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的话,一下子就被边上的孙明听见了,正好孙明在惬意的喝紫菜汤,咽下汤就道。

    “我这兄弟的手艺那是没得挑,这价格能吃上简直是超值?!?br />
    孙明这话说的言之凿凿,语气恳切。

    “你兄弟?”络腮胡关注的重点却不是味道,而是八卦。

    “那当然,看见没,那个做菜像神迹的家伙就是我兄弟?!彼锩髦缸耪诘呱椎脑?,一脸自豪的说道。

    “哦,看起来确实很有几把刷子?!甭缛雌鹄匆彩且桓龀曰?。

    “可不是,人家颠勺总会洒出来,你看我这兄弟,一粒米都没有掉出来,这就是本事?!彼锩髦缸旁莸墓?。

    离得近,基本坐弧形长桌的都能看见,袁州锅边非常干净,不像其他颠勺的,从锅边就能看出今天做了哪些菜。

    “确实厉害?!甭缛么跻不嶙约号龀缘?,还是知道这个技法是比较高明的。

    “你第一次来?看得什么推荐?”孙明想起这人刚刚的话,顺口问道。

    “我这是美食地图上看得介绍,然后又上了论坛,见都推荐这家,就来了?!甭缛险娴慕馐偷?。

    “难怪,那美食地图确实是说的我兄弟,等着吃就行,不过小心你的舌头?!彼锩饕涣承σ獾乃档?。

    “哦?”络腮胡一脸疑惑。

    “别被吞了啊?!彼锩鞴恍?,得意的说道。

    “不会不会?!甭缛残ζ鹄?,摇头。

    他走过那么多地方,什么好吃的没吃过,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店这样,哪怕确实生意火爆,这点络腮胡还是很有自信的。

    “吃了就知道?!彼锩饕膊徽?,直接说道。

    袁州的速度越来越快,有时在一旁观看的食客甚至会觉得袁州的手都有了残影。

    是以络腮胡点的菜很快就好了,照例由周佳端上。

    “您的餐点,请慢用?!敝芗讯似牒?,笑着说道。

    “好的,谢谢?!甭缛衩驳牡佬?。

    而周佳则开始招呼下一个人。

    “现在可以品尝了,我就不打扰你了?!彼锩餍ψ潘档?。

    “好的?!甭缛驳阃酚ι?,然后开始吃自己的餐点。

    至于孙明则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护食活动,毕竟一旁有个肯德基虎视眈眈的准备偷袭。

    而吃上餐点的络腮胡这才了解孙明好吃到吞下舌头的意思。

    麻辣鲜香的牛肉,吃完后舌头都是这样的味道,要不是碗中还有一片,络腮胡都忍不住想把舌头拖出来好好的把味道吃干净。

    而香嫩的兔肉则让他见识了百味肉的魅力,原来兔肉并不是那么死板,而是香嫩可口,咸鲜适中的。

    “原来真的有蚂蚁上树?!甭缛衅鹨豢曜臃鬯?,惊讶的说道。

    其他的灯影牛肉因为味道还不觉得,而这道蚂蚁上树简直就是考验技术的时候。

    塞进嘴里,粉丝和肉粒软香适中,肉带着嚼劲,粉丝爽滑,微微的辛辣刺激着舌头,让它多吃点,络腮胡这下顾不上别的了,只觉得每一样都好吃,每一样都是极品。

    “这豆腐也很不错,不光样子像,味道都像熊掌?!甭缛涣吃尢镜乃档?。

    然后络腮胡风卷残云的般的吞下了他点的所有餐点,当然和其他人一样,每一个餐盘都干净的仿佛洗过,光可鉴人。

    “怎么样,好吃吧?!闭馐焙蛞慌缘乃锩餍ξ奈实?。

    满以为会听见一堆滔滔不绝的夸奖,然而却只听见一声叹息。

    “唉”络腮胡听见孙明的问话,怔忪一会,然后叹了口气。

    “怎么你觉得不好吃?”孙明脸色有些不好。

    说他兄弟不好,这可是不行的,孙明打算直接讲道理。

    “不是这个意思?!甭缛泵Ψ袢?,满是络腮胡的脸上看着就是一脸纠结的样子。

    “那是什么意思?!彼锩髋俑实?。

    “小姑娘,给我来杯西瓜汁?!甭缛』瘟艘幌驴樟瞬AП?,先是对着一旁的周佳说道。

    “转账,我知道?!甭缛芗延谢耙档难?,直接说道。

    做完这些,络腮胡这才回答孙明的问题“以后吃不到这样的美味,想着就惆怅啊?!?br />
    “还以为什么事,你再来就行呗?!彼锩饕桓闭饧虻サ难?。

    “我是来旅游的?!甭缛⊥?。

    “那就再来玩几次,我们这城市每年都来的多了去了?!彼锩骶醯谜庠诳萍挤⒋锏慕裉旄静皇俏侍?。

    “我做人有个原则,一个地方绝不会再去第二次?!彼档雷约旱脑?,络腮胡郑重了很多。

    这一下孙明有些噎住了,一个两个都有原则,看了看外号圆规的,再看看边上这个一脸郑重的。

    “等袁老板开分店,你就可以吃了嘛?!币慌缘目系禄适钡牟寤?。

    “对,分店?!甭缛盟品从?,一脸喜色。

    “老板,你会不会去粤城开分店?”络腮胡抓住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就问。

    “你是请求我开分店吗?”袁州不动声色的问道。

    “对对,老板开间分店,最好在粤城或者兰州,这些都行?!甭缛由迫缌鞯乃档?。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开分店的打算?!痹菀涣橙险娴木芫?。

    “额……”络腮胡有些无语。

    而机智的刚刚又完成一个请求的袁州,则回去继续忙着准备餐点,当然内心为自己的说话技巧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我兄弟做的这么好吃,你又这么喜欢,再来就行,有些原则可以不遵守的?!彼锩髟谝慌匀敖獾?。

    “不,没有任何地方或者东西能让我再来第二次?!甭缛涣持V氐乃档?。

    “奇怪的原则?!逼涫邓锩飨胨灯孑?。

    毕竟这不来损失的可是他自己,吃不到好吃的,果不其然络腮胡现在就开始惆怅了,那还不如再来旅游。

    “唉,美食不可多得?!甭缛究谄?,然后喝了一口刚到西瓜汁。

    “却是不多得,真不来?”孙明实在不明白络腮胡的原则。

    “嗯,不来?!甭缛阃?。

    孙明和肯德基对视一眼,然后不再劝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哪怕有些看起来很奇怪,但它就在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