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钱?”凌宏一脸好笑,他一个外界俗称的富二代,能没钱?

    这个有点搞笑。

    “吃饭?!蔽诤H词羌虻サ乃档?,也不回凌宏了。

    “行,饿死鬼投胎,我可先走了,那些眼神都快把我杀死了?!绷韬晁始?,外面排队的确实等了很久了。

    这边袁州小店因为新菜的事情沸沸扬扬,热热闹闹的,另一边伍洲现在也正在给袁州做免费的安利。

    “汪楠,一起吃饭去?”伍洲侧头对着边上的人说道。

    伍洲所在的IT公司是隶属于一家非常大的公司,这边是个分管部门,边上这个穿着格子短袖衬衣,留着小平头,脸色看起来也很有一贯程序员的风范,苍白病弱的样子。

    这人是才来没几天,正好分在伍洲手里带着。

    “嗯?”汪楠有些慢半拍的抬头。

    “加班也不能不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饭去,今天哥哥带你去那家小店,保证好吃的你舍不得走?!蔽橹抟涣匙孕诺呐男乜?。

    “哟,你请客?”另一边的赵英俊抬头问道。

    “当然,汪楠新来的,我请客?!蔽橹藓苁歉纱嗟乃档?。

    不过就是心里有些肉痛,女票给的零用钱又要少一节。

    “你不厚道啊,都不说请兄弟我?!闭杂⒖∫涣郴敌Φ乃档?。

    “一边去,我这问汪楠呢?!蔽橹抟涣诚悠幕邮?。

    “呃,不好意思,谢谢了,但是我不想去?!蓖糸园椎牧成嫌行┖烊?,看起来拒绝是花了力气的。

    “别客气,这伍秀才可是难得这么大方,去吧?!闭杂⒖∫踩八灯鹄?。

    “对不起?!蓖糸妥磐?,也不看人就这样直愣愣的道起歉来。

    “哎呀,没事,不去就不去,多大的事,那我们去吃了,下次一起?!蔽橹蘅闯鐾糸募峋?,也就不再劝,笑呵呵的说道。

    “走了,你小子不是想吃吗,还不走?!蔽橹奘疽庹杂⒖】旄抛?。

    赵英俊也点头,收拾了一下就起身一起走出公司。

    “呼,哎……”汪楠看人走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叹了口气。

    已经来到公司一个礼拜,却只和带他的伍洲和坐得近的赵英俊说过话,当然还有直属领导。

    “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蓖糸醋胖芪吧幕肪?,小声的说道。

    走出公司的赵英俊倒是有些不满“这小子也太那啥了?!?br />
    “行了,他就是有些内向?!蔽橹蘖私獾乃档?。

    “哦?”赵英俊有些不相信。

    毕竟汪楠平时也不说话,还真看不出是什么性格。

    伍洲却想起汪楠那小子有次,想上厕所,但因为他刚刚交给他一个修补任务,说都没说,直接忙到下午,要不是后来他见汪楠脸色不好,问了一句还一直不知道。

    说起来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不好意思说,就这样憋着,平时也不和同事来往,一个礼拜认识的人也屈指可数,这些伍洲都看在眼里。

    “事情做的很好,技术也是一流的,就是人太内向了,有事情也不说,刚转来不习惯,听说以前是岭南那边分公司的?!蔽橹拗锌系乃档?。

    “你带的你清楚?!闭杂⒖”纠匆簿褪且蛭橹薏耪庋?,既然不是最好。

    “那小子就是太内向,下次一定叫去,男人嘛一起吃个饭就行了?!蔽橹扌愿癖纠淳秃芎孟啻?,笑着说道。

    “还是你请就行,听说出新菜了?!闭杂⒖∫涣尘鞯乃档?。

    “想的美,我媳妇给的零用钱可不多?!蔽橹匏灯鹱哪旱氖焙蜃苁且涣程鹈圩院?。

    “牙酸,吃饭去?!闭杂⒖∽魑桓龅ド矶改甑?,最讨厌伍洲秀恩爱的行为。

    单身狗也是动物,也是需要?;さ?,现在的爱狗人士应该也要重视这一点了,特别是年底了……

    两人边说边走,汪楠则默默拿出一个面包,配着酸奶和一些牛肉干,这就算一顿午饭,看样子并没有打算吃饭的样子,神情都是一副懒得走出公司门的样子。

    ……

    时至深夜,袁州在自己的小屋里,从窗口望出去,申敏堪堪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然后才回到书桌钱坐下。

    开始默默计算今天的营业额,比平时居然多出了三成。

    “乌海这家伙的战斗力不错?!痹菽米哦喑龅那?,难免想起乌海。

    不过嘴角有些抽搐,因为这家伙生生做到了酒馆的营业时间结束,靠着本事蹭上了陈维的酒喝。

    算好钱,袁州满足的叹口气。

    “看来该买房子了?!痹菘戳丝此闹苁煜さ幕肪?,突然感慨的说道。

    “喺喺嗦嗦”一阵翻找,袁州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银行卡是金色的,也就是传说中的金卡。

    当然袁州办这卡的目的很单纯,跨行取钱不要手续费,至于其他的附加服务他还真不了解。

    “有了这个就可以实现理想了?!痹菪Φ靡涣巢永?,完全没有平时高冷的模样。

    毕竟袁州的理想就是想要平凡的生活——

    在郊外开着一家小店。

    什么蛋炒饭、清汤面、灯影牛肉、东坡肘子什么的都是他爱吃的。

    只要是自己做的也不挑剔,品种齐全。

    生意好,也在规定的时间准点关门。

    坐着法拉利回到市中心五百平米的别墅。

    一言不发,享受平凡。

    “恩,我就是这么低调?!痹菽米乓锌?,默默的说道。

    买房是个大事,袁州默默的计划了一番,才洗漱上床休息。

    九月中旬的天气,凌晨的时候已经有些微冷,这不面汤都享受起了毛毯,袁州小店的门口,面汤专位上一张干净的毛毯静静的被压在它身下。

    这当然不是袁州买的,这都是面汤凭借艰难的沟通得来的。

    一道黑影,速度飞快,一下子闪进袁州小店的后巷,面汤静静的趴在门口,并没有反应。

    “黑夜相随,月亮为伴,雅致!”一个清朗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黑夜。

    拉近一看,这人身材高大,头上的短发根根竖起,穿着一身利落的运动装,大步快走,却无声,月光一照下来却发现这人是白天在袁州小店装逼的那人。

    嚣张男目标明确,直直走到中间的袁州小店后门,然后停住不动。

    他这明显是要搞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