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三人直接就吃上了东西,奇怪的是周佳并没有先行收钱,很快周佳又去招待其他客人,早餐营业时间还是很忙的。

    “快吃吧,可没有下次了,太贵了?!闭岳洗笙肫?6的价格就心疼,赶紧嘱咐了一句。

    “谢谢赵老大?!绷执虾椭P嘶ハ嗫戳艘谎?,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知道谢就快吃?!闭岳洗蠛眯Φ乃档?。

    “是?!绷饺送庇ο?,专心看着眼前的灌汤小笼包。

    几近透明的薄衣外皮包裹着里面的汤汁和内馅,林聪好奇的伸筷子一戳,灌汤包的皮随着筷子微微凹进去,他这才惊讶的说道“居然没破?!?br />
    这才性格粗糙的林聪夹起包子就往嘴里送。

    还好他夹的是包子褶皱那里,然后就看到小笼包直接变成了伞型,随着林聪的动作微微晃荡,看起来很是有趣。

    “这个好玩?!绷执先肥的昵?,三人之中就他年纪最小,不过二十六,有些小孩心性。

    “快吃吧啊,看你折腾的?!敝P丝床还チ?,直接说道。

    “就是,这小笼包味道可不一般?!北呱系氖晨鸵舶锴?。

    “知道知道?!绷执闲ξ挠ο?,这才直接放进嘴边就准备开吃。

    按说小笼包有浓厚丰沛的汤汁,一般讲究的吃法都是夹进小碟子里,在边上稍稍咬开一个小口子“吸溜”一声,慢慢的喝下汤汁,那滋味实在是鲜美无比。

    这汤汁可是一个小笼包的精华,小笼包稍稍干瘪一些后,爱吃醋的就倒些神仙醋配着吃,袁州小店提供的神仙醋那是酸味中透着微微的甜味。

    配上小笼包内肥瘦均匀的内馅,加上筋道的包子皮,口感简直是开胃鲜美,别说一个,就是是个也没问题。

    然而粗糙的林聪才不会这样吃,夹起来就开咬,然后就悲剧了“嘶嘶嘶,咬死了?!?br />
    闲不下来的林聪一边被烫到了,但是嘴里的汤汁太鲜美,浪费一滴都舍不得,何况是铁公鸡队长请客。

    这下他只能一边享受美味,一边大呼好烫,不过就是没见他停嘴,看起来挺耐烫的。

    “不亏,这味道简直绝了?!敝P嗣雷套痰男】卩ㄒ乐?,同时还不忘满足的说道。

    “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贵了?!闭岳洗笙氲揭换嵋冻?98的软妹,就觉得心痛到简直无法呼吸。

    “唯美食不可辜负?!敝P丝醋乓桓崩虾萌说难?,坑起人来毫不手软。

    昨天就是他提议今天来吃袁州小店的,赵老大记得真真的。

    而另一边完全不斯文的林聪直接吸干了小笼包里面的汤汁。

    “牛嚼牡丹,你这样只剩干巴巴的肉和皮怎么吃?!敝P艘涣晨上У乃档?。

    小笼包本来就应该配着一点汤汁才能更好的体现味道。

    “本来就是包子,汤都这么好喝,没问题的?!绷执系故呛苡行判?。

    “不管你?!闭岳洗笠猜朴频牡股洗?,准备一口吞下。

    不慢点对不起这价格,总不能像林聪这样,好似猪八戒吃人参果。

    “我觉得这样也好吃?!彼底帕执暇椭苯油滔抡龉嗵腊?,当然是被喝完汤汁的灌汤包。

    灌汤包的皮是远远大于内馅的,这样才能装丰沛的汤汁,刚刚郑兴的意思就是,皮这么多,这样吃只能吃出皮的味道。

    “吧唧,吧唧”林聪开始咀嚼。

    一口咬下去,直接咬开了扁圆形的肉馅,里面立刻迸发出汤汁,再次咀嚼,内馅软嫩鲜甜,带着天然的肉香,配合筋道的包子皮,这又是另一种口感。

    完全没有郑兴担心的只有皮味,原来被喝完汤汁的灌汤包里面还有汤汁,这些汤汁深入肉馅,只有再咬开的时候才会迸发出鲜美的味道。

    “唔,太好吃了?!绷执下愕乃档?。

    “酸味开胃,鲜甜软嫩,超级筋道的包子皮,极品,灌汤小笼包的极品?!敝P朔畔驴曜?,也一脸满足。

    “恩,是挺好吃的?!闭岳洗笳獯问浅闲某弦獾?,虽然还是心疼钱,毕竟老婆给的零花钱实在不多,这一付钱就去了一半。

    “买单,小姑娘?!绷执献钍腔?,不过付钱的不是他。

    “您好,你们的单已经被人买了?!敝芗焉锨翱推乃档?。

    “太好了!不用掏钱……等等谁买的?!闭岳洗笙仁撬闪丝谄?,然后才一脸疑惑的说道。

    “就是,谁给我们付钱了?”林聪心内一惊,脸上还是疑惑的说道。

    “对啊,我们可没认识的人?!敝P嘶肥右蝗?,肯定的说道。

    “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先付钱后吃饭?”有食客有好奇的说道。

    “先付钱?”赵老大沉吟了一番,他们就是第一个来的,在来之前这小店确实没人进来过,那么付钱的会是谁?

    “是不是老板你请客?”林聪突然看着袁州问道。

    就冲这个话,林聪肯定就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圆规,还请客吃饭,太阳北边起来也不可能。

    “不是,我不认识你们?!痹萘⒖唐睬?。

    “不是你是谁?”郑兴也好奇。

    “不能说?!痹莨⒅钡乃档?。

    “看来老板你知道?!闭岳洗笏劢艚舳⒆旁?。

    “嗯,知道,不能告诉你?!痹菀涣程沟吹乃档?。

    “那你还不如说不知道?!绷执厦缓闷乃档?。

    “我为什么要撒谎?”袁州一脸疑惑的反问。

    “额……”林聪被噎住了,东西好吃,但是感觉老板有些ZZ怎么破?

    最后还是袁州自认为善良的说道“也许那位婆婆知道?!痹菔疽?,门外卖包子的老婆婆。

    然后三人才起身离开,当然袁州是个保守秘密的人,比如他就没说有一半的钱是他付的,毕竟灌汤小笼包可没打折。

    而赵老大三人因为特殊原因,需要了解一下是谁请客,出门就自然的问了老婆婆两句。

    而这个老婆婆就是一大早来扫地的,是以早上那一幕她尽收眼中,因为扫地的关系,她还真认识黄玲。

    “那小姑娘请的,小姑娘叫黄玲,是个勤快的好女孩,就在这街上扫地?!崩掀牌殴⒅钡乃档?。

    “麻烦了,您知道她住哪里吗?”郑兴仔细的问道。

    “那边的小楼里?!崩掀牌胖缸藕退浅底酉喾吹姆较蛩档?。

    “没问题?!绷执闲∩乃盗艘痪?,然后赵老大才再三谢过老婆婆,带着两人走了。

    “要查查吗?”郑兴问道。

    “不用了,小事情,还是眼前的事情重要?!闭岳洗笫嬲姑纪?,直接说道。

    “今天这灌汤包热乎乎的啊?!绷执细锌艘痪?。

    ……

    ps:这两天谢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非常感谢。

    ps2:坚持两更的菜猫求票,什么票都要,谢谢(*°?°)=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