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网上的风评和口碑,都是非常不错的,至于其他诸如没有厕所,地方狭小,不能停车这些小问题,袁州表示这都不是事。

    “果然口碑还是很不错的?!痹菘醋呕馗?,基本都是说想来,或者准备过来的言论很是满意。

    然后搜索了一下美食地图,更新的美食地图里,袁州却是榜上有名,不过没有那些有名的饭店显眼,连人间食话都比自己靠前不说,不管是位置还是大小都比自己的大很多。

    看得出来这就是一个区的代表美食,看出区别,袁州也有了信心。

    再来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完成支线任务的必备条件。

    袁州点开剁手网,开始网购,要求细细的区分,必须同城,而且当天能到的那种,袁州才会购买,大约花出去五百多块钱后,才关上网页。

    看到论坛袁州也想起来帮忙的兄弟,找出号码,直接拨过去。

    “孙子,明天有空吗?!币唤油?,袁州就直接说道。

    “你小子,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要请我喝酒?”孙明本来正在吃宵夜,停下筷子,就说道。

    “恩,我请客,请你吃饭?!痹菟斓乃档?。

    “今儿个的月亮还真大,你小子有什么事情要坑我,直接说?!彼锩魉布湟桓龌?。

    开玩笑,袁州这小子以前可是叫圆周率,让他请吃饭能给你整出比3.1415926更多的理由来,问你为啥请客,孙明可是被整怕了。

    拿着电话的袁州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打算出新菜,请你尝尝?!?br />
    袁州的沉默当然不是在自我反省,而是觉得孙明这小子太墨迹。

    “这还差不多,我给你带人过来,叫上肯德基他们?!彼锩魉闪丝谄?,完全忘记了上次袁州还请客过的事实。

    虽然试菜是做白老鼠,但是以袁州现在的手艺,白老鼠那也是抢着做的。

    “恩,明天晚上自己过来,早点,晚了没位置?!痹葑邢傅乃档?。

    “知道,知道,你那里的人流量太大,每次停个车都困难,上次我都见一个车好几张罚单?!彼锩飨肫鹉撬娣缙莸姆5ビ行┖眯?。

    “恩,再见?!痹莨叶鲜只乃俣饶鞘橇饭?,说清楚该说的,就直接挂断。

    “握草,这小子,每次挂电话都这么快?!彼锩髅髅骶突褂邪刖浠霸谧炖锘姑凰党隼?,就被挂断了。

    做完这些也差不多到了酒馆的关门时间。

    刚刚这样想着,那边樱虾墙就被打开,里面的客人鱼贯而出。

    “袁老板还没睡呢,怎么不上去陪我们玩游戏了?!苯详厮瘴⒑?,凭添了几许风情,语调娇柔的说道。

    “谢谢光临?!痹莶⒉换卮?,直接做出送客的手势。

    “真是的,袁老板你还没有敏敏小妹妹好玩?!苯详匕琢嗽菀谎?,笑眯眯的对着申敏道别。

    “啧啧,这姜女士每次都喜欢调戏袁老板?!狈胶阈ψ潘档?。

    “欢迎下次光临?!痹荻杂谡庋娜粘4蛉ひ彩炝返奈奘?。

    “果然不好玩?!狈胶阋参栉奕さ某雒?。

    而一旁本就性格害羞的申敏,就更加不好意思说话了,袁州则板着一张脸,一脸严肃,很是高冷的模样。

    剩下的酒客倒是没有调侃袁州的爱好,规规矩矩的回去了。

    人一走,申敏就快速回到楼上开始打扫卫生,袁州也很是放心的直接上楼,剩下的关门之类的申敏这半个多月以来做的很好。

    不过这此,袁州久久没有听见关门声,有些奇怪,打开二楼的窗口,果然看见申敏从酒馆平台下来,然后就急匆匆的关门,细心的关好大门,这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公交站赶去。

    然而末班车还是直接从申敏面前经过,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这下申敏傻眼了,站在站台上呆住了,以袁州的眼力,自然把这些看得清清楚楚。

    袁州默默的站在窗前,外面的月亮极大,路过的人群却很少,申敏孤零零的站在公交站台上。

    申敏拿起电话,开始打电话。

    “佳佳,你在哪里?”申敏第一个打的就是周佳的电话。

    “我还在夜大,还有十分钟下课?!蹦潜叽吹纳羧肥岛苄∩?,看来是周佳偷偷在讲电话。

    “怎么了?”见申敏没有出声,那边的周佳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那你认真学习吧?!鄙昝舨缓靡馑嫉乃档?。

    而那边的周佳也就挂断了电话。

    申敏翻着电话,不知道该给谁打,同寝室的关系没好到来接人的地步,要说打车,向来细心的她身上留着的从来不超过十块,而从这里打车回学校起码需要二十块。

    默默的翻着电话,申敏有些无奈。

    夜深人静的夏夜,只能听见一些虫鸣“吱吱”的叫的人心烦,反正现在的申敏是这样觉得的,空旷的街道,让人觉得害怕,何况申敏还只是个小姑娘。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两道光照了过来,是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径直朝着站牌这里开来,申敏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嗞”车子平稳的停下,司机是个中年男人,申敏紧张的抓紧书包。

    “敏敏,来姐姐带你回去?!蓖蝗怀得疟淮蚩?,里面走出来的人,竟然是早就离去的姜嫦曦,下车就暖暖的招呼道。

    “姜姐姐,原来是你?!鄙昝粽獠欧畔陆浔?,高兴的说道。

    “可不是我,走吧,很晚了,姐姐送你回学校?!苯详卣驹诿疟?,一脸笑意。

    “麻烦姜姐姐?!鄙昝袅车坝械阄⒑?,看了看四周的黑暗,也不拒绝,乖乖的点头应下。

    快速的上车,坐到后座挨着姜嫦曦,这下申敏才放下心来。

    “白师傅,去大学城?!苯详匦ψ哦陨昝舻懔说阃?,这才对白师傅说道。

    “好咧?!卑资Ω涤ι?,车子平稳的开出。

    “麻烦姜姐姐,车费我下次给您?!鄙昝粝肓讼牍郧傻乃档?。

    “你看你一口一个麻烦,一口一个谢谢的,你还是谢谢你家老板吧?!苯详乜吭谝伪成?,淡淡的说道。

    “老板?”申敏一下子没听明白,下意识的问道。

    而姜嫦曦却不再回答,只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没想道这小子居然个暖男?!?br />
    说完姜嫦曦脸上露出笑容,本来喝完酒准备走,但袁州突然打电话来,说末班车过了,申敏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帮忙带带。

    姜嫦曦也就答应了,不过她是不会为这小气的袁老板宣传,所以装作没听到申敏的问话。

    一旁的申敏见她没有回答一副休息的样子,也不好再追问,安静的等着到达目的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