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说这个怎么个雅致法?”丫丫一脸好奇的问道。

    “这我还真知道?!焙股滥锌戳丝赐窠?,然后得意的说道。

    “快说说有什么门道?!毖狙镜勺糯笱劬?。

    “这个你们知道米的说法吗?”汗衫男看婉姐也有些好奇,就有些卖弄的说道。

    “这个我知道,谷禀天地中和之气,乃养生之本?!毖狙疽慕雷值乃档?。

    “小丫头懂的挺多的?!焙股滥杏行┮а?,但看婉姐还是一副倾听的模样,又开始继续说道。

    “可不是这个,当然你的也算是一种?!焙股滥谢故强隙艘环狙镜幕?。

    “我说的是洗米,看袁老板这个就很标准?!焙股滥兄缸旁?,肯定的说道。

    “不是说米的营养都在米上,不能洗太狠吗?!蓖窠愠僖傻乃档?。

    “不是这样的,洗米的时候一定不能吝惜功夫,像袁老板这样用手揉搓,等到水从箩筐中淋出的时候变成清水才可以?!焙股滥幸涣晨隙?,又有袁州作为标准,两女很快就相信了。

    当然这是因为袁州的手艺有口皆碑。

    “那个就是花露吗?”婉姐突然指着袁州拿出的一个水晶瓶问道。

    “看样子是的,蔷薇有淡淡的粉红?!焙股滥幸涣晨隙?。

    而袁州也认真的做饭,当然随着汗衫男的讲解,顺便装B。

    这都是上天的安排,让本来低调的人,做了热点。

    袁州心里默默想道。

    至于特意按着汗衫男的解说来,袁州还真没有,毕竟这个花露饭就须得这样讲究才好吃。

    蒸饭的时候,先武后文,燥湿得宜,不一会饭就快要焖好了。

    “看袁老板要浇花露了?!焙股滥兄缸旁?,激动的说道。

    “太好啦,肯定超级香?!迸⒆佣哉庋胖碌姆?,天生就有好感。

    “是的,据我奶奶说这个吃了可是唇齿留香?!焙股滥写笊档?。

    “既然是香露,肯定留香?!蓖窠阋驳阃吠?。

    “婉姐,这碗我请你吧?!焙股滥姓獠潘党瞿康?。

    “不用了,小姑娘给我也点一碗蔷薇香露饭?!蓖窠阄⑽⒁恍?,拒绝后,直接自己点了一碗。

    “婉姐,我没有别的意思?!焙股滥杏行┝澈?,但还是强做淡定的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刚好我也想点一份,就不麻烦你了?!蓖窠愫苁强推?,拒绝的驾轻就熟。

    “那好吧?!焙股滥兄荒苣阃?。

    “等等,我也要一碗?!毖狙疚孀焱敌?,见婉姐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才收敛,开始点餐。

    香露饭其实用的香露很少,只需一盏,浇在饭上然后拌匀,文火煨上一会便好了。

    这个时间袁州开始准备盛装的碗碟。

    这次的碗碟很是别致,荷叶的碗边,层层叠叠,波浪起伏,好似真正的荷叶。

    碗的外沿还画着绿色的根茎,里面盛装的米饭晶莹剔透,还透着淡淡的粉色。

    好似少女娇羞的脸庞一般。

    连配套的勺子都是缩小版的荷叶形状,娇小可爱。

    “好萌呀,袁老板,我们也要这样的碗,好不好?”丫丫卖起萌来也是一把好手。

    “碗碟都是同样的?!痹菀涣逞纤嗟乃档?。

    “太好啦,谢谢袁老板?!毖狙靖咝说乃档?。

    “不客气?!痹莸阃?,然后继续回去制作餐点。

    “婉姐,我先吃了?!焙股滥谢故遣凰佬?,试探性的问道。

    “你先请?!蓖窠阈ψ潘档?。

    “嗯?!焙股滥杏行┦涞牡屯?,准备吃饭。

    这一低头,就闻到了满满的稻香,里面透着馥郁的蔷薇花香。

    “果然挺香的?!焙股滥懈锌艘痪?,见婉姐只是转头和丫丫说话,也就干脆的吃了起来。

    饭一入口,汗衫男才想起,他根本没点菜,只有饭。

    不过这入口汗衫男就完全忘记了菜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当然也就忘记了。

    这饭粒浦一入口,清雅的蔷薇香就混着稻香冲入喉间。

    稍稍一咀嚼,米粒软硬适中,带着微微的甜味。

    这感觉就好像小时候肚子饿了,偷吃饭锅里最上面的那一层般,香甜可口,自带清香。

    这饭完全就和奶奶的形容一样,口感软糯,开胃解郁,让汗衫男的心情随着饭的慢慢减少而开心起来。

    这样的饭,别说一小碗,就是一大碗,不要菜也能直接吃完。

    “吧唧吧唧?!焙股滥性绞蔷捉?,就觉得越发好吃。

    最后一口一口吃的非常干净,碗里也没有蒸汽水,只有米油把碗壁染的油光闪闪,很是漂亮,像是雨后的荷叶般,翠绿欲滴。

    “太好吃了,我终于明白奶奶吃不下饭,却能吃下这个了,我也能再来三碗!”汗衫男,叹口气认真的说道。

    “是不是很香?”丫丫迫不及待的问道。

    “确实很香,袁老板果然厉害?!焙股滥杏芍缘乃档?。

    “袁老板的手艺本来就很厉害?!毖狙竞苁亲院?,就好像和袁州很熟一般。

    “没想到袁老板连以前的私房菜都会做?!焙股滥兄勒飧鱿懵斗故悄棠棠潜踩瞬呕岬募家?。

    至少他走过这么多地方以来,只见过袁州会做。

    “好期待?!毖狙玖成系钠诖谑尾蛔?。

    “马上就来了?!蓖窠惆哺У乃档?。

    “嗯嗯?!毖狙静蛔〉阃?。

    在丫丫无限期待的眼神中,袁州终于端上了香露饭。

    “两位的蔷薇香露饭,请用?!痹菘推乃档?。

    “谢谢,太好啦,终于可以吃了?!毖狙疽话呀庸?,开心的说道。

    “不客气?!彼低暝菥妥急讣绦厝コ?。

    “等等,袁老板我这里有生意和你做,我们谈一谈?!币桓龃叛忌嗝钡哪腥?,直接拦住袁州说道。

    “营业时间不谈别的?!痹莸乃档?。

    “是关于袁老板你招牌的事情?!毖忌嗝蹦腥俗偶钡乃档?。

    “周佳,交给你?!痹莶⒉幌牍嗟木啦?。

    “好的老板?!敝芗鸭泵τι?。

    “不好意思,老板正在忙,您要是有事,可以一个小时后再来?!敝芗芽推亩宰叛忌嗝彼档?。

    “我这可是免费的?!毖忌嗝庇套远宰旁莸谋秤按笊档?。

    “免费?”袁州表示有些兴趣……不过还是要一个小时后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