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宗上写的很清楚,黄玲还有其弟弟黄利,在一年前因为入室抢劫,父母全部身亡。

    这个案子曾经轰动一时,就在蓉城乡下,属于这个辖区的一个地方,当时赶过去的民警直面的歹徒,谁知歹徒凶残之极,为此牺牲了一名警察。

    事件的最后歹徒被当场击毙,黄家姐弟中的弟弟腿部受伤,本来是个市运动员,因为伤到脚筋,走路都无法像常人一般,何况是参加运动呢。

    听说那小男孩最后退学了,姐姐黄玲带着弟弟搬离原先的地方。

    看见这个身世,其他人也能理解为什么惊讶了。

    “该准备了?!绷执咸嵝蚜艘簧?,把赵老大唤醒。

    “嗯,你们也准备准备,那条蛇狡猾着呢?!闭岳洗笫帐靶那?,就招呼两人准备,外加叮嘱小心行事。

    其他事情先不管,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而袁州小店那里,终于轮到了专程赶来的人.

    “等死我了,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毖狙揪醯米约壕鸵簧菇沽?。

    蓉城**月的太阳可不怎么温柔。

    “可不是,脸都晒红了?!蓖窠阋脖г沽艘痪?。

    “来来来,小弟这里有湿巾两位美女拿去用吧?!贝┳哦绦浜股赖哪腥?,笑嘻嘻的递过一包未开封的湿纸巾。

    “不用了,我有?!蓖窠阈ψ啪芫?,从自己包里拿出纸巾。

    一旁的丫丫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可是热坏了,半长不短的头发掃在脖子了,热得很。

    “几位可以进店用餐了?!闭诩溉瞬梁沟氖焙?,周佳一脸笑容的说道。

    “好的?!蓖窠憷叛狙?,等到汗水擦干才进入。

    一般从很热的地方进入空调房,都会被冷气吹的一个激灵,而脸上头上带汗,容易被吹的头疼,是以婉姐才拉着丫丫擦完才进门。

    门里门外两个世界,现在刚刚进门的三人深深的体会了这句话的意思。

    “这什么冷气,居然一点不热了,还特别凉爽?!倍绦浜股赖哪腥?,一脸惊奇。

    “可不是,居然不冷,也不热,好神奇?!毖狙咀拍源拇Υ蛄?。

    “这小小的地方倒像是昆明了,不冷不热的?!蓖窠阋踩崛嵋恍Φ?。

    “可不是,按说空调房进来应该觉得冷,然后才是凉快,这却是凉爽,好舒服?!毖狙韭愕淖?。

    “冲着这空调就来值得了?!倍绦浜股滥幸惨涣掣锌?。

    “三位吃点什么,菜单在各位背后的墙上?!敝芗训燃溉烁锌炅瞬懦錾?。

    第一次来吃饭的食客总是这样,对于袁州小店的空调设备很是好奇,不过总会被吃的吸引住,这就是袁州手艺的魅力。

    三人齐刷刷的回头,这价格让饶是有心里准备的三人也是一惊,不过一个清汤面还是能吃得起的,当然墙上的规矩也如论坛上说的那样,这下对味道倒是有了信心。

    毕竟这么贵,还这么多人排队吃,味道肯定非常不错。

    “蛋炒饭套餐一份,加个熊掌豆腐?!毖狙竞敛豢推牡懔肆窖?。

    “清汤面加蚂蚁上树?!蓖窠慊故潜冉峡酥?,觉得辣的配不辣的刚好。

    她可是听说蓉城这里炒饭都放辣椒,昨天的水饺就挺辣的,是以她选择了安全的两个菜。

    “灯影牛肉,这个米白做是什么?”短袖汗衫男好奇的问道。

    “是指您知道的米的做法,比如酱油炒饭这类,米饭为主料,只能出现调味品辅料的米的多种做法,一次只能点一样?!敝芗严赶傅慕馐土艘槐?。

    “那就白米饭和灯影牛肉?!倍绦浜股滥谢故呛鼙J氐?,选择了没有变化的白米饭。

    “好的三位,请先付钱?!敝芗阉愠黾鄹袢缓笠灰槐ǔ?。

    都是按着自己荷包点的,是以都爽快的给了钱。

    而端餐点出来的袁州一眼就看出这是新来的食客,听这一口没有椒盐,带着软糯的普通话就知道来自南边。

    “来旅游的,来旅游吃美食的?!痹菪睦锼布渖料殖稣饩浠?。

    “老板,这三位的餐点是……”周佳仔细的说了一遍。

    “嗯,稍等?!痹莸阃肥疽?。

    “这老板果然好大叔范,而且很有气质?!毖狙九趿?,一脸高兴的说道。

    “脸一般,但是气场不错?!蓖窠阒锌系钠兰?。

    “没我帅?!倍绦涑囊履懈纱嗟淖芙?。

    袁州在三人身上看到了完成任务的机会,这不端上餐点的时候特意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南方人,不吃辣,没放辣椒?!弊魑桓龊美习?,做了贴心的事情自然要说出来,不然谁知道呢,是以袁州亲自放下婉姐的餐点。

    “老板你怎么知道,我还想说这个蚂蚁上树不知道有没有辣椒呢?!蓖窠憔驳目醋叛矍暗牧椒莶偷?。

    本来清汤面是肯定没有辣椒的,如果蚂蚁上树有也可以配着吃,至于菜单上的金陵菜,婉姐表示来别的地方还吃家乡菜不是很奇怪吗。

    “因为我是厨师?!痹菀涣逞纤嗟乃档?。

    “老板真可爱?!蓖窠悴幌不抖喝说?,看见袁州这个一本正经的回答也没忍住,笑着说道。

    “恩恩,不光可爱,东西也草鸡好吃!”一边的丫丫嘴里包满蛋炒饭,听见婉姐的话,也忍不住出声夸奖,这不话都说不清了。

    “谢谢?!痹菽牡茸畔乱痪?。

    皇天不负有心人,丫丫说出了袁州期待的那句话,顺理成章的婉姐和边上的短袖男人也附和起来。

    袁州在心里点头肯定自己制定的方针“果然他的想法是对的?!?br />
    这边顺利的袁州在晚上也接到好多白天没来的游客,任务几乎快要完成,而赵老大那边也出奇的顺利,完成了围捕活动。

    这一晚大家都睡了个好觉。

    不过一早起来赵老大三人就聚在一起。

    “我觉得应该是那个老婆婆看错了,反正不可能是那个女孩?!绷执弦槐咦咭槐叻⒈碜约旱目捶?。

    “所以我们先去问问老婆婆?!闭岳洗蟀琢艘谎哿执?,为了这家伙的废话。

    “是应该问问,这种情况不恨死我们就不错,请我们吃饭这怎么可能?!敝P艘彩且涣巢恍?。

    “确实不可能,这可不便宜?!闭岳洗笙肫鸺鄹?,又开始怀疑是不是请错人了。

    对啊,他们见多了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惨剧总要有个发泄的地方,而负责案件的警察就是最好的发泄途径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