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小子假好心,老拙自会盛起?!甭橄壬⒉唤邮茉莸暮靡?。

    “我知道,但是您的手不是不行吗?!痹萜狡讨毙鸬乃档?。

    “给老拙滚?!甭橄壬掌鹚斜砬?,一脸平静的说道,这句话是戳到了他的痛处。

    “稍等,我吃完早餐?!痹莶幌滩坏乃档?,只是心里的猜测更加确定了。

    “脸上点着苏木,来装可怜?”麻先生看起来是真生气了,有些口不择言。

    “不是,好看?!痹菅氏乱豢谥?,自然的说道。

    “依老拙看是为了博取同情的把戏?!甭橄壬岢值乃档?。

    “若是您这样认为也可以?!痹莶⒉环床?,安静的说道,不过手里的动作没变慢,还是规律的吃着碗里的粥。

    “想吃御膳?不可能?!甭橄壬坑驳木芫?。

    “既然您说是博取同情的,那可以做鋈鸡了吗?!痹萜骄驳奈实?。

    “呵呵,老拙什么没见过,凭点苏木以为能有什么用?”麻先生一脸好笑的说道。

    “好的,我吃完了,您吃完我可以送碗回去,这碗并不是我的?!痹莘畔驴曜?,指了指麻先生并没有怎么动过的粥。

    “哼?!甭橄壬刂氐暮吡艘簧?,不再说话,开始安静的喝粥,不过眉头是皱的紧紧的。

    这次开始,麻先生一句话都没说,直到袁州端着方盘走远。

    “真是年轻?!甭橄壬醋旁莸谋秤案锌?,语气似有些羡慕。

    而走在村子里的袁州却被几个小孩子围住了。

    “李平,这就是你说的和我们一样的外村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凶悍的小男孩问着借住老人的孙子。

    “就是他,黄湖你看他脸上的红点点?!崩先说乃镒永钇街缸旁萘成系暮斓?,激动的说道。

    “哼,我可是听说这人是因为采蜜被蛰了?!被坪恍嫉乃档?。

    “对啊,我早上还听妈妈说了?!币桓鲂」媚锶瓷母胶?。

    “嗯,我也听说了?!绷硪桓鲂∧泻⒄驹诨坪竺?,看起来最是瘦小。

    “不对,那包昨天就好了,但是早上又起来了?!崩钇阶偶逼鹄捶炊档牟磺宀怀?。

    “那就是蜜蜂蛰的?!被坪淮付ㄒ?。

    “不是,不是,叔叔你快说?!崩钇较仁墙辜钡亩宰偶父鲂』锇榘谑?,然后冲着袁州激动的说道。

    袁州看了看几人脸上不同程度的红点,微微点头,自然的说道“嗯,我也长了和你们一样的红点?!?br />
    “你怎么知道和我们一样,万一你知道过敏?!被坪匀皇歉霰冉隙碌?,直接质疑其袁州。

    “过敏的主要症状就是发红、痛痒、红肿,起小疙瘩或小红点等症状,引起皮肤过敏的主要原因是天生过敏体质和皮肤角质层薄,对外界刺激没有抵抗能力?!痹菹仁呛敛淮乃党龉舻姆从?,看了看几个蒙圈的小朋友继续说道。

    “但是,我皮糙肉厚,不会过敏,重要的是我和你们一样不痛不痒?!痹蒿嫌辛Φ乃档?。

    “我能摸一下吗?!被坪伎计?,认真的说道。

    “可以?!痹荻俗欧脚?,小心的蹲下。

    黄湖伸出小小的手掌,轻轻摸在袁州脸上,确实感觉到了袁州脸上的小突起,这样黄湖才确定这真的是和自己这些人长了一样的斑点。

    “会不会是你传染的?!被坪费纤嗟奈首爬先说乃镒永钇?。

    “不是不是?!崩钇胶笸艘徊?,急忙摆手。

    “真的?”黄湖狐疑的看着李平,不太相信。

    “我要传染也是传染我爸妈和爷爷,怎么会传染给他?!崩钇郊敝猩堑乃档?。

    “说的也是?!被坪庀虏湃范?。

    “哥哥怎么样,我们以后是不会会好?”小女孩晶亮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黄湖。

    “会好,我的也会好?!痹萁庸巴?,认真的说道。

    “真的吗,妞妞也可以变得可爱吗?!毙∨⑻?,两侧的脸上布满红点。

    “现在也很可爱?!痹萑险娴牡阃?,配上他一脸严肃的表情,看起来格外有说服力。

    “谢谢哥哥?!毙∨⒐郧傻乃档?。

    “嗯?!痹萘成下冻鲂θ?,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而这几个小孩慢慢把袁州的话语带回了自己的家庭,看着自家孩子期待的眼神,哪怕是已经绝望的父母也不忍心说不是这样,说不定不会好这样的话。

    下午的时候,袁州借住的老人一家,从老人开始,脸上全部点上了红点,至于这个植物当然是袁州提供的苏木浆。

    小小的红点就好似小小的爱心,随着袁州发起,老人一家的响应,有孩子脸上有红点的都自发问袁州要来苏木浆,开始往脸上点红点。

    岩峰村一下子多了一堆脸上点着红点的大人和孩子,看起来倒像是别样的风景。

    苏木用来染红鸡蛋的一种天然植物燃料,安全健康。

    村子里多了脸上有红点的人,那些小朋友也不再惧怕本来有红点的小朋友,当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有了朋友,只是看见的时候不会再对着他们喊怪物这种话。

    小孩子是最纯洁的恶魔,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言有多么锋利。

    当红点不再是特立独行而是常态之后,袁州也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晚间,袁州租住的房间。

    “谢谢你,小伙子还是你有办法?!崩先四米乓蹲友?,有着苏木红点的老脸上,一片安然。

    “不客气,苏木的方法已经交给您了?!痹菘推乃档?。

    “现在有这个法子,那些小孩就开心了?!崩先恕鞍舌舌背榱丝谝蹲友?,满意的说道。

    “嗯?!痹菪ψ诺阃?。

    “可惜我没能说服那个倔老头做鋈鸡,不过这里有些金针磨,你带回去吃吧?!崩先擞行┮藕?,从身后拿出一个布袋,里面是晒干的金针磨。

    “谢谢,有机会再说吧?!痹菪ψ沤庸?,对于没吃到鋈鸡虽然遗憾,却并不强求。

    毕竟袁州也基本猜到了麻先生不再下厨的原因。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下次再来玩?!崩先思菔窒陆鹫肽ズ苁歉咝?,笑着转身离开。

    “晚安?!痹莸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