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知道兔肉和獐子一样,肉质带酸性,而且如果兔子死后眼睛是闭上的还不能吃,这在古书上都有记载。

    而袁州所做的兔子倒是没有这种担心,本来用蜂蜜代替白糖就在于蜂蜜的甜味并不突兀,但是甜味悠长,蜂蜜本身还会带有一些油脂的感觉,熏制后更加油光水滑,颜色艳丽。

    忙碌完店里的事情,袁州这才有空去楼上休息,而这一休息就直接到了第二天一早,想着许久没有做灌汤包,袁州翻身爬起。

    “稀里哗啦”的洗漱完毕,然后去跑步锻炼,这次出门也算是收到了锻炼的效果,是以袁州更加注重锻炼了。

    休息几天再次开门,袁州的神情并没有改变,只不过心境变了一些,老御厨的身影还犹在眼前。

    “呼,还是先做好眼前的事情?!痹莩料滦?,开始认真的揉面。

    “佳佳,你说老板开门没有?”申敏有些不安的问道。

    “肯定的,老板那么准时?!敝芗延锲隙?,没有那么多不安,就是很理所当然。

    而申敏就不同了,性格原因,她一直担心袁州不做了,就好似操心天会掉下来的齐人一般,总是很忧虑。

    大约也是因为学习非常努力,但成绩始终一般,考上大学也就花费了所有的心力,而周佳则不同,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就算是在读成教,成绩也名列前茅。

    “敏敏你今天真不用上课?”周佳看着申敏关心的问道。

    “没事,前两节是自习,没关系的?!鄙昝粝肓讼肟隙ǖ乃档?。

    “那你看了就回去吧?!敝芗讶险娴乃档?。

    “嗯,”申敏不置可否的点头。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袁州小店门外,而这时候小店门外已经围满了排队的人群,还都是老熟人。

    “这袁老板也真是,一回来就做好吃的?!蔽橹夼旁谇傲?,一边闻着灌汤包的香气,一边不满的说道。

    “你要是不想吃,可以走?!绷韬瓴宦目醋旁谧约呵懊娴奈橹?,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又要荷包出血,不好和女朋友交代?!蔽橹蘼冻鲆桓?,你们单身狗不懂的忧伤模样。

    “你说我把你扔出去少一个人怎么样?!闭掠闵焱?,很是认真的看着伍洲问道。

    “袁老板这里不能使用暴力?!蔽橹抟涣逞纤?,明显是在学袁州的脸色。

    “呵呵,我扔你大家肯定都同意?!闭掠懵辉诤醯乃档?。

    “这样我就可以前进一位?!绷韬昵崞乃档?。

    “不如我们来讨论今天袁老板做的什么早餐?!蔽橹藓苁巧驳淖屏嘶疤?,不过这个话题转移的比较有用。

    然后大家七嘴八舌的猜测起了袁州的早餐,但是作为老顾客的几位还是很笃定是什么的,毕竟吃的多,已经很是了解了。

    而申敏和周佳来的时候就见到这样其乐融融的场面,瞬间安下心了。

    “现在没问题了吧,敏敏你快回去上课吧?!敝芗研ψ潘档?。

    “恩,那我晚上再来?!鄙昝舨⒚挥性俚仍菘?,而是直接赶回学校了。

    不一会袁州小店在准时的时间打开大门,而食客们虽然急切,却没忘记袁州的规矩,全部都按着排位来坐上自己的位置。

    “袁老板你去做什么了?”伍洲最无顾忌,直接问道。

    “采蜜?!痹菰频缜岬乃档?。

    “亲自去采蜜?袁老板你没被蛰?”伍洲上下打量了袁州一番。

    伍洲表示他小时候看见掉地上的蜜蜂去摸了一下,然后被蛰了大拇指,自那以后就特别讨厌蜜蜂,讨厌的源头自然是恐惧,是以才会这样问话。

    “当然没有?!痹萑范ㄒ约翱隙ǖ乃档?。

    “要是蛰了好了呢?!绷韬晖蝗灰涣郴敌Φ乃档?。

    “不会,我记得蜜蜂蛰了起码要一个礼拜才能消肿?!蔽橹藓苡芯榈乃档?。

    “据说蜂胶可以加快愈合?!闭掠阋渤隼创杖饶?。

    “作为一个厨师,采集食材是必备的本领,我们厨师无所畏惧?!痹萘巢缓煨牟惶乃档?。

    完全忘记了当时是如何不耻下问的追着溜子问了一路,下崖的时候,也谨慎无比的模样。

    “我说你们吃不吃饭了,老头子都要饿死了,叽叽喳喳个没完?!币慌缘睦钛幸皇翟谌滩蛔×?,语气不好的开口。

    “您好,请问您点些什么?!敝芗蚜ι锨把?。

    “哼,一个两个好似木头,规矩还多?!崩钛幸徽庥植换挪幻α?,先是抱怨了一通,这才开始点餐。

    “灌汤包一份,神仙醋一碟?!崩钛幸坏牡悴妥苁且谐龃椎拿?。

    “稍等?!敝芗崖槔挠ι?。

    而袁州直接把两样餐点放到餐盘上,周佳直接端就好。

    “老先生,你怎么知道这是神仙醋?!绷韬晁闶亲噬畛曰?,最爱灌汤包,但从未吃出这醋的名堂,这也是他第一次遇见李研一。

    当然他是认识李研一的,不过没有点破他食评家的身份。

    “呵,毛头小子,当然吃不出来?!崩钛幸欢栽菟祷岸既绱?,从来不知道客气是什么。

    “确实是神仙醋?!痹萃蝗怀錾隙ǖ?。

    “老夫当然没错?!崩钛幸桓拥靡?。

    “您的餐点?!闭馐焙蛑芗颜枚松洗缀凸嗵腊?。

    “这醋色红而味酸,不涩味道清新,应该还是新醋中头醋,不然没有这个味道?!崩钛幸恢缸诺又械拇?,细细的说道。

    “不过,袁师傅,你这神仙醋是用哪种方法做的,竟然没有一点渣滓和色味,颜色也透亮?!崩钛幸辉缇拖胛收飧鑫侍?,这次才如愿。

    “取五月初一的饭,捏成饭团,每天放一个,到来年五月初一的中午,捏碎洗干净,用蒸饭的水和着一起入缸,前七天用柳枝搅拌,一个月后自然成醋?!痹莅阎谱鞣椒ň×考虻サ乃党隼?。

    这些东西袁州都是亲身实践过的,是以说的很是详细。

    “果然复杂?!崩钛幸豢戳丝丛?,眼神复杂。

    做这东西需要的耐心不少,需要每天记着时间做,一个辅料尚且需要这样,这主料的功夫又怎么会少,所以说袁州东西贵。

    不少人在背后也会弄两句,但绝大多数都是服气的。

    就说这神仙醋,全榕城能找出第二家吗?

    “袁师傅,手艺确实高超?!崩钛幸惶究谄?,认真的说道。

    “谢谢?!痹萘成慈坏牡佬?。

    至于心里肯定是高兴的,袁州也早就知道这人是个美食评论家,虽然常来吃却从没给自己写过评论,不过对于现在晚来的夸奖,袁州也不会不好意思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