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袁州说完耽误时间这句话后,后面排队的有立即走了的,更多的是留下了,毕竟这也不用花费多少时间。

    二楼工作的中年妇女这才打开箱子,拿出里面的工作服,仔细的穿戴在外面,包裹完整后才进行下水管的疏通。

    “老板,要不我来抱着吧?!敝芗颜境隼此档?。

    “就是,袁老板可以让这小姑娘抱着?!弊偶钡某苑沟氖晨驼庋ㄒ榈?。

    “不用,我自己来?!痹菘戳丝椿忱锏男『?,轻声说道。

    袁州抱着孩子看了看自己的厨房,小孩一直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非常的乖巧的缩在袁州怀里,并没有试图触摸。

    而一边站着排队的食客则开始聊天。

    “你说袁老板怎么回事,抱个孩子干嘛,耽误时间?!币桓瞿昵岬哪腥瞬宦乃档?。

    “我也觉得,那女的通下水道的,啧……”附和的人,一个“啧”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可不是,还好没味儿,不然多影响心情?!卑删坏呐⒆右灿行┠岩匀淌?。

    “你们这些人注意点在哪,不觉得袁老板人很好嘛?!庇腥瞬⒉辉尥庋乃捣?。

    “这倒是,袁老板的厨艺确实非常不错?!彼灯鹪荽蠹易烊峡傻幕故撬歉叱某?。

    “我觉得袁老板人也不错?!背@吹氖晨?,还是了解袁州的,不过就是外冷内热的性格。

    “上次下雨,袁老板还准备了免费的毛巾用来擦水?!毕麓笥旯疵偈车氖晨?,对于这点还是记忆犹新的。

    “说的也是,袁老板是挺有爱心的?!笔晨兔亲芙嵝缘乃档?。

    这边讨论的火热,袁州并不参与,楼上认真通下水管的也不参与,很快完成了工作,换下工作的衣服鞋帽,穿着整齐无异味后,这才下楼。

    “你那就是堵了个塑料袋,已经处理好了?!敝心旮九槐咚底旁?,一边自然的伸手接过自己的孩子。

    “恩,麻烦了,这是工钱?!痹菽贸黾凶?,夹起钱递过去。

    袁州在营业时间从不用手拿钱,毕竟钱上面的细菌太多了。

    “谢谢?!备九险娴牡佬?,接过钱,从袁州打开的后门径直走出店门。

    “慢走?!痹菘吹街心旮九ё藕⒆幼咴?,这才关上大门。

    稍稍整理一番后,这才说道“现在开始重新点餐?!?br />
    “各位食客,现在可以点餐了,这边说一下餐点内容?!敝芗咽适钡目谒档?。

    “等死了,一份蛋炒饭?!逼炔患按悴偷?。

    “袁老板你真有爱心,我要一份蚂蚁上树加米白做?!迸⒆涌丛莸难凵窈苁俏氯?,然后才开始点餐。

    “我说袁老板,你咋不让那个通下水管的下次来,或者别带孩子,这多麻烦?!备崭毡г沟那嗄昊故侨滩蛔《宰旁菟档?。

    “可不是,袁老板你怎么对一个通下水管的这么客气,还帮忙抱孩子,本来就没有一点职业道德,这可是会影响她的工作?!闭馐嵌怨ぷ魈籼薜?。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如果能有人照看,谁愿意抱着孩子来通下水道?都是讨生活,不容易”漫漫道:“不过,你这耽误了十多分钟,还要再补上,袁老板你这样太不划算了?!?br />
    一般这种情况袁州是不愿意解释,更不会理会,这次袁州却开口了。

    声音还是一样闷在口罩里,不过听的倒是很清楚,道出一句话:“我只不过是烧菜的?!?br />
    “袁老板你的工作,哪里是通下水道能比的了?!庇腥私踊?。

    “什么时候厨师也能比其他职业高一等了?!痹莘次?。

    什么时候?大概是在一听到是通下水道,就捂鼻绕路的时候。

    袁州也没再分心,仔细自己锅里的餐点才是最重要的。

    ……

    中午的营业时间过去,袁州又闲暇下来,而袁州这时候才有空炼蜜,采来的蜂蜜生的时候性凉,而练熟之后性平,这样的蜂蜜才适合大多数人食用。

    “系统,你说我这蜜割的怎么样?!痹菽贸鲎约焊钕碌姆涑?,很是满意。

    毕竟是自己挨过好几次蛰才采下的。

    系统现字:“蜂蜜以色白起沙而作梨花香者为优质,而蜂王浆则是蜜蜂巢中培育幼虫的青年工蜂咽头腺的分泌物,是供给将要变成蜂王的幼虫的食物,也是蜂王终身的食物?!?br />
    “蜂王浆的颜色是根据蜜蜂食用花粉的不同而稍有改变一般分为乳白色和微黄色,其中含有极高的长寿因子?!?br />
    “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蜂蜜如何?!弊氨剖О艿脑萦械愕挠巧?。

    系统现字:“宿主采集的蜂蜜虽不是极品,也算优品?!?br />
    “谢谢夸奖?!痹菸抻锪?,果然还是炼蜜最重要。

    因为蜂王浆为青壮年蜜蜂食用花粉后分泌的一种乳状物,其味道极酸且带有微微辣味,口感与味道极其不好,不好直接用作调味品。

    蜂蜜和蜂王浆都不可高温加工,是以袁州打算先行把蜜炼熟,然后才准备考虑新菜。

    蜜炼到滴水成珠而不散即可,袁州使用的是时间很长的炼制方法,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当然并没有使用火炼法。

    这一整个下午,袁州小店里面都是一股股蜜糖的香气。

    “小袁老板这是做什么好吃的了?!备舯诘耐习?,伸长脖子问道。

    “蜂蜜,出去割的蜂蜜?!痹葑谧约好趴谡急傅窨潭?,早上的雕好的那一朵金腰楼早就不见了。

    “这可是好东西,市面上现在好多假的?!蓖习甯锌乃档?。

    “嗯,我割的是真的?!痹萑险娴乃档?。

    “额,当然,小袁你割的当然是真的?!蓖习逑仁倾读艘幌?,这才附和。

    “这小子现在还不会说话?!蓖习逍睦镟止?,她在这里开店多年,早就知道袁州不会说话,嘴不甜。

    只是没想到,袁州这么大了还是一样。

    “童阿姨,我练习雕刻了?!痹菽闷鹧『寐懿?,摆放在空架子上,准备雕刻。

    “等等,你说你每天雕那么多出来,都被别人拿走了,你雕了做什么?!蓖习逵惺焙蚯耙幻牖箍醋偶茏由下钡钡母魃ǘ湔娑费?,去取个衣服的空当,架子就空了。

    “练习技艺?!痹菹衷诙贾苯佑貌说兜窕?,想要做到精细传神还是需要不断练习的。

    “那倒是,吃饭的功夫确实不能落下?!闭饷匆凰低习寰偷阃?,表示明白。

    “不过你可以收起来,不然放不了一会就没了?!蓖习寤故侵龈懒艘痪?。

    “谢谢童阿姨,不过他们喜欢,这是一种肯定?!痹莺苁亲孕诺乃档?。

    这下童老板不好再劝,而袁州也可以如愿以偿的开始享受雕刻的时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