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块钱一份的好东西,自然要给我们都来一份?!彼锩饕淮付ㄒ舻乃档?。

    “现在没有材料,下次?!痹菟底啪涂甲急附茸拥氖虑?。

    “你这家伙,好东西都不留给我们尝尝?!彼锩鞑宦乃档?。

    “就是因为太好,所以卖完了?!痹荽趴谡?,一边往盆里加水。

    “蜂蜜银耳有什么好的,肯定是你做的好吃?!笨系禄止玖艘痪?。

    “是蜂王浆?!痹荻?,直接回答了一句。

    “什么,你小子这么暴殄天物,用蜂王浆做菜,那多浪费,还不如给哥哥我喝点,养养身体?!彼锩骶鹊恼酒鹕?,大声说道。

    “孙子,我耳朵没聋?!痹莸乃档?。

    “我看你是聋了,这种好东西卖一块钱,我这心肝都疼了?!彼锩鞅硎镜疤?,蜂王浆有价无市不说,假的还特别多。

    而自己兄弟自己了解,假的根本不可能卖,一个偷奸?;疾换岬娜?,怎么可能会指望他弄虚作假,是以这蜂王浆肯定不会是假的。

    “卖的又不是你的东西,你怎么比圆周率还爱钱?!笨系禄鹊乃档?。

    “哼,我帮他心疼?!彼锩髦缸旁?,理所当然的说道。

    “得了吧,我看是因为你没占到这一块钱的便宜?!笨系禄耆恍?,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觉得也是?!痹菰谀抢锷酚薪槭碌牡阃?。

    “揉你的面,还等着吃呢?!彼锩髦苯影谑?,然后才对肯德基说道。

    “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傻,蜂王浆卖一块钱,还搭上银耳?!?br />
    “圆周率都说了,这是福利价格,我倒是觉得挺值的,你想他这里是做中高端的,福利也得弄个好点的?!笨系禄歉鱿?,对于这些门道还是清楚的。

    不过一旁的袁州倒是没想那么多,只觉得难得自己做主就是任性一把又如何,是以摇到一这个数字,那就卖一块钱,也是可以的。

    不过一旁的孙明听着觉得还是有些道理的,直接道“你说的也是,不管了,我还是等吃吧?!?br />
    然后两人这才重新坐下来,这一坐下来就对袁州正在做的有了好奇。

    “你这是揉面做饺子?”孙明一刻也闲不住,好奇的问道。

    “恩,秦淮八绝里的?!痹荻嗨盗艘痪?。

    “秦淮八绝,那不是南方小吃嘛,该不是甜的吧,那就算了?!彼锩魇歉黾峋霾怀蕴鹗车募一?。

    “都说是饺子,怎么可能是甜的?!笨系禄缓闷陌琢怂锩饕谎?。

    “怎么不会,据说那里的人,做啥都放糖?!彼锩飨胱拍茄某∶娑佳捞?。

    “不甜?!痹萑险娴乃档?。

    “那就好?!彼锩魇媪丝谄?,庆幸的说道。

    “不过上次听你说那鸭油酥烧饼也是秦淮八绝,这怎么又有了?!笨系禄闶俏柿艘桓稣5奈侍?。

    “一绝两个菜,这是最后两样,还有一样甜的?!痹莅衙嫱拧昂艉簟蔽璩隽松?,淡淡的说道。

    “甜的是哪一个?”肯德基倒是甜咸不忌,颇为好奇的问道。

    “桂花夹心小元宵?!痹荼ǔ雒?,顿了一下才道“要吃吗?!?br />
    “那就来一份?!笨系禄坏忝豢推?,直接就应下了。

    “我可不要?!彼锩髟谠萃坊姑蛔淳土芫?。

    “没算你的份?!钡人锩魉低?,袁州这才说道。

    “额……”孙明对于袁州这种噎死人的说话方式很无奈。

    “还好这家伙一直是在后勤,要不肯定没有工作,现在自己开店手艺这么高超倒也不怕没生意,不然这小子肯定要饿死?!毙睦锬训绵止镜乃锩鞫窈莺莸南氲?。

    店内一下子安静下来,袁州认真的坐着面团,孙明和肯德基则认真的看着袁州这如行云流水般的揉面动作。

    见两人暂时没问题,袁州又好奇这揉面的水了,毕竟这水看起来真的不同,看起来冰凉摸起来却是微温,用来和面很是不错。

    “系统,这水又是什么名堂?”袁州好奇的问道。

    对于袁州这些问题,系统一般都会给予回答。

    系统现字:“井花水,其取自千年村,人丁兴旺之井,人气越兴盛,井水便愈甘甜,蓄一夜则精华上升,等到晨曦一道光上来的时候,只取第一桶水,此水方才轻清滋润,如果用来擦脸还能润泽颜色?!?br />
    “啧啧,居然有美容的效果?!痹莶蛔藕奂5亩⒆磐该鞔蠛锏乃?,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只是在袁州还没实行,系统又现字了。

    系统现字:“井花水陈宿则不可轻用,不可盥洗,而且井水就无人汲,也不可饮用?!?br />
    “好吧,果然是个娇贵的东西?!痹菸弈?。

    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这不袁州打算,这个点心,每天早上提供,这样就能取用井花水用来盥洗,虽然他是大帅哥,但再高的颜值也是需要保养的。

    不过擦脸什么的就免的,而且系统提供的不用可惜,抱着这样的想法,袁州直接做下决定。

    不一会袁州的饺子就蒸好了,说是薄皮包饺但做法却是用蒸。

    因为袁州加了绿豆粉的原因,蒸好的饺子皮晶莹剔透,几可见里面漂亮的内馅。

    “哎呦,这东西可真香,怕是比得上小笼包?!彼锩骷焙鸷鸬乃档?。

    “确实很香,不过这蒸饺用来蘸什么料?!笨系禄缘慕茸铀染佣?,要不然就是蓉城特色红油水饺。

    “蘸不蘸的不管,我得先来一个?!彼锩髌炔患按慕庸莸呐套?,拿起筷子就准备开吃。

    “可以蘸醋?!痹萆焓质疽?,托盘里的醋碟子。

    “没辣椒,不过也行?!笨系禄某韵嗷故且眯矶?。

    毕竟他还真没来过袁州小店,只是吃过袁州炒的蛋炒饭,因为用料关系,味道实在是达不到十分的,是以还是能把持的住,至于孙明则早就沉浸在薄皮包饺的美味中了。

    这次袁州所用的醋又有所不同,是为米醋,取它的香味和酸味。

    “早就听说圆周率你的手艺,我这赶上免费的,肯定要好好尝尝?!笨系禄ψ潘档?。

    “不用客气,请?!痹菝娲⑿Φ乃档?。

    “那我可不客气了?!笨系禄底啪湍闷鹂曜?,也开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