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眼前群峰乱舞,一只只蜜蜂的大小好似小型芸豆,上面黑色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候的袁州突然想起了蜂腰,大长腿这样的形容词,安在这些蜜蜂身上真的很适合。

    丰满傲人的上围,只不过上面长着锋利的口器,纤细柔软的腰肢,方便转换角度的蜇人,修长有力的大长腿,蜇人的时候能更加的牢固,饶是袁州心里也是一颤。

    “先生,蜜蜂太多,我去?!绷镒忧嵘谒档?,不过说话的时候嘴基本没怎么张开,想来这也是采蜜的绝活之一。

    “等等?!痹莶嗔瞬嗔?,轻声回应。

    而这时候的袁州自然是在询问系统。

    “系统,这个蜜蜂看起来是个狠角色,既然是奖励那么它会蜇人吗?”袁州在心里诚恳的问道。

    系统现字:“熊意蜂其产蜜能力强,生产王浆的能力强,是蜜浆兼产型的理想品种,而且也是花粉生产的理想品种?!?br />
    “熊意蜂为鲜艳的橙黄色,非常醒目,惹人喜欢。其工蜂个体硕大,腹部前3节背板呈橙黄色,其上各有一条黑色环带,后3节背板为黑色,腹部腹板除最后两节外,通常呈鲜明的橙黄色,这是它最明显的特征?!?br />
    “而且其种类有社会性生活,每巢有一只蜂后、多只雄蜂和工蜂,性格暴躁,容易被激怒,尾部尖刺分为两支,蜇人的带有一定毒性,被蛰后患处发痒红肿?!?br />
    “然后呢?他会不会蛰我,这才是重点?!笨囱泳椭勒饧一锊缓萌?,个头那么大,还围着蜂巢“嗡嗡”飞舞。

    系统现字:“此物为自然界物种,宿主小心?!?br />
    “呵呵,我觉得这要是我采了就要英年早逝了?!痹菘醋懦汕贤虻拿鄯?,作为祖国的花朵,世界的未来,可不能有事。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这才现字:“此蜂可进行蜂胶生产,蜂胶其性平,味苦、辛、微甘,有润肤生肌,消炎止痛的功效,使用蜜溶蜂胶可缓解?!?br />
    “你想的真是周到?!痹荼硎舅刮扪砸远?。

    “怎么样?”溜子见袁州久久不说话,以为他是在考虑,遂问道。

    “我们一起,你教我?!痹菘戳丝囱矍胺晌璧娜悍?,坚定的说道。

    “嗯?!绷镒硬⒚挥卸嗳?,点头应下。

    饶是袁州是眼疾手快,他掌握的菜肴已经是世界第一美味,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发出蜜蜂最讨厌的味道,也不能阻挡蜜蜂对他的热爱,不一会他自认不错的脸上就多了好几个包。

    “快走?!绷镒由锨把杆俚睦〔傻矫鄣脑?,如猿猴般攀爬上悬崖顶上,一下子失去目标的蜂群也就散开了。

    “谢谢?!痹荽丝谄?,这才小心的说道。

    “不用谢?!绷镒庸烂攀奔湔酒鹕?,摇头。

    “大丰收?!痹菽米偶负跏钦龇涑驳姆涿?,开心的说道。

    “里面还有很多蛹,可以炸?!绷镒喻詈诘牧成下冻鲂θ?,应该是想起了炸蜂蛹的美妙滋味。

    “恩,那些都给你?!痹荽蠓降乃档?。

    “你脸上可以擦药?!绷镒有α诵?,指着袁州脸上的大包说道。

    “恩,里面的蜂胶可以治好?!痹葜缸欧涑菜档?。

    “对?!绷镒涌隙ǖ牡阃?。

    “我们回吧?!痹菘戳丝瓷窖?,开始解开腰上的绳索,准备回村。

    “嗯?!绷镒幽陌锩?,收拾好。

    然后两人沿着来时的路回去。

    回程的路上袁州自己顶着蜂巢往回走,虽然分量不轻,但是袁州觉得很值,必须很值,为了这蜂巢袁州可是付出了自己英俊的脸。

    当然要不是蜂胶开始是固体,袁州早就擦上了,这样也不用顶着脸上的几个大包了。

    “叔叔你也生病了?”袁州和溜子走到租住的老人家,小男孩迎出来后,一脸惊讶的问道。

    “没有?!痹莘袢?。

    “那你脸上的大包是怎么回事?”小男孩不依不饶的问道。

    “蜜蜂蛰的,一会擦了蜂胶就好了?!痹萸崴傻乃档?。

    “哦?!碧旁菡饷此?,小男孩默默的转身离开了,看起来情绪也不高了。

    “我们把蜂蛹弄出来?!痹菘醋判∧泻⒍硕ㄉ?,这才转身对着溜子说道。

    “好的,我会弄?!绷镒幼愿娣苡碌乃档?。

    “那就交给你,你全部弄完,我不用那个?!痹菪ψ潘档?。

    “谢谢?!绷镒右槐呓庸涑惨槐咚档?。

    “不客气?!痹莸阃?,然后准备起身洗漱一番,稍后可以擦药。

    而溜子则小心的把蜂巢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六边形的蜂巢,里面有些地方有着琥珀色的液体蜂蜜,有些是固体,还有一些漂亮的粉色结晶。

    “你这蜂蜜和我采的不同?!绷镒涌戳丝茨切┭丈空恋姆涿?,疑惑的说道。

    “这是熊意蜂?!痹莶⒚挥卸嗨?,只说了名字。

    “这是那个熊蜂,怪不得蜇人这么凶?!绷镒幼邢傅谋嫒?,这才肯定的说道。

    “是挺厉害的?!痹莅醋抛约荷砩系闹装?,克制想要抓挠的感觉。

    “那东西杂食的,吃肉,却是凶的狠?!绷镒有挠杏嗉碌乃档?。

    “没事,不去采了?!痹菔疽饬镒优溆?,然后自己才好割下蜂胶,熬制提纯使用。

    等到溜子弄完,也就到了晚饭时间,袁州照例端上两碗清汤面去了麻先生那里,不过人刚到就被嘲讽了。

    “啧啧,这是去滚了蜜蜂窝?”麻先生嫌弃的情绪溢言语表。

    “这是您的晚饭?!痹莶⒉换卮鹚奈侍?,而是径直放下碗。

    “还不算蠢,居然知道蜂胶治?!逼涫翟萘成系暮彀皇R坏愫斓?,很是不明显了,离得近了麻先生闻到了蜂胶的味道。

    “谢谢?!痹菀涣车ǖ男还浣?,是的袁州现在基本把麻先生这样话语当做夸奖来听。

    “呵,每日都给老拙吃面,看来你也只会这个了?!甭橄壬悠目戳丝丛莸那逄烂?,手上的动作却不慢,直接开吃。

    “方便,适合您?!痹菁蚨痰乃档?。

    当然吃面时候的麻先生是不理人的,是以袁州说完,也就静静的在一旁,开始吃自己的面。

    品尝美味专心是必定的……(未完待续。)