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你这醋卖不?”伍洲突发奇想的问道。

    “不卖?!痹菹乱馐痘卮鸬?。

    “袁老板,我这是有原因的,真的?!蔽橹耷康鞯乃档?。

    “什么原因?!蔽收饣暗牡比徊皇窃?,他的好奇心少的可怜,现在还都贡献给了厨艺,是以是一旁的凌宏开口了。

    “袁老板我和你说,因为我女朋友特别爱吃白灼虾,但是他吃虾爱蘸醋,外面的醋她都不爱吃,就爱吃这里的?!蔽橹抟涣程鹈鄣乃档?。

    “不好意思,本店食物均不外带?!痹菀涣彻鹿?,哪怕被猝不及防的撒了一盆狗粮。

    “醋不算食物,只是调味品?!蔽橹尬伺笥岩彩锹吹?。

    “规矩都在墙上?!痹堇恋媒馐?,直接指着墙壁说道。

    “那我就带虾来吃?!蔽橹尴肫鹕洗蔚牡俺捶?,灵光一闪的说道。

    “单卖醋一份66?!痹菽乃档?。

    “额?!蔽橹薇灰×艘幌?。

    “作为男人不能怂,买了?!绷韬暌槐菊暮蛋说?。

    “就是男人不能说不行?!闭掠阋踩绦?。

    他们可是知道以袁州的规矩,66恐怕只能买一碟子醋,哪怕是他们也心疼的。

    “等我回家问问我媳妇?!弊源幼哪和饬宋橹薜穆蚍考苹?,伍洲就一直这样称呼了。

    是以本来取笑的几人瞬间又被撒了狗粮。

    “我觉得还是吃饭最重要?!闭掠隳乃档?。

    然后几人开始点餐,默契的忽略一旁的伍洲。

    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很快过去,然而食客还并没有散去,毕竟好久不见,有空的基本都留下来寒暄了一番。

    不过最重要的当然是打听袁州下一步的行程,有没有再次出门的需求。

    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各种说话的艺术轮番上阵,最后还是伍洲一句话搞定。

    “袁老板最近还打算休息吗?”伍洲语气简单直接。

    这话一出,剩下没走的都竖起耳朵听着,周佳都很在意的听着,毕竟光拿工钱不上班,却是有些忐忑。

    “暂时没有出门的打算?!痹萜降乃档?。

    “呼,袁老板再见上班去了?!蔽獍猜纷钕人煽谄?,然后直接道别。

    得到想要答案的食客也纷纷离开,就连边上光明正大听墙角的小贩们也心满意足的离开。

    开玩笑,袁州小店关门以后,人流量直接少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还是过来打探袁州的开门时间的,哪有心情买他们的吃食,是以这五天他们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巴不得袁州和他们一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休息的开店,这样他们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老板,我也先走了?!敝芗涯淖急咐肟?。

    “等一下,你们这周的钱?!痹菽贸稣感碌拿?,直接递过去。

    “谢谢老板,但是我们没工作,要工钱不好?!敝芗严仁堑佬?,却没有伸手接。

    “你每天都过来了吗?!痹萃蝗晃实?。

    “过来了,和在、申敏每天早上八点过来的?!敝芗鸦共涣私庠莸奶茁?,很是实诚的说道。

    “打扫卫生了吗?!痹菁绦实?。

    “打扫了,但是前面很干净,我们打扫的后门?!敝芗岩晕菔窃谘使ぷ?,是以回答的很是仔细。

    “既然做到了我要求的工作,那这就是你们应得的?!痹菀槐菊乃档?,同时把钱递给周佳。

    “恩?!敝芗丫醯迷习逅档暮孟窈苡械览?,迷迷糊糊的伸手接过钱,然后离去。

    全部人群走光,袁州就迫不及待的拿着自己的小拉车,出了门。

    “老板红白萝卜十斤,麻烦抹个零?!痹葜北甲约撼3B虿说奶?,直接说道。

    “好咧,奇形怪状的萝卜我可都留着呢?!崩习寤故悄歉龃舐?,一见袁州就笑呵呵的说道。

    “谢谢您?!痹莸阃返佬?,看老板果然拿出很多奇怪形状的萝卜,直往袋里装。

    买完萝卜,袁州就小心的拉着“咯吱咯吱”的小拉车回自己店里。

    回到店里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楼上搬椅子下来,开始坐在门前雕花,当然放花的架子也是拿出来了的。

    拿着紫红色的大肚萝卜,袁州先是仔细的观察萝卜的外形,按照乌海教的方法,先在脑海中构图,然后再开始削去外皮准备雕花。

    露出外皮的萝卜圆滚滚的更大了,看着也喜庆可爱。

    袁州的手拿着神迹菜刀,在萝卜上“唰唰”的挥舞,看起来刀光剑影,一丝丝一片片的萝卜就缓缓的掉进袁州脚边的垃圾桶中。

    按理说观看袁州雕刻就是一间极其赏心悦目的事情,然而刚刚赶过来的漫漫却没有这个心情,当然看着的时候也稍稍失神,不过很快想起自己的事情,就看不下去了。

    “袁老板,请你帮个忙?!甭锲偶钡乃档?。

    然而袁州的反应是毫无反应。

    “袁老板,袁老板,真的有事情,麻烦你?!甭贫簧岬乃档?。

    “等一会?!闭獯卧莼卮鹆?,不过是头也没回的那种。

    “哎呀,你等一会雕,我真的有事情麻烦你?!甭谄故呛茏偶?。

    但袁州依旧没有放下手上的动作,还是认真的雕刻着,手速也没有任何变换。

    漫漫知道袁州是很好说话的,而且他们认识还算是朋友,基本有事情找袁州他都不会拒绝,这样不理人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你这是金腰楼吧,有880个花瓣的,那还得雕多久,先做我那里的事情,拜托啦?!甭屯房戳丝丛莸氖?,这才说道。

    “安静?!痹萏房戳艘谎勐牧成?,然后低头继续自己的雕刻。

    “喂……”漫漫不甘心再次叫道。

    每次一喊就到的人,这次任凭漫漫怎么说,袁州还是不动如山的在一旁雕刻。

    直到五分钟后,袁州才深吸一口气,放下雕花“什么事?!?br />
    “哎哟喂,我的袁老板,我那里该收货了,这不是想请你看看,你半天不应我?!甭雇τ性蛊?,平时那么好叫的人,关键时刻不理人。

    “在我雕刻的时候不要打扰我?!痹萑险娴乃档?。

    “做菜的时候不能打扰,现在雕刻也不让,我看你就没自己的时间了?!甭缓闷乃档?。

    “嗯,都不能?!痹莺苁茄纤嗟牡阃?。

    单身不是没道理的……

    “好,我知道了,现在该帮我忙了吧?!甭究谄?,认真的答应了,袁州这才起身。

    有起床气的人可怕,被打扰爱好的袁州也可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