无以复加了,至于一个大餐厅的税收,袁州现在还真不觉得会有自己的多,何况现在还一直在上涨。

    是以袁州一点都不担心。

    “去收拾?!痹葜缸诺昴谒档?。

    “好的?!敝芗言俅慰戳嗽菀谎?,发现老板是真的不在意,也就放下心安心工作。

    “袁老板,我们来咯?!蔽橹薜拇笊っ疟热嘶瓜鹊?。

    “我是第一个?!蔽诤T谝慌悦藕永淅涞乃档?。

    “昨天不是吃了饭吗,脾气还这么差?!蔽橹薇晃诤@淠纳袂橄帕艘惶?。

    “关你何事?!蔽诤?雌鹄词呛懿桓咝说难?。

    “被你妹妹揍了?”伍洲总是这么不怕死的,哪怕赵英俊都拉不住,至于一旁看起来着急的汪楠也只能干着急。

    “你知道的太多了?!蔽诤@淦侧驳目戳丝次橹?,颇有乌琳的杀气。

    “额,那好不说了?!蔽橹抻凶判《锇愕闹本?,俗称男人的第七感,立刻住口了。

    “吃饭,不是说请客吗,走吧?!闭馐焙蛘杂⒖∩锨凹笆彼档?。

    “对,汪楠这里的蛋炒饭好吃,我们就点这个?!蔽橹抟涣晨隙ǖ乃档?。

    “那就蛋炒饭,麻烦了?!蓖糸行┎缓靡馑嫉乃档?。

    “没事,你尝尝就知道了,很值得的?!闭杂⒖∫膊嗤匪档?。

    “嗯?!蓖糸阃?。

    乌海臭着脸不说话,而汪楠性格内向和伍州、赵英俊没有可以聊的,弧形长桌这里就这样沉默了下去。

    直到周佳过来点餐“几位吃点什么?”

    “三份蛋炒饭?!蔽橹菘焖俚乃档?,同时制止了想要说话的赵英俊。

    “好的稍等,您呢?”周佳问着一旁的乌海。

    “肘子、牛肉、熊掌豆腐、兔子都来?!蔽诤R谎底?。

    “好的,稍等?!敝芗阎渥砭鸵肟?。

    “那虾还没死?”乌海眼尖,看着那只被单独放在樱虾里的虾。

    “是的,挺好的?!敝芗讶险娴乃档?。

    “一只虾还活的挺好?!蔽诤?醋鸥崭毡钠鹄吹拇笙?,配着边上嫩粉色的樱虾,嫌弃的说道。

    周佳笑着点头,然后才转身去告诉袁州餐点。

    另一边闲不住的伍洲说话了。

    “我说早点没错吧,你看看外面的人?!蔽橹抟涣匙院赖闹缸磐饷媾哦拥娜巳?。

    “嗯,为什么我们不能外卖?”进来就低着头的汪楠有些不解。

    “多来两次你就知道了,这里东西好吃,但是死贵不说,规矩还多?!闭杂⒖∷淙换坝锸窍悠?,语气却是非常满意的样子。

    “嗯?!蓖糸阃?,表示知道了,只是有些疑惑却没有多问。

    “三位的炒饭?!比怂祷爸?,周佳端上了炒饭。

    “快吃,终于来了?!蔽橹抟涣承朔艿哪闷鹕鬃泳涂?。

    一旁的赵英俊也是直接开吃,好似等不了一分钟的样子,汪楠顿了顿也拿起勺子吃。

    只不过这一口吃下去,汪楠就愣了一下,然后继续一勺一勺的吃着,动作很快。

    虽然是最晚开吃,却是最先吃完的,然后拿着勺子对着空空如也的盘子发呆,不一会居然流下眼泪来。

    “喂,小子就算好吃,也用不着哭吧?!币慌缘奈诤?醇?,皱眉看着汪楠,一脸费解。

    “说我吗?”汪楠擦干脸,抬头问道。

    “一碗蛋炒饭吃哭,这么少见不是你是谁?!蔽诤C缓闷乃档?。

    一旁刚刚吃完,还来不及回味的伍洲和赵英俊都一脸疑惑的看着汪楠。

    袁州的东西是公认的极品,但光是吃东西,好吃到哭,这个只存在影视剧中吧,是以乌海很好奇。

    “不好意思,只是我第一次来这座城市这个店,有些不习惯?!蓖糸畔律鬃?,解释道。

    “重点,第一次来,也和你哭没关系?!蔽诤:苁遣荒头?,他可不是想听抱怨。

    “刚才哭的原因不是因为味道……只是觉得我能在一个新的陌生的城市吃到好吃的东西,食物充实我的肠胃,好像充实了整个人。真的很好,很……很感谢?!?br />
    一段话汪楠说的不太通顺,显然有些情绪,只是却难得的笑了,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用了感谢二字。

    “怪人?!蔽诤?醋磐糸成系睦嶂写?,有些莫名的说道。

    很多时候,让人认同一座城市的,不是城市的GDP,也不是城市的文化氛围。

    可能只是路边的一个小摊位,坐下吃那么一碗并不贵的牛肉面。

    可能是路边的黄角树,或者是小巷中那一盏昏黄路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