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袁州收拾好行李,脸上带着少量的红点,走出大门,实木的大门发出“砰”的一声。

    袁州起的很早,村子里还安安静静的,起得更早的已经出门不在家,而没起的又都还在睡觉,是以村子里几乎没有人。

    袁州背着小包,拿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金针磨,一脸轻快的往麻先生那里走去。

    这个时间自然应该告个别。

    十分钟后,袁州就到了麻先生屋外。

    “麻先生,我先走了,早饭您今天自己解决?!痹萆锨耙徊?,说的话好似很平常,不像道别。

    “快滚,说的好似老拙没了你,就没饭吃一般?!甭橄壬┳趴季康淖叱龃竺?,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好,再见?!痹莺孟裉患橄壬穆钌?,自顾自的说道。

    这几天下来袁州听而不闻的绝技,已经练到满级了。

    “来不就是想要老拙的菜谱,给你又何妨?!甭橄壬蝗徽庋档?。

    “不好意思,我从来都没有这个意思?!痹萦行┠涿?,他只是想吃真正的御膳,并不想要别人的秘技,毕竟他一没拜师,二和这个说话难听的老头并没有任何关系。

    “一个没有一点追求的厨师?!甭橄壬乃档?。

    “我想我的追求不用告诉您?!痹萦锲廊豢推?,只是话语有了锋利的感觉,毕竟被人指着鼻子说自己的梦想确实让人生气。

    “你以为老拙会关心你的事情?拿去,不用问老拙其余事情?!甭橄壬苁遣恍嫉目戳嗽菀谎?,从中山装的口袋中摸出一个黄色的笔记本,直接扔了过来。

    “啪”袁州下意识的的伸手接住。

    “这是什么?!痹莶⒚挥写蚩?,直接问道。

    “快滚?!比欢橄壬⒚挥薪馐偷囊馑?,反而突然发起火,直接让袁州滚。

    “谢谢?!痹葑钜幌?,明白了手上是什么东西,皱眉道了谢,然后离开。

    “咚咚咚”袁州转身走远,脚步踩在石子路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而麻先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老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一会就转身回了自己屋子“砰”的一声,大力关上了自己的门。

    至于袁州则是忙着赶路,麻先生给的笔记本被袁州直接放进了小包里,并没有着急的观看,哪怕袁州已经猜到里面就是御膳鋈鸡的做法,也许还有些心得也说不定。

    但这并不是袁州想要的,算是意外之喜。

    这边袁州忙着赶回店里,准备明天的开店事宜,而乌海则遇到了?;?。

    “砰,咚?!蔽诤5奈葑永锓⒊龈髦挚湔诺纳?。

    “我说乌琳你够了,说了不回去就不回去?!蔽诤W谏撤⑸?,看着自己的妹妹在那里砸东西,砸的都是他心爱的东西。

    “呵呵,你要是今天还不跟我走,你就给我看好了,看我能不能把你生撕了?!蔽诤5拿妹梦诹蘸苁潜牒返乃档?。

    乌琳一头利落的短发眉形刚毅,容貌中性容颜俊俏,穿着红格子短袖衬衣,牛仔热裤,露出修长结实的大腿,说着话的同时又毫不留情的砸碎了乌海的石膏像。

    “怎么,有本事你倒是试试?!蔽诤S质悄歉贝罂泷眉颖承耐闲脑煨?,摸着小胡子很是无赖的说道。

    “我乌琳说出话什么没做到?你最好自己想想?!蔽诹照驹谖诤C媲?,从上往下看着乌海,形成极强的压迫感。

    “亏你是我妹妹,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蔽诤?醋盼诹瞻胂?,突然萎了。

    “是啊,我没有女人味?!蔽诹胀蝗灰恍?,俊俏的脸上带着三分魅色七分柔和,看起来整个人都美丽了不少,就好像女王的微笑那般迷人。

    只不过动作很是凶残,乌琳直接一把提起乌海,一个背摔,乌?!芭椤钡囊簧傻乖诘?。

    乌海的手还摸着小胡子,脸上一脸懵逼,突然吐出这么一句“我还要去画展的,受伤了怎么办?!?br />
    “没事,我保证你会没事的,我下手很有分寸?!蔽诹瞻遄虐啄坌蕹さ氖种?,露出手臂上线条流畅的肌肉。

    “我严重怀疑你在医院被抱错了?!蔽诤V苯犹稍诘厣?,无语的说道。

    “现在你自己选择,是我把你撕了一条条的塞进飞机,还是你自己起来和我走?!蔽诹詹⒉焕砘嶙约焊绺缥诤5挠裘?,风轻云淡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没吃到好吃的,不甘心,就等最后一天,明天就走?!蔽诤E榔鹕?,坐在地上,认真的说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你这样和家伟说过几次了?!蔽诹詹⒉幌嘈盼诤5幕?,一个字都不信。

    “没有,第一次和你说?!蔽诤H险娴乃档?。

    “你知道我从小耐心就不多?!蔽诹湛醋抛约汉盟屏髅サ母绺?,给出最后通牒。

    “你好歹是我亲妹妹,这么快就帮着外人?!蔽诤:芟脘烊鞯乃稻筒蝗セ?,鉴于刚刚利落的背摔,乌?;故遣扇×擞鼗卣绞?。

    “你还敢说家伟,家伟那边都快顶不住了才告诉我的,不然你有这么多天好日子过?”乌琳想起那边忙到飞起的男朋友就心疼,至于这样不靠谱的哥哥还是打死好了。

    乌琳的杀气浓重,乌海瞬间敏捷的起身说道“好,我同意第一方案?!?br />
    至于则乌琳不置可否的看了看乌海,想了想自己男朋友郑家伟,忍下了打死这种无用哥哥的欲/望冷冷的说道“那马上就出发?!?br />
    “好的?!蔽诤R皇置判『?,一手插袋,脸上挂着庆幸,跟着乌琳出了大门。

    而袁州则在车上翻起了那本日记,一打开里面只有‘鋈鸡’的做法,其他再无任何东西,而且做法写的极其简单,着重写的只有第三点,这明显不是麻先生的笔记本,也不知道是哪里新买,然后眷写上去的。

    需雉鸡一只,取出内脏和鸡骨保持完整的鸡身,不可破皮、不可留骨,塞进金针磨进行煨熟。

    “宫廷厨艺以围、配、镶、瓤为主要特征,而肉中无骨,鱼中无刺,这是宫廷菜的基本标准要求?!痹菘醋耪獗拘碌募鞘卤?,这才真正明白了麻先生不做的原因。

    麻先生年老体衰,恐怕早就无法做到细致有力的取出完整的鸡骨而保持鸡皮不破。

    时间是最公平的,能让人学会高超技艺,时间也是最无情的,能让人因为时间的过去而使不出自己拥有的高超技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